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四章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章節目錄 第四章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一溜鞭”不擾鄉鄰,跟別的山頭、綹子比,還出了名的闊綽。這種闊綽不止是體現在裝備好上,吃喝嚼谷那也是饞紅了別家的眼。

    這是因為有獨門的生財之道,就是扒從關里開往老毛子那面的火車。

    老毛子雖然厲害,不過造傻大黑粗的物件還行,弄洋胰子、洋火、白酒、香煙之類的生活用品就不行事兒了。

    弄不出來咋辦,就得跟咱們或買或換。

    “一溜鞭”就是靠著從拉貨的火車上扒東西,來發家致富的。

    這是個技術活兒,首先你得有情報,知道啥時候有車,哪趟車是目標。

    其次,心不能太黑,一節車廂里弄點,完事兒面兒上再給碼整齊了,讓人一下半下根本看不出破綻。

    從關里到遠東道兒那么長,只要第一時間不被發現,回頭再想查是哪出的問題,就且得查了。

    扒火車的生計是柳辰想出來的,行動方案和規矩也是他制定的。開始時大伙看到滿車皮的好東西,總是收不住手,恨不得把車廂都給搬空了。

    畢竟來回一趟道兒挺遠的,挨一回累,誰甘心進了寶山就弄個仨瓜倆棗。不過,都被柳辰給攔住了,再加上柳二芒的威勢,盡管有人心里不滿,但也不敢說什么。

    時間一久,好處就顯出來了。一條生計干了二年多,一直平平安安。再一個量少出手容易,不需要尋么地方存放,也不用來回來去的搬動。這也讓“買賣”做的越發安全。

    至于弄火車的情報,聽著好像很難,實際上太簡單了。

    鄰著鐵路線的電話線扯出幾組線頭,連著監聽幾天,就摸著了調度室,每天往下面派列車表的時間。

    后面兒只要按點兒去聽,第二天有什么車過,自然門兒清。

    齊海在東北軍的時候是電話兵,現在這活兒就是他專管。這回帶來的消息是,明兒晚上十點一刻有“羊”過境。

    ————

    養精蓄銳一天,傍晚的時候再灌上一肚子熱乎乎的臘八粥,柳二芒帶著十來個人看家,剩下的人全部扛上“家伙什兒”跟著柳辰和韓斌擦黑出發。

    按著大概方向兜上十多里,等天黑透了,確認后面沒有尾巴、眼線,隊伍加快速度穿山直奔鐵道線。

    趕到地方剛剛九點,大伙從林子里搬出之前扎好的干草垛,沿著路基擺成一溜兒。然后沿著鐵路繼續往前走,十來分鐘后自動分成兩伙兒,往就近的兩個涵洞里一貓,靜等火車到來。

    這年頭火車時間不穩當,有時候提前有時候延后,延后的時候多,十分八分的是它,半個點兒一點兒的也是它。

    大伙都是老手了,也不著急。擠在一起把身上的大衣一裹悶頭休息。

    等頭頂上隱隱的有轟隆聲時響起時,根本不用招呼,所有人默默的出了涵洞,趴伏到路基邊兒隱蔽。

    這段鐵路是柳辰選了好久才相中的,周圍十三不靠,沒什么人煙,卡哨。有橋有洞還有彎兒,火車行到這段必須減速。大伙兒上下車方便,往下扔東西也保準。

    火車現身,放過容易被車組聽到動靜的頭三節,五十來人默契的分成幾組,一組奔著一處車廂連接點扒上去,攀上廂頂,挪到車廂中段兒。

    這當口,最需要技術的時候到了。每組里負責開鎖的人,嘴里叼著鐵絲,腰上綁上繩子,順到車廂門處。

    然后吊在空中,兩只腳蹬住車廂箱體,用鐵絲打開箱門上的鎖頭。得手后把鎖頭掛到腰上,扳開門栓,蹬開車廂滑道門。

    接著,所有人放繩子吊在車廂外面,把里面一件一件封裝好的貨物拽出來往外扔。如果是白酒之類怕摔的東西,就得等著。

    再往前一段,到了事先鋪好矮草垛的地方,往那上面扔。盡管也會損失一些,但大部分都能完好的保存下來。

    活兒干到最后,就是把里面的貨包拖出來,在外層碼放整齊,關門、合閘、上鎖,收了繩子、跳車。

    今天大家點運氣不錯,一車皮一車皮的,全是正宗的蒜頭瓶天津高粱燒酒。這玩意好出手還值錢,最重要的是寨子里的弟兄們也喜歡。

    “今兒多整點兒,過年就喝它了!”

    “好賴!”

    “得嘞,韓爺~”

    韓斌的聲音順著呼嘯的風聲隱約響起,接著解釋一眾人雜亂的應呵聲。

    吊在車尾最后一節貨廂外面的柳辰,聽到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二年來買賣做的順風順水,讓下面的一幫人膽子越來越大,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韓斌,做事兒總想著收攏人心。今天不知道又抽哪門子風,居然連一直以來的規矩都不顧了,還想著多整點?

    不過也不好當中駁他面子,再說現在不是爭將的時候,柳辰只能對著隔壁車廂外面掛著的幾個人吼了一嗓子:“往前傳,收活兒的時候,面兒上必須歸置利索。哪個敢對付,手打射!”

    “是~”旁邊車廂的組長應了一聲后,往另一邊車廂傳話:“小五爺交代,收活兒的時候,面上……”

    五十多號人吊在車廂外頭,頂著夜里的寒風,硬抗到鋪著草垛的地段。隨即整件整件封裝好的燒酒,被大伙合力從車廂里抽出,扔了下去。

    沒多會兒摔碎的瓶子里透出的酒香,就順著風蕩出了好幾里地!

    半個小時后火車已經駛遠,大伙在草甸子處重新聚頭。“收成”不錯,剔除掉摔碎的,剩下的重行封包后有整整七十件兒。

    “十件留著過年喝,剩下的裝車。二林子,你點幾個人把碎瓶子收拾了,仔細著點兒。韓哥,你點幾個人,把草垛送回林子里。剩下的人跟我去弄車,都麻溜兒的動起來!”

    隨著柳辰的一聲招呼,五十來號人收拾碎酒瓶子的,搬草垛的,從涵洞里搬出拆散的大車件兒,開始組裝的,瞬間忙碌起來。

    “嘿,小五別生氣哈,哥哥我剛才沒忍住,貪心了點兒。”趁大伙兒忙活的時候,韓斌模樣憨厚的說了句小話。

    “……”身邊兒不少人,韓斌還陪著笑臉,柳辰實在不好說什么重話。

    見柳辰不吱聲,韓斌聲音放大了一些,笑呵呵的說:“我就是琢磨著弟兄們辛苦一年了,這不又快過年了,碰上會好酒……是吧,哈哈~”

    “是啊,小五爺,只這一次,您就別埋怨韓爺了。”

    一正在裝車的小子把話聽的一半一半的,以為柳辰在埋怨韓斌就勸了一句。他這一嗓子很快給韓斌引來了更多的聲援。

    一群人給自己幫腔兒,韓斌臉上憨厚的笑著,眼睛里滿是得意。

    韓斌那點兒小心思柳辰太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戳破,吼著嗓子笑罵了一句:“本來還想著這回得的錢,給大伙兒換點兒洋酒整整。這回妥了,都喝高粱燒吧。十件!年兒過完的時候一瓶都不準給我剩啊!”

    “得咧,小五爺,剩了我全包圓兒了。”

    “小五爺,要不,咱洋酒也整點兒,放心,省不了!”

    “就是,俺長這么大,還沒喝過洋酒呢,弄點改改饞唄!”

    一嗓子成功的轉移了大伙兒的注意力,柳辰撇見韓斌有些失落的臉,心里一陣好笑。姓韓的使得那些小手段,其實一點兒意義都沒有。

    等大年夜的時候一“分羊”(每個人一年里收成的份子錢),大伙兒真金白銀拿到手里,誰還記得那點小情小惠。

    ……

    一個來點兒過去,除了五輛裝的滿滿當當的大車,和空氣中還沒揮發干凈的酒氣,鐵路邊上已經一切恢復如初。<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华为专卖店赚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软件 捕鱼达人旧版本 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凤凰彩票网址 黑龙江十一选五下载 皇冠网即时赔率 糖豆广场舞咋赚钱 981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腾讯棋牌游戏有那些 关于我要赚钱的作文450字 大连赚钱吧 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怎么下载 深海捕鱼有什么规律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排行 博远棋牌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