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三十三章 走!回家!

章節目錄 第三十三章 走!回家!

    “啥是香膏啊?”人群中一個上了些歲數的人,好奇地問了一句。

    “香膏兒都不知道?”二癩子笑的更得意了。

    醞釀了一下情緒才說:“香膏啊,就是大煙膏。今兒這味兒啊,聞起來有勁,應該是關外出的貨色。”

    “啥?”王二哥聽到二癩子的話,瞬間停下了腳步,確認道:“你說這是大煙燒著了的味?”

    王二哥的話一出口,村民們全都下意識的放慢了腳步,眼睛看向二癩子。

    二癩子見大伙兒都瞅他,變得更得意了。

    大大咧咧的說:“沒錯~肯定是!不信你們到縣城大煙館兒外面聞聞,全都是這味兒!”

    “走!回家!”老何拽了自己媳婦一下,抗著掃把扭頭就往家里走。

    何家嫂子遲疑了一下,看看大伙兒已經有好幾個都調頭往回走的了,趕緊緊兩步跟上自家男人。

    “嗎的,生兒子沒**兒的玩應兒,販大煙害人!怪不得昨個槍響了半宿,怎么不打死這群王八羔子!”王二哥黑著臉罵了一句,也調頭回家。

    王二哥的一聲罵,讓原本還有些遲疑的村民都下了決心,紛紛調頭回家。

    老羅看了眼冒著黑煙的大院兒,把鑼往胳肢窩下面一夾,叨咕了一句:“燒,全燒了才好呢,少害些人!”

    原本喧囂的村路上,救火的人群轉眼一個不剩。

    大煙,是國人最忌諱,也最看不起的東西!

    這玩意不知道毒害了多少中國人,所以聽說大煙膏被燒了,一個個都義憤填膺,甚至有幾個還想過去給添一把火呢!

    八通小庫房的火則越燒越盛,先是東廂房,然后是正屋,最后西廂房和門樓子也跟著連著了。

    柳辰和寶順開始時,見到農戶們冒出來救火,正打算朝天放兩槍把人嚇跑。

    結果,還沒等開槍呢,救火的人群就散了。

    倆人也樂得省事兒,抄著袖筒樂呵呵的看著大火越燒越旺,等確定了幾大箱煙膏已經全燒光后,才轉身奔向縣城。

    而此時身處于縣城的馮大姐,正面臨著一場突如其來的麻煩。

    馮大姐一身農婦的打扮在大街上晃悠,本是不顯眼的。不過再怎么不顯眼,從半上午一直晃悠到中午,也免不了會被人注意到。

    終于,有個長相還算和善的大嬸湊到她身邊,好事兒地問:“大妹子,你這是等人呢?我瞅你頭午就擱這兒了。”

    “啊,俺擱這兒等俺男人呢。”馮大姐一臉老實巴交的回答。

    “等你男人呢啊。”大嬸八婆勁兒被勾了起來。

    又湊近了一些笑呵呵的問:“那你男人干啥去了啊?咋這么長時間還沒來啊。”

    “俺男人是做木匠活兒的,在前面柳樹巷給主家修家具呢,估么著還得一會兒呢。”馮大姐隨口編了個理由。

    “哦,哦~”大嬸點了點頭,仔細打量了一下馮大姐,好心說:“天兒怪冷的,你別跟這干等著了。到我家坐一會兒暖和暖和,正好我中午烙的大餅,咱倆一起吃一口。”

    “不了不了,哪能給您添麻煩啊。”馮大姐趕緊擺手。

    “哎呀,不礙的啊,我家就我自己,一個人吃飯也怪沒意思的,咱倆還能嘮嘮嗑。”大嬸說了一句后,熱情地上前拉起了馮大姐的胳膊。

    “哎呀,嬸子,真不用,俺要是走了,俺男人出來好找不見俺啦。”

    “不礙的,幾口就吃完了,一會兒的功夫!”

    倆人一個盛情邀請,一個不斷婉拒。拉扯了半天,大嬸見引起了街上不少行人的注意,只能撒開手。

    說了馮大姐幾句死心眼兒,然后悻悻離開。

    馮大姐也注意到,街上不少行人在看著自己,想離開榮福旅館門前這塊地方,但估算了下時間,老宋差不多快到了。又不敢走遠。

    只能走到旅館對面,找個沒人注意的地方站下后,暗暗留意著街上過往的人流。

    邀請馮大姐到家里吃飯的大嬸,也沒有走遠。而是走出一段后,又兜了回來。

    鄰近榮福旅館門口的時候,拐彎進了一條小巷。

    巷子里貼墻跟蹲著的兩個漢子一見她走進來,趕忙起身。

    仨人湊到一起后,小聲嘀咕了一會兒。然后兩個漢子一前一后出了巷子,奔著馮大姐待的地方就走了過去。

    “啪~”

    年長些的漢子走到馮大姐身邊兒的時候,冷不丁的一甩手,就抽了馮大姐一個大嘴巴子。

    馮大姐被打的愣神兒的功夫,漢子指著她的鼻子開始大罵:“你個臭娘們,老子找了你一頭午,感情跑這兒躲著啦!”

    “你……”

    馮大姐下意識以為對方認錯人了,剛想說話,結果那個漢子甩手又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的非常重,馮大姐一下被抽坐到了地上。正要掙扎著站起來,軟肋上又挨了重重的一腳。

    胸腹間忽如其來的劇痛,讓馮大姐慘叫了一聲,就完全發不出聲音了。

    “你個敗家娘們,一拌嘴就往外跑,一拌嘴就往外跑!外面兒有人勾著你呢?我讓你往外跑!”

    男人指著馮大姐大罵了一通,眼瞅著她有些緩過勁兒來了,抬起腳照著她的肚子又是兩腳下去。

    馮大姐這時候已經知道事情不對了,眼瞅著周圍圍了幾個看熱鬧的路人,想開口求救。

    可剛剛吸了口氣,還沒等出聲,就又挨了兩腳,一句救命的話,怎么也喊不出口。

    “哎呀,大哥別打了,嫂子也不是故意讓你擔心的!”這時候,另一個漢子圍觀的人群里擠出來。

    攔住了年長漢子踹人的動作后,彎腰去扶馮大姐,嘴里勸著:“大嫂你別怪我哥啊,他擱外頭這都找了你快兩個時辰了,可把他你急壞了。你也是,拌嘴生氣歸生氣,怎么回回都往外面跑啊……”

    圍成一圈看玩應兒的路人一聽這話,忍不住開始交頭接耳,低聲討論起眼前的這場熱鬧。

    馮大姐被年輕漢子攙扶著站了起來,剛想對著看熱鬧的人群喊:“我不認識這倆人。”

    可嘴還沒等張開,年長的漢子又是一個巴掌拽到她臉上,緊接著對著她的肚子又是一腳。

    “這兩個是人販子,還是林長友派來的手下?”馮大姐再次摔倒在地的時候,腦子里在快速分析著。

    就在這時,混在人群里的大嬸開腔兒了:“大妹子啊,我說你怎么擱這兒,從頭午站到晌午呢,感情是從家里跑出來的啊。”

    說著話,大嬸走出人群,幫馮大姐拍了怕身上土。

    好心的勸道:“你也是的,兩口子哪有不拌嘴的,怎么得也不能動不動就跑出來,多讓你男人擔心啊。再說了,也讓外人看笑話不是!”

    “就是,大嫂,趕緊回家吧。”年輕漢子順著話頭接了一句,拽起馮大姐的胳膊就往人群外面拖。

    “就是,趕緊回家吧。”

    “這老娘們,就是欠揍!”

    “我家那個要是敢這樣,早就被我給打死了!”

    看熱鬧的路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出聲時,馮大姐看到了人群外面不遠處,站著兩個巡街的。

    憋足了一口氣,大喊:“巡捕,我不認識這兩個人,他們是人販子!”

    一句話喊出來,看熱鬧的路人瞬間安靜了下來,紛紛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馮大姐,和一左一右正在拖著她走的兩個漢子。

    “瞎特么喊啥呢,誣告自己家老爺們是人販子,你知道坐實了是個什么罪過,趕緊滾回家去!”一個巡街遠遠看著馮大姐,臉上掛著冷笑,冒出一句。

    “就是,這老娘們真是欠揍!”另一個巡街的也幫了句腔。<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快乐10分玩法介绍天地 宁夏11选5遗漏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开奖及走势图 娱乐场所垃圾桶 网上为什么还有辉煌棋牌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 捕鱼达人4官方平台 325棋牌全部版本 海南飞鱼 组选183前后关系 上海天天彩选四 广西快乐双彩 宝石星球赚钱 支付宝赚钱贴纸怎么取消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