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 老大莫慌!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 老大莫慌!

    這會兒二林子才想起來,昨天突襲百鹿山一伙兒人的時候,身上的子彈就消耗了大半。

    后半夜回到住處后,人累得不行,倒頭就睡。

    今天上午還沒睡醒,就被柳辰給喊了起來,根本沒來得及補充子彈,就又下山了。

    “嗎的!”

    二林子懊惱的罵了一句,向左一個翻滾,躲過了對方射來的子彈。

    接著,耳邊聽到了一聲隱約的撞針空擊聲。

    二林子心頭一喜,抬頭正看到不遠處的小日本正從腰里摸出彈夾,正準備更換。

    那孫子因為左胳膊要挾持三小子,所以只能用持槍的右手去摸彈夾。

    交給左手后,在三小子身前完成換彈夾的動作。所以,更換速度比正常狀態下,要慢上不少。

    二林子知道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機會,瞬間做了決定后,邁步就沖了上去。

    小日本眼瞅著二林子沖了上來,也是急了。退掉空彈夾后,趕忙把新彈夾塞進彈倉里。

    就在他準備拉套筒上膛的時候,昏昏沉沉的小三兒終于攢了些力氣掙扎了一下!

    雖然爭扎的力氣不大,但突入其來的一個動作,還是讓小日本手滑了一下,套筒好沒拉到位,左手就脫開了。

    小日本眼瞅著二林子已經沖到了眼前,心里大急,一使勁就把小三兒給甩到了一邊,然后左手再次去拉套筒。

    “哎喲!”

    “啪嚓”一聲子彈上膛,而此時二林子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小日本的面前。

    “嘭!”

    子彈擊發聲響起的同時,二林子已經把小日本壓在了身下。抬起拳頭照著他的太陽穴,就是一拳轟了下去……

    彈藥不足的,并不是只有二林子一個人。

    柳辰這面跟對手游斗的時候,就已經想起來,出門前忘記補充子彈了。

    然而這個時候,再懊惱也沒用,只能盡量節約著消耗,以拖住敵人為目標。

    這樣做,也是他對二林子的身手和槍法有足夠的信心。

    他對二林子有足夠的信任,盡管以一敵二,也肯定能解決對手,把小三兒給搶下來。

    然而信心是一方面,想憑著有限的子彈拖時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柳辰進講武堂以前,大多數時候,都是被柳二芒當“文狀元”養著的。雖然練了點拳腳、槍法,但純是為了防身自保。

    身體雖然不至于弱不禁風,只是跟自幼習武的二林子根本就沒法比。

    也就是進了講武堂后,才強化訓練了兩年。

    不過兩年的苦功,對上兩個自幼在****熏陶下,經歷著變態訓練,成長起來的敵人面前,肯定是不夠的。

    也虧得柳辰頭腦足夠冷靜,總能在最危險的時候,做出最正確的判斷。這才能靠著有限的子彈,拖著兩個職業殺手等級的對手一直在兜圈子。

    甚至,還給兩個對手身上添了幾道傷口。可惜的是,始終沒能給對方造成致命傷。

    柳辰再能拖,子彈也是打一發少一發,隨著最后一發子彈打出去后,彈夾終于空了。

    躲在樹后的柳辰快速探頭看了一眼,見暗處兩個家伙,正小心的往自己藏身的地方摸過來。

    眼睛搜索轉移地點的時候,忽然發現二林子那面的槍聲已經停了。

    心中大喜之下,腦子里靈光一現,低頭撿起了塊拳頭大的石頭。側身一個高拋,就扔向了正要靠過來的兩個敵人。

    同時大吼一聲:“去死吧!”

    果然,那兩個家伙上當了。

    在其中一個喊了聲“小心手雷”后,兩人同時撲倒,側翻躲開石頭的落點區域。

    柳辰趁這個機會,撒開兩條腿,玩命地開溜。

    一邊跑,一邊反手又往身后扔了塊石頭。

    這次沒有大喊。

    小林粟和他那個手下,通過剛才一會兒的交手,已經見識了柳辰十分狡猾。

    兩個家伙把石頭當成手雷被嚇了一下,等了幾秒發現上當了。爬起來剛想朝還沒跑遠的那個混蛋射擊,就見對方又扔過來了一個黑影。

    盡管兩人心里知道,這多半還是那個混蛋的花招,但又怕是真的手雷,不得不再次做規避動作。

    石頭落地,濺起一片冰花……

    小林粟又耽誤了幾秒,再趴起來的時候,發現眼前那個混蛋,已經跑出了老遠……

    “八嘎!”

    小林粟氣得大罵一句,甩開兩條腿不管不顧的就追了上去。

    他的那個手下,也覺得自己遭受了莫大的侮辱。

    只是昨天剛因為說日語被教訓了一頓。所以強忍住了沖到喉嚨口的“八嘎”,悶著頭護在小林粟的側翼展開追擊。

    ————

    “二林哥!”

    柳辰剛靠近,就聽見小三兒的哭嚎聲,頓時心里就是一緊,以為二林子歇菜了。

    好在二林子的聲音正響起:“哭個球,快跑!”

    “我扶著你跑!”小三兒的聲音再起。

    “去!趕緊給我跑!”

    柳辰跑近的時候,正看到二林子扶著一條腿,推了小三兒一把。一聽到有腳步聲靠近,猛地一轉身,槍口就對了過來。

    “是我!給我個彈夾!”柳辰喊了一聲。

    二林子這才松了口氣,馬上回應:“打光了!你領著小三兒撤,我斷后!”

    “掩護個屁,一起走!”

    柳辰哪能讓二林子留下來送死,不由分說地和小三兒一起扶起他,朝著野地里跑去。

    原本柳辰琢磨著趁著天黑,自己又熟悉地形,不難甩掉后面的追兵。哪成想二里地跑出去了,后面還隱隱跟著兩個黑影,沒被甩掉。

    而且翻過一道旱溝的時候,稍微耽誤了點兒時間,就被對方拉近到手槍的射擊距離內。

    緊接著身后射來的子彈,幾乎踩著三個人的腳后跟,就咬了上來。

    “你們跑,我拖住他們!”柳辰一看這樣下去不是事兒,壓著聲音交代了一句,便放慢了腳步。

    “不行,我留下!”二林子哪里肯干,嗷地一嗓子也放慢了腳步。

    “是不是特么傻!”柳辰差點被二林子的大嗓門給氣死。

    他這一嗓子能傳出半里地去,后面跟著的那倆又沒傻到家,聽見了肯定會有防備。

    無奈之下,柳辰只能拽著二林子繼續跑。

    “啪~啪~啪!”

    側面連著三聲槍響,夜色里三道拽光,直射柳辰三人身后。

    一路追擊的小林粟和他的手下,見到槍火激射而來,趕忙臥倒躲避。

    接著就聽到側前方有人喊:“老大莫慌!弟兄們不遠啦,眨眼就到!”

    是寶順!

    柳辰一聽是寶順的聲音,心頭頓時一喜,同時眼珠子一轉,知道他是在瞎咋呼。

    要是身后真有人,寶順完全沒必要大喊,直接來個包餃子一鍋端即可,同時也在心里稱贊寶順機靈,并沒有直接喊“小五爺”。

    想到這層,柳辰便順著他的話頭,扯著嗓子大喊:“弟兄們才來啊!趕緊給老子弄死身后那倆,今晚咱抄了石溝的八通商行的庫房,好好發筆橫財!”

    柳辰和寶順的對話,被小林粟聽了個清楚。

    他瞬間明白過來,原來追著的三個家伙是盯上八通商行的土匪。

    雖然一時間還弄不清楚真假,但小林粟不敢賭。

    畢竟他們現在勢單力薄,貨站里的搜尋工作還沒有完成。一旦有大批土匪襲來,后果不堪設想。

    短暫的遲疑后,招呼了一聲側翼的手下。兩人迅速撤離,全速趕回貨站報信。

    “你喊個球,就倆人,放近了直接打死不就完了。”

    確認了后面的追兵已經退了,二林子扯著嗓子埋怨起寶順。

    “我哪知道對面就倆人!再說了,老子槍匣子里就七顆槍子兒。”寶順把手里拎著的大桶扔到地上,一屁股坐到地上抱屈。

    得了,敢情大家都沒換彈夾。

    柳辰借著月光看清寶順拎著的是桶燈油,忍不住問:“讓你找點煤油,怎么去了這么長時間?”

    “沒地兒找啊!”寶順一臉的冤枉,苦著臉說:“我一氣兒跑回縣城,才弄了桶燈油。”

    “笨死你算了,前屯不就有煤油作坊!”柳辰真恨不得踹寶順一腳。

    “嘶~我特么一著急,給忘了!”寶順牙疼似得一拍腦門。

    前屯離石溝還不到五里地,寶順這趟縣城跑的,確實冤枉。<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表示赚钱的古文 物理学科研赚钱吗 nba比分直播mso 22选5中奖秘诀 2018海南环岛赛 广东快乐十分 2019年年干什么赚钱 快三大小单双走势技巧 竞彩篮球大小分 打jdb财神捕鱼技巧 云南11选5开将结果 甘肃快三 福建11选5网上投注 做呼叫中心为什么那么赚钱 浙江20选5 3d试机号30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