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 南滿之花!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 南滿之花!

    這年頭小轎車可不多見,特別是遵化縣城這種小地方,就更是稀罕東西了。

    黑色的小轎車一開進縣城,就吸引了大量的好奇的目光,一大幫孩子很快聚集到了車屁股后面,嘰嘰喳喳的跟著看新奇。

    “專員,遵化縣城到了。”副駕駛座位上的年輕男人轉過身,恭敬匯報。

    后座上坐著的一名五官精致的年輕女性,緩緩睜開眼睛,如寶玉似的雙眸勾人心魄,看上一眼就能讓人深陷其中。

    很隨意地往窗外掃了一眼。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神色間流露出了一絲厭色。

    “找間賓館住下,然后你去把小林粟喊來。”女人紅唇輕啟,語氣平淡地吩咐。

    “是!”副駕駛的男人低頭領命,隨后有些遲疑的開口:“專員,遵化縣城非常落后,這里的賓館……”

    “干凈就好,我們是來做事的。”女人面無表情的回道。

    “是!”副駕駛的男人再次低頭應聲,臉上浮現出由衷的欽佩。

    小汽車沿著縣城主街開了一陣,遇到幾個巡街的時候,緩緩停下。

    副駕駛坐著的男人下車,打聽了幾句后回到車上。很快汽車繼續行駛,拐了個彎兒,停在了榮福旅館門前。

    副駕駛的男人先隔著車玻璃,打量了一下榮福旅館的門臉。

    接著一臉愧色地轉頭開口:“專員,這里……就是遵化最好的旅館了。不如……您去唐山暫住……”

    “不用!”女人抬起纖纖玉手,打斷了助手的話,轉頭看了眼榮福旅館的大門,說了一句:“太遠了,影響效率!”

    說完,便打開車門,一條長腿邁出了車外。

    隨著做工精致的小牛皮冬靴落地,女人高挑的身線立在榮福旅館門前。輕輕理了下身上的栗色毛呢大衣,邁步向旅館大門走去。

    男人趕忙下車,小跑著趕到前面,拉開旅館大門,等女人走進后,又快步走到前臺。

    輕輕拍了一下柜臺的木板,讓正看著女人發愣的老板回過了神兒來。

    “啊,客人,請問您有什么需要?”眼前的客人一看就不是凡人,老板自知剛才失態了,說話的聲音透著發虛。

    其實不止是旅館掌柜的,剛才女人一走進來,大堂里閑坐的幾個住客,外加跑堂的小二,全都已經看呆了。

    漂亮姐兒大伙多少都見過一兩眼,可眼前這種好看到風景一般的女人,哪個瞅見過啊!

    五官粉琢,身材妖嬈,渾身還散發著一股清冷不容接近的高貴氣息,仿若天上仙女下凡,與這塵染的遵化城格格不入!

    要不是女人和她那跟班兒的,一看就不好惹,輕佻些的住客,恐怕早就湊上去搭茬了。

    “最好的房間,趕緊派人打掃干凈!”男人滿臉嚴肅。

    “哦,三樓幾間上房都空著。全都干凈立整著呢。您隨便挑隨便看,相中哪間都行。”老板一聽對方張口就要上房,心想著果然是個有錢的主兒,嘴里的話更加熱情了幾分。

    男人一聽整個三樓都是空著的,正好合意。

    直接從手包里取出一封銀元,放到了柜臺上:“三樓房間我全包了,馬上派人重新打掃一遍。如果發現一點兒灰塵,我……”

    掌柜一看這出手闊綽的主,頓時又驚又喜,心里琢磨這是哪里來的豪客?可得好好侍候!

    “不用了,你去找人吧。”女人被大堂里的幾個閑人,盯著看得非常不耐煩,冷冷說了一句后,已經邁步上了樓梯。

    “是!”男人低頭應聲后,示意門口拎著行李的司機,趕緊把東西送上樓。

    然后轉頭問掌柜的:“八通商行怎么走?”

    “出門往東,走到綢緞莊的那個路口往南,然后一直走,過兩個路口道西面就是。”掌柜的趕緊回答。

    男人剛想走,又停下了腳步,轉頭交代掌柜的:“準備熱水,再弄些新鮮的水果。還有,派人在樓梯口守著,不準任何閑雜人等上三樓。”

    “是是是,小的明白,您盡管放心,小的絕不會讓人擾了貴客休息。”掌柜的趕忙應聲。

    男人滿意地離開旅館,大堂里瞬間就炸了鍋了。

    “我的天,那姐兒長得怎么跟畫里仙女兒似得。”一到現在都沒回過神兒來的色胚喃喃的叨咕著。

    “嘿嘿嘿,這要能摟著睡一宿,真特么死了也甘心啊。”另一個齜著一口大黃牙,腦子里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瞎琢磨什么呢,就那種姐兒,指不定是哪個高官養著的。被聽到了,小心剁了你的命根子。”

    “切,剁老子?好啊,老子就在這兒等著呢。有本事……”

    “各位爺,各位爺,還是消停點兒吧,禍從口出,禍從口出啊!”掌柜的一聽話越來越不對味兒,趕忙出言提醒。

    大堂里的幾個閑人也就是過過嘴癮,掌柜的一提醒,聲音很快都壓了下去,坐在那繼續閑磨牙。

    另一面男人按照掌柜的指點,很快找到了八通商行。

    他跟門子通報,說自己要找小林粟的時候,趕巧林老板正要出門。聽到來人和門子的對話后,轉身躲進了門房。

    沒一會兒,小林粟從后院出來,遠遠看清來人后,神色顯得有些緊張,加快了腳步走出大門。

    走近后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人注意這面,開口:“安谷君,你怎么來了?”

    “事件太過嚴重,小南課長派了調查專員過來跟進。”被稱為安谷的男人,低聲回答。

    “調查專員?請問,是那位專員前來負責?”小林粟緊張之色更為明顯。

    “是觀月秀美小姐。”安谷和小林粟還算有些交情,壓著聲音提點了一句。

    “嘶~怎么是秀美小姐!計劃不是一直都是小澤先生負責的嗎?”

    聽到觀月秀美這個名字,小林粟的臉上直發僵。

    腦子里忍不住回想起,那位南滿之花,各種讓人心頭泛冷的事跡……

    “小澤先生有緊急公務去了朝鮮。別耽擱了,秀美小姐還在等著你的匯報呢。”安谷簡單的解釋了一句,催促小林出發。

    “哦,好!我們這就走。”

    等小林粟和安谷離開,林老板才從門房里出來,看著兩個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后面跟著的伙計,看著自己家老板站在門口發呆,也不敢催促。只能雙手抄進袖口悶聲等著。

    林老板站在那琢磨了能有一分鐘,才回過神兒來。招呼了一聲跟班,不慌不忙地匯入了街上稀稀落落的人流。

    富順昌酒樓二樓的包房內,韓斌順著窗戶往街上瞅了半天。

    轉過頭,有些焦急的問身邊坐著的齊海:“你送消息時,沒報錯地方吧?”

    “肯定沒有!林老板那么忙,興許是有事兒絆住了。”齊海信誓旦旦地回答。

    韓斌點了點頭,壓了下心頭的焦躁。

    暗自告誡自己:“談生意嘛,一定得穩著點兒。之前好幾筆私貨就是因為太急,都賣得低了,這回可是大買賣,說什么也得拿捏住了。”

    “來了,來了!”齊海打窗口看到林老板的身影出現在街角,趕緊出聲提醒。

    “穩著點兒,叫喚什么。”

    韓斌一聽人到了,心里不由得踏實了下來,隨口訓了齊海一句。

    不多時,林老板被小二引著上到二樓。

    進到包間后,笑容滿面的抱拳:“韓爺,什么大買賣啊,怎么還搞的神神秘秘的?”

    “哈哈,勞煩林老板親自跑一趟了,實在是盤子太大,怕您手下掌柜的吃不準。”韓斌穩著氣勢回禮后說了一句。

    等林老板坐下后,跟齊海打了個眼色,讓他出去盯著。

    之前齊海就是隔著包房夾板,探聽到了林老板和金雁鏢的談話。

    今天,可不能犯同樣的錯誤。

    一次能走幾百公斤大煙的主,勢力肯定不小。自己憋了半個月,才敢尋找下家。要是在這個當口走漏了消息,搞得貨主尋上門來,可是個大麻煩。

    雖然憑著一溜鞭的實力,不怕對方尋仇。可一旦事發,自己帶人偷偷干私活兒的事兒,可就包不住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辉煌棋牌输了 捕鱼大师官网现金版下载 体彩湖北11选5玩法 财神捕鱼app wnba比分网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广东体彩11选5在线计划 ag炸金花 甘肃快三 可以利用业余时间赚钱的 酒吧里筛子梭哈怎么玩 ag真人赌博录像是假的 直播刷粉丝怎么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app官方下载 体球网即时赔率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