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 當匪,也得有做人的底線!

章節目錄 第十六章 當匪,也得有做人的底線!

    “好一個清秀的姑娘,看你還往哪里走!”

    鄭敏腿上本就中了槍,哪里跑得過身強力壯的土匪?

    前邊的路上被兩人堵住,后頭好幾個追兵。

    再看著這些人眼里閃過的綠光,鄭敏死死地咬著牙,雙手不自覺地捂著衣服領口,下嘴唇流出點點鮮血。

    “嘿嘿嘿,哥幾個,當家的剛才可是允諾了,這小姑娘賞給咱們,要不,今兒就在這野林子里開開葷?”

    “咕嚕……這姑娘成色可算不錯,說起來老子也挺久沒碰女人了,在野外也不知道什么滋味。”一土匪邊說邊擦著口水。

    鄭敏哪能受得了這種侮辱,瞧著旁邊的一棵大樹,閉著眼猛地就要撞上去!

    “握草,攔著她!”一眼尖的瘦小個兒往上一撲,雙手用力將鄭敏給推倒在地。

    “放開我!”鄭敏抽泣著,心里閃過無窮的絕望。

    她寧愿死在這兒,也不能讓這群狼占據自己。

    “嘿,等爺爺們爽完了,自然會放開你!”瘦小個兒色瞇瞇地盯著鄭敏,抬手就要往領口上抓。

    “啪!啪!”

    那爪子距離領口還有幾公分時,兩聲間隔極短的駁殼槍擊發聲,突兀地響起。

    “唔……”

    瘦小個兒和另一名土匪應聲倒地!

    距離不遠處,金雁鏢刀尖落到一半,被槍聲吸引,循著聲音看去。

    視線里剛才跑去抓那個小娘們的幾個手下,跑在最前邊的兩人,已經倒在了地上。

    還在后頭的幾個土匪一剎車,個個不明所以地愣在原地。

    “馮大姐!”本以為今天必死的鄭敏,睜開被淚水打濕的雙眼,從模糊的視線中看到馮大姐的身影,哭嚎著喊了一聲。

    “小敏!沒事,沒事了……”馮大姐急忙跑了上前,抱起了小敏,將她的頭埋在自己胸口,靜靜地安慰著。

    “蒙面,殺!”

    柳辰沒去理趴到地上的鄭敏,腳步不停,交代了一句后拉起了面巾。

    二林子和寶順同樣拉起面巾,緊緊跟在柳辰身后。三人呈一個箭頭,快速向百鹿山的一眾土匪奔去。

    金雁鏢眼瞅著三個蒙面人越來越近,眼皮子不自覺的開始狂跳。

    之前那兩個護車的發起沖鋒,雖然有些嚇人,但一看就知道,那是抱著必死決心的掙扎。

    現在出現的這三個可不一樣,一個模子似得微弓著腰,借著林中的樹木掩護快速突進。看動作就知道,絕對不是庸手。

    更讓金雁鏢心頭發緊的是,眼瞅著三個人已經沖到了近五十米的距離,卻一點吆喝聲都沒有發出。

    再加上臉上都蒙著面巾,目的不用多說,就是奔著殺人來的。

    “兄弟我百鹿山金雁鏢。朋友,報個腕兒……”金雁鏢強忍著心里的懼意,揚聲自報家門。

    林子中刮過的寒風,頃刻間將金雁鏢的聲音送入了耳中,柳辰三人恍若未覺,依然在迅速的拉近雙方的距離。

    手中駁殼槍的射程,雖然能達到一百多米。可跑動中必須要進入五十米以內,才能保證射擊精度。

    而且三個人已經趕了二十多里的山路,體力消耗極大。在五十米的距離上開槍,對方一旦散開了跑,又有林子影響射擊角。想要全殲他們,難度會非常的大。

    三個人配合得久了,完全不用開口交流,就都把開火距離估算在了三十米上。

    至于憑著自己三個,能不能打得過對面二十來號人,這事兒誰都沒有去琢磨。

    開玩笑,手里拿著二十響,要是打不過一幫拎著老套筒的土匪,不如死了算球。

    況且還有神槍手二林子在!

    金雁鏢喊了一句,對方卻完全不予回應,他瞬間意識到,今天要面臨一場死戰了。

    “弟兄們,給老子弄死他們!”一聲吆喝后,金雁鏢打腰間抽出槍,抬手就摟了火。

    一幫子土匪本就被飛速靠近的三個蒙面人,弄得心里發毛,聽老大一聲招呼,趕忙拉動槍栓照著來人就打。

    老套筒的擊發聲噼里啪啦的響起,不遠處的雪地上,石頭上、樹干上不停的有彈著點炸開。

    可三個蒙面人借著樹干的掩護,依然在快速的靠近,速度幾乎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金雁鏢連開了三槍卻沒有打中人,兩只眼睛的瞳孔不由縮緊,本能告訴他,這時候應該轉頭就跑。

    可經驗卻告訴他,這個時候要是敢把后背留給來人,十死無生!

    強抑制住了逃跑的沖動,金雁鏢發著狠連續的扣動扳機。可心慌之下,準頭越發的不濟,眨眼間槍里的子彈打空。

    抽出一個彈橋,剛想壓進槍里,就看到三個蒙面人幾乎同時抬起了槍口。

    自己手下都是些什么德行,金雁鏢太清楚了。知道對方槍聲一響,一幫混賬肯定掉頭就跑。可是在這么近的距離上想跑,必然被人家綴在后頭逐一“點名”。

    想要活命,只能迎上去,利用人數的優勢強拼。說不定搭上幾條人命,還有機會能放倒沖到眼前的三個家伙。

    “給老子貼上去打!”

    金雁鏢的喊聲與三支“二十響”的連續擊發聲同時響起。

    金雁鏢的命令是正確的,可一幫子土匪大半都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有些甚至已經轉身邁開了步子。

    金雁鏢的命令一入耳,大腦就下意識出現了瞬間的遲疑,而在這個時候遲疑,無疑是致命的。

    就那么一眨么眼的功夫,小二十號土匪就倒下了七八個。金雁鏢這個領頭的,在第一時間胸口就被二林子“賞”了一顆子彈。

    “哐!”

    金雁鏢的前胸響起金屬撞擊的聲音,只是聲音在這吵雜的林子里,沒人聽得見。

    金雁鏢感覺心口猛地一震,想也沒想,人直挺挺就倒在了地上。

    不過雪白的地上并沒有發現血跡。

    “金老大死啦……跑啦!”

    有眼尖的嘍啰看到金雁鏢倒地,掉頭逃跑的時候,扯著嗓子大喊。

    剩下的土匪一聽這話,跑得更快,轉眼就撒丫子跑的到處都是。

    火力的優勢加上恢弘的氣勢,讓柳辰三人宛如三尊殺神!

    三人一口氣沖到老麥倒伏的地方,二林子和寶順繼續追擊,柳辰則降了些速度,開始給被擊傷的土匪補槍。

    眼瞅著老麥的胸口還在起伏,抬手就要射擊。

    “別!”馮大姐尖細的聲音及時響起,見柳辰回頭看她,又喊了一句:“那是自己人!”

    柳辰一聽,便不再管地上的老麥,轉頭搜尋其它沒死踏實的土匪。

    接著眼睛掃過倒在地上的金雁鏢,瞬間發現了這家伙趴在地上,身下一點兒血跡都沒有!

    柳辰心里一愣,簡直都要被氣樂了,虧得自己留下來“鞭尸”,不然還真得被這家伙瞞了過去。

    于是,心里冷笑,手上舉槍就要補上一發。

    裝死的金雁鏢一看躲不過去,情急之下一摸腰間,抬手一道白光打向柳辰。

    金雁鏢槍打得好,完全得意于會打金鏢,他“金雁鏢”這外號也是這么得來的。

    只是后來有了槍,發現比飛鏢好使多了,除了偷襲的時候,飛鏢就基本不用了。但是飛鏢一直帶在身上,此時倒是派上了用場。

    柳辰見金雁鏢揚手就知道不好,腰一用力原地打了個璇子,險之又險地避過了飛鏢。

    騰起的腳剛一落地,就見到金雁鏢已經從地上翻起。兩手連發,自腰間拔出的飛鏢,幾乎首尾相連的打向自己。

    柳辰心中大驚,趕忙仰倒避過,倒地后根本不敢停留,手臂捂著臉,在雪地上翻身急滾。

    一枚枚飛鏢幾乎貼著他的身影,不斷的透過雪層釘進凍土里。

    一直滾到就近的一顆樹后,柳辰迅速靠在樹后,直喘粗氣,寒風刺骨,額上卻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差點把小命給交代了。”柳辰這才松了一口氣。

    有了樹干的掩護,柳辰迅速起身,從左側露了一下頭,吸引了金雁鏢的注意力。

    緊接著迅速蹲下身體,轉身從右側抬槍就打。

    “啪!啪~”

    兩槍過后,子彈準確地射在了金雁鏢的胸口上。

    “釘!哐!”

    柳辰緊皺眉頭,看到金雁鏢被打的連著退了幾步,但胸前卻一點兒血跡都沒有。

    而且子彈入肉,居然發出了有些發悶的金屬撞擊聲。

    柳辰瞬間明白過來,這孫子的胸口一定是掛著鋼板的。

    怪不得中了二林子一槍,卻啥事兒沒有。

    想明白了問題在哪,柳辰槍口一壓,一槍打在了金雁鏢的大腿上!

    “啪!”

    這回命中的地方飚出了血跡,金雁鏢胸口近距離挨了兩槍,本就有些吃不住勁。腿上一中彈,直接單膝跪到了地上。

    自知死路將近,金雁鏢忍著痛,一臉憤恨地指著柳辰:“剛才那個快槍客是二林子,你們是老白山的一溜……”

    “啪!”

    就算對方沒認出自己三人的身份,今天都要滅口,何況還認出了二林子?

    柳辰根本不等金雁鏢把話說完,抬手就是一槍,正中眉心!

    “當匪,也得有做人的底線。”

    “扛著大旗,也莫忘了老祖宗幾千年傳來下的民族大義!”<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捕鱼大师稳赢版辅助 梦幻想赚钱需要多少点卡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黑龙江11选5直选走势图 雪缘园爱尔兰甲组联赛 排列五开奖视频直播 新出的棋牌游戏 街机捕鱼大师破解版 如何快速稳定的赚钱 印尼足球指数 小视频赚钱的app有哪些 河南快赢481是真的吗 快速赛车e赢彩 888棋牌游戏信用度高吗 魔兽厄运 赚钱 怎样玩五分彩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