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章 撈過界了!

章節目錄 第一章 撈過界了!

    癸酉年乙丑月壬辰日。

    臘月初七,大寒。不算太急的東北風,夾雜著雪沫子在冀東的山埡間吱吱扭扭的穿過。

    挨著老白山東溝的土路上,一裹著老棉襖的男人,手里牽了頭驢趕著迎風路。驢背上坐了個穿著青花夾襖,裹著綠頭巾的小媳婦,一臉的緊張。

    長城抗戰(1933年)仗打完大半年,大兵雖然撤了,可冀東這地界,卻越發的不太平了。沒了制衡的土匪、山賊左一窩右一撮的冒出來,鬧得回趟娘家跟做賊似得。

    想要安全點兒,得一大早出門,趁著那幫賊骨頭們還在悶覺兒的當口趕緊趕路。

    “當家的,快到地界了,別歇勁兒啊。”小媳婦發現自己男人腳程緩了,趕忙不安的催促。

    “緩緩,進了老白山的地界兒就算安全了。”牽驢的男人悶聲回了一句。

    可能是怕媳婦磨叨,又加了一句:“這老白山里的土匪是干大買賣的,不帶搭理咱這樣兒的小門小戶。別的劫道的,也不敢在他們地界上撒野,咱走到這兒啊,就算保靠了。”

    小媳婦也聽人叨咕過,老白山里的強人不禍禍鄉鄰。不過,土匪那玩意兒哪有什么保靠啊!說話算數,那還能叫土匪?

    心里正哆嗦呢,耳邊猛地響起一串悠長的口哨,一眨股眼兒的功夫,打林子里竄出五六個拎著大槍、砍刀的漢子。小媳婦驚叫的功夫,就把兩人一驢圍在了當間。

    “哎呀我去,哥幾個今兒要開葷啊這是!”為首的漢子呲著一口大黃牙,扯著嗓子開腔兒的功夫,兩只眼睛長了鉤子似得,直往小媳婦身上剜。

    不懷好意的笑聲中,一精瘦的羅圈腿擠著一雙小眼睛調戲道:“小娘子,你這是要去哪兒啊?大冷天兒的,跟哥哥們到寨子里暖和暖和唄?哈哈,哈哈哈~”

    怕什么來什么,小兩口琢磨早點趕路,好避過強人,結果還是碰上了。

    小媳婦臉嚇得煞白,一聲兒也不敢吭。牽驢的男人也怕的厲害,不過眼瞅著自己媳婦被人調戲,倒是激出了幾分勇氣。

    壯著膽子喊:“我跟你們說啊,我老丈人可是……”

    “滾你娘個腿兒!”領頭的土匪不等男人把硬氣的話說完,就飛起一腳把人踹翻,緊接著又是一槍托砸下去,嘴里罵著:“癟貨,七尺高的漢子,一張口就提老丈人,怎么不特么臊死你!”

    男人肚子挨了一腳,背后又被槍托狠狠砸了一下,好容易擠出來點兒血性瞬間散掉,佝僂在地上一手捂著肚子,一手護著后腦勺再也不敢啃聲了。

    “當家的……啊!”小媳婦見自己男人被打趴下了,尖叫著從驢背上滾下。正要去扶人,就被領頭的土匪拎著后脖領子扯進了懷里。

    “嗯~,桂花兒的頭油,好聞!哈哈,哈哈~”土匪把鼻子湊到小媳婦頭巾上深深的吸了口氣,匪氣十足的笑著,大笑間手已經順著小媳婦的衣襟鉆了進去。

    小媳婦尖叫著用力扭動身子掙扎,惹得土匪頭子不耐,甩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到她臉上,小媳婦捂著臉“嗚”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我跟你拼……”窩在地上裝慫的男人一見這景兒,身上的血直往腦門上撞,爬起來就想拼命。結果還沒等腰直起來呢,一桿大槍的槍口就杵到了他的腦門上。

    “給我老實蹲著,敢特么動一下試試!”拿槍的土匪豎著眼睛威脅道。

    “爺們兒別掙吧了,把你媳婦借兄弟們用用,又不能少塊兒肉,雞什么眼啊!”

    “就是,搭上命不值當,蹲那老實兒聽聲兒哈~”

    兩個正在翻驢背上布包袱的土匪,你一言我一語,戲虐的“勸”著。

    “聽勸,興許過上幾個月,你還能白得個大胖小子呢。”羅圈腿一臉嬉笑的打趣了一句,眼睛里閃著淫光,看了眼正被老大往樹林里拖的小媳婦。

    雖然他也色急,但也得忍著。老大享用完了,才能輪到大伙兒了。

    “當家的~救我,救我!”小媳婦也是急了,兩只手死命扣住路邊的樹干,沖著自己男人大喊。

    男人被槍口盯著腦門不敢掙扎,眼瞅著自己媳婦被拖走,趕緊扯著嗓子大喊。“大爺,大爺們,我有錢!你們放我了媳婦,我贖人!我贖人!”

    土匪頭子一聽這話,扯著小媳婦的手松了些勁兒,沖男人揚了揚下巴:“行!爺爺們做活兒有講究,劫色不劫財,劫財不劫色!你出多少錢贖人?”

    男人一看有門兒,趕緊把手伸進懷里,一把掏出了十幾個銅子兒。可能是自己也覺得說不過去,一咬牙把棉襖暗兜里塞著的幾個袁大頭也掏了出來,雙手捧著示意給土匪頭子看。

    嘴里哀求著:“大爺,大爺,小家小戶出門就帶這么多,您就抬抬手放過我們吧。”

    土匪頭子示意羅圈腿把錢收,然后搖了搖頭吐出一句:“你媳婦顏色好,這些啊……不夠!”

    男人把手里的錢交給羅圈腿,一咬牙又從褲腰里掏出一小布包。幾下扯開,露出了里面一對兒金耳環和一個金戒指。

    小媳婦回娘家,不想在兄弟媳婦面前落了顏面,把家里的金貨拿上了。不過財不露白,道兒上不敢戴,就讓男人先收著,等進了鎮子再戴上。

    土匪頭子見羅圈腿驗過了是真貨,滿意的點了下頭說:“行,一會兒就放你倆走啊,哈哈~”說著話大笑著又去扯抱著樹干不撒手的小媳婦。

    耳朵里聽著媳婦的哭嚎,看著身邊幾個土匪臉上戲虐的笑,男人這才明白什么劫色不劫財,劫財不劫色!一幫殺千刀的就是在耍他玩兒,讓他自己把財貨都交出來。

    男人火一下就沖了頭,兩只手一把抓住頂著腦門的槍管,使勁往懷里一拖,借力就想起身,嘴里嘶吼著:“老子跟你們拼啦!”

    端著大槍的土匪被嚇了一跳,用力拽了一下槍沒拽動,抬起腿照著男人肚子就是一腳,把人踹倒后伸手就去拉槍栓。

    “你瘋啦!”羅圈腿手快,一把壓下已經瞄上人的槍口。使眼色示意了下老白山的方向。

    拿槍的土匪一下回過神兒來,手指趕緊松開扳機。看著被踹倒的男人心頭惡起,把槍身一轉,槍托子沒頭沒腦的就砸了下去。

    “當家的!當家的~”小媳婦看著自己男人被槍托子砸的滿地亂滾,抱著樹干聲嘶力竭的嘶嚎。

    翻了半天包袱沒什么收獲的兩個土匪,很快也罵罵咧咧的加入了毆打的行列。

    三個人的圍毆下,男人很快就掙扎不動了,趴在地上血糊了一臉。

    透過滿眼的血紅,眼看著土匪頭子把自己媳婦打橫扛到肩上,一只手無力的空抓著,哽咽的咕噥:“媳婦~求你們放開我媳婦吧…嗚嗚,嗚嗚~”

    “號什么喪!”拿槍的土匪嘴里罵著,抬起槍托照著男人后腦又是一下子。

    男人眼睛一黑,趴在地上徹底不動了。

    “當家的~”小媳婦掙扎的沒了力氣,被人抗在肩上,看著自己男人被打的不知道死活,認命的嗚咽著。

    “哥幾個等著啊,哥哥我先去暖和暖和,哈哈哈~”土匪頭子用力拍了一下肩膀上小媳婦的屁股,轉頭沖幾個手下喊了一嗓子,然后大笑著朝之前打埋伏的草窩子走去。

    “老大,您慢慢兒的,俺們不著急~”羅圈腿瞇縫著眼樂呵呵的應了一句,招呼著其他幾個人,一起把翻得亂七八糟的包袱胡亂收拾了。

    “啪~”

    一聲清脆的槍聲突兀的響起。余音兒還在山間回轉的功夫,兩個漢子一人拎了把盒子炮,大大咧咧的打林子里露頭出來。

    幾個土匪聽到槍響就打了個激靈,等看清楚來人,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起來。

    兩個漢子掂著盒子炮,走近了掃了一眼打劫現場,大概就鬧明白是個什么情況了。

    年輕些的那個肩膀靠在一顆老樹干上。手里擺弄著剛剛摟過火的二十響,眼睛斜瞄著肩膀上扛著小媳婦,不知該如何動作的土匪頭子。

    瞅了幾秒鐘后,語氣淡淡的問:“于老三,你個老小子撈過界了吧?”

    “柳辰,你小子給爺爺看清楚了,俺們可是在路西面干買賣,路東才是你們老白山的地界兒。”土匪頭子噴著吐沫星子吼著。聲兒很大,卻透著心虛。

    于老三不虛不行啊,老白山的“一溜鞭”(土匪名號)可都是東北軍出身,手里的家伙那是花機關、遼十三,聽說還有馬克沁。

    今兒到老白山地界“打食兒”也是沒辦法,他那個‘六鼎山’本來就偏,再一鬧匪患就根本沒人打那過了。這眼瞅著年兒就來了,總不能讓手下的弟兄們連點兒葷腥兒都見不著吧。

    柳辰還沒說話呢,身后站著的二林子開口了:“路東是俺們的,路西也是俺們的!”

    “二林子,你特么算哪根蔥,輪到你說話了嗎?”拿大槍的土匪槍口一調,指向了二林子。

    “啪~”二林子毫無征兆的一抬手,一槍打在了說話那人身邊的樹干上,下巴一揚冷冷的吐出一句:“你再給我說一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浙江20选5复式 真人游戏争遗产 辽宁11选5 捕鱼比赛内购破解版 安徽快三走势图 广西11选5开奖历史 九乐棋牌微信收分 五星游戏赚钱 k3k游戏大厅手机版 花源阅读赚钱是怎样伯 辽宁快乐12 双色球普通投注摇一摇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 梦幻西游商人怎么赚钱吗 安徽25选5走势图连线 竞彩网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