首頁 > 風雨大宋 > 第101章 要熱鬧

第101章 要熱鬧

    新鄭門外,離著瓊林苑不遠的一處空地,杜中宵身穿公服,與全身戎裝的王凱站在一起。在他們的身后,是一百余火槍火炮手。

    一大清早,便就有內侍來宣旨,今日午后他們演示槍炮,朝臣前來觀看。不過到底來哪些人,卻沒有說清楚,兩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好在有開封府推官韓絳帶廂軍來幫著整理場地,做各種安排。

    看看太陽到了頭頂上,天氣熱了起來,城門那里還靜悄悄的,杜中宵和王凱不由有些心焦。

    韓絳近前道:“此時剛散早朝,時候還早,我們到那邊歇一歇,飲兩盞茶。我安排得有人,等到圣上出宮,自會來報知我們。那邊兵士準備妥當,也歇一歇。”

    杜中宵一驚:“怎么,難道今日皇上也會來?”

    韓絳道:“那可說不準。樞密院宣命,說的是圣上觀禮,不過圣旨里又沒有提,做好準備就是。”

    杜中宵和王凱對視一眼,不知道怎么突然來這么一出。向朝中大臣演示槍炮是應有之意,不過那應該是面君之后。現在次序完全亂了,沒有進城,倒要先演示武器。

    都堂里,賈昌朝面有怒色,對夏竦道:“百官出城觀兵,如此大事,樞府怎能不與中書商議,就自行上奏?如今圣旨已下,各衙門亂成一團糟,怎可如此!”

    夏竦垂著眼皮,淡淡地道:“河東路報,不久之后契丹將用兵黨項,麟府路和火山軍正當雙方用兵之地。更不要說,唐龍鎮在黃河北岸,與契丹西南面招討司相接。王軍馬和杜知軍要在契丹大軍動身之前趕回去,時間等不得。中書一直拖著不許他們入宮,只好先把別的事辦了。”

    賈昌朝怒氣滿腹,又不能把夏竦怎么樣,氣得在都堂里走來走去。

    陳執中道:“樞密院請圣上觀禮,還沒有消息,不知圣上去也不去。何時動身,要看宮里的動靜而定。時候不早,我們還是及早安排。何人出城,何人留守,都要早早定下來。”

    賈昌朝不耐煩地道:“陳相公與丁參政出城,我與其他人守中書。其他衙門,讓他們速報來!”

    陳執中稱是,與幾位參政商量,幾個重要衙門的人如何分配。

    夏竦道:“樞密院王太尉和高副使留守,我與龐副使出城,早些準備吧。”

    賈昌朝和夏竦相看兩厭,今日的兩府議事草草罷了,各自回去安排。說是百官出城,其實只是各衙門派些代表去,衙門里還是要有人留守,處理日常政務。賈昌朝對此事厭惡,中書系統派出去的官員不多。

    皇帝是輕易不會出宮的,但沒有明確拒絕,所有人都只有等著。直到過了午時,入內都知張惟吉派人知會兩府,由他代替皇上出城,一個時辰之后出發,事情才定了下來。

    新鄭門外,杜中宵看著加急送來的出城觀禮的名單,只覺得腦仁痛。這么多人里,他就只認識一個夏竦,其他的官員聽過名字,但卻不知道長什么樣子。

    把名單交給王凱和韓絳,杜中宵道:“我自登科以來,都是在地方任職,不知朝廷禮儀,今日的事還是你們主持。我去那邊安排兵士操演,若有事,只管知會我一聲就是。”

    韓絳聽了,把杜中宵拉到一邊,小聲道:“今日許多朝中大臣來,難得這樣機會,在他們面前露上一面,于未來有無窮好處。你只管與我在一起,有事我自會告知你。”

    杜中宵知道韓絳是為自己好,點頭謝過。自進士唱名,自己還是第一次見這種場面,杜中宵心中惴惴,有些怯場。進士唱名的時候,大家先前是普通百姓,也不知道什么禮儀,一切都亂糟糟的。依這個時代的人說法,想讓新科進士在唱名時整齊有序,比讓一群駱駝來都難。現在是朝廷命官,這種場合一切都有成規,一個不小心,就會成為別人口中的笑柄。

    這就是在地方為官和在京城為官的不同,沒有見過世面。今天來的官員,很多平日里一句話就能決定杜中宵的升遷,那可不是一般可比。

    正在杜中宵等人忙碌的時候,一百余騎盔甲鮮明,出了新鄭門,來到觀禮的地方。

    原來是樞密院都承旨戰士寧,受張惟吉和夏竦派遣,過來幫著安排。戰士寧任都承旨多年,對樞密院事務熟悉無比,人又成熟穩重,深受信賴。

    參見過了,戰士寧道:“夏太尉對此次百官觀炮,極是看重,不可有絲毫馬虎。你們且帶我看一看布置,試演一輪,若有不妥當的地方,立時就改。”

    杜中宵和王凱稱是,帶著戰士寧圍著場地走了一圈,到火槍手面前道:“觀兵之時,那邊炮手先發一輪炮,得命令,這邊槍火發一輪槍。火炮威力驚人,只是準頭不怎么好,是以那邊是堆了土墻,炮朝著土墻打去。至于火槍,彈丸太小,無法打土墻,只好空開。”

    戰士寧見王凱住口,瞪著眼道:“發一輪炮,一輪槍,這就完了?火槍打不散土墻,還射不進木人里嗎?城里軍營的校場,不知多少練箭的木人草人,借一些來就是。”

    王凱和杜中宵對視一眼,道:“炮勝在威力,一炮下去,威力驚人,看一看自然知道。”

    戰士寧語重心長地道:“軍馬,京城演兵跟戰陣廝殺不同,要熱鬧!一輪下來,頃刻之間便就演兵完畢,讓來觀禮的大臣們怎么想?不消說了,你們聽我的安排。”

    說完,吩咐身邊親隨,立時到附近的軍營去借木人,最少要幾十具。開封城中處處有軍營,駐軍數萬之多,這些東西并不難借。看這里火槍手寒酸,又讓他們借旗鼓。

    派了人去,戰士寧對王凱道:“軍馬,百官未時前來觀禮,還有些時間,你讓士卒演一輪看。”

    王凱與杜中宵商量一番,對戰士寧道:“槍炮聲勢嚇人,承旨離得遠一些。”

    戰士寧大笑:“我是行伍出身,怕什么聲勢嚇人!你只管讓兵士演士,我看了自有計較!”

    王凱同意,讓戰士寧約束手下,離開火槍射擊的范圍。站在火槍手隊前,王凱深吸一口氣,拔出刀來,一聲高喝:“發炮!”

    聲音剛落,就聽一聲悶響,空氣里彌漫了硝煙味。戰士寧只見炮口幾道黑影,向著遠處的土墻直射而去。轉頭過去,就見到土墻灰塵飛揚,已經出了幾個大缺口。

    王凱再一揮刀,大喝一聲:“發槍!”

    隨著一陣槍響,黑煙更加濃烈,戰士寧睜大眼睛,卻看不見發出的彈丸在哪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