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三章 摸黑前往六鼎山!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三章 摸黑前往六鼎山!

    日本人會懷疑到一溜鞭的頭上,這點柳辰不意外。但沒想到他們會做的那么絕,想殺光一溜鞭的所有人。

    于是皺著眉,忙問馮大姐:“他們能調集多少人,大概什么時候動手。”

    “他們調集了在冀東地區活動的所有精英特工,大概六十多人,天亮前就會集合到位。”

    柳辰一聽有六十多個精英特工,頭皮就是一陣發麻。

    二林子跟小日本的特工剛剛交過手,雖然算是打贏了,但那幫家伙的身手也給柳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山寨里絕大多數弟兄的身手,也就比普通土匪能強點兒。

    自己這面六十來號人,對上六十多個職業特工,就算對方不搞偷襲下毒那一套,單憑槍械和身手說話,也注定是單方面屠殺的局面。

    “不能給山寨添事,今晚就得把病毒‘送’出去,讓日本人認為,是林長友的手下偷走的。”柳辰沉聲說道。

    馮大姐一愣:“想到好法子了?”

    柳辰微微一笑:嗯,今天和寶順,盯上一個金艮的家伙……

    聽柳辰把白天的收獲說了一遍后,馮大姐也笑了:“確實是個合適的人選。”

    “嗯,并且這人必須死。”柳辰眼里閃過狠色。

    馮大姐重重的一點頭:“這批偷大煙賣,害自己同胞的人,死有余辜!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行動。”

    要說急,柳辰心里可比馮大姐還要著急,馬上點頭:“好,我和寶順這就出發。”

    馮大姐也跟著起身:“我你們一起去。”

    柳辰知道她是擔心病毒出岔子,便點頭說:“也好,咱們三個去,完事兒天亮前趕到縣城,安排后面的事。

    三人打西屋出來的時候,老宋帶來的兩個年輕人正嬉皮笑臉地湊在鄭敏身邊小聲說話。

    馮大姐微微皺著眉頭說:“小劉、小鄭你倆可不能產生松懈情緒,幾個傷員的安全可都指望你們呢。”

    “是!”

    兩個年輕人趕緊停止嬉笑,不過看表情就知道,并沒有把馮大姐的話放在心里。

    “馮大姐,你們……這是要出去啊?”小鄭小聲問道。

    “嗯,出去辦點事兒。”馮大姐點了下頭,沒有多解釋。

    小鄭一聽,急忙說道:“天都黑了,我倆陪著你去唄。”

    “就是,遵化這面很亂,我倆和你們一起去,有事兒也好有個照應。”小劉也趕緊跟了一句。

    “不用了,你們的任務就是負責這里的安全,要積極巡視,不能總在屋里待著。”

    “可是我們……”

    馮大姐臉色一沉,“注意紀律!不該說不該問的,要做到心里有數。”

    “是!”倆年輕人看出馮大姐是真的有些不高興了,趕忙立正應聲。

    趁著夜色,柳辰、寶順和馮大姐三人,帶著裝病毒的瓶子奔向六鼎山。

    與其同時,八通商行的一幫馬仔,還沒有放棄尋找著金艮。

    這時候已經有聰明人開出了五塊兒大洋,懸紅收買金艮的消息。

    很快全城的小痞子、二混子、要飯的,全都聞風而動。

    緊接著,就有人把拉金艮回遵化的車老板兒給翻了出來。

    于是乎,金艮從唐山回來,在南門外碰到了馬德子這件事兒,就露了。

    得到消息的馬仔也不笨,馬上想到了馬德子和金艮關系那么好,多半是他通風報信。

    一想到半下午到現在,金艮那孫子不定都逃出多遠了。可自己打賞出去的五塊大洋,也不能白扔啊!

    于是一轉頭,回到八通商行,把打探到的消息,匯報給了林老板。

    “馬德子呢?”林老板黑著臉問。

    “傍晚的時候,還見他在大街上遛呢。這會兒估么著,還在街上裝樣子找人呢。”馬仔匯報。

    “傳令下去,把馬德子給我綁回來!”林老板一拍桌子。

    很快馬仔陸續得到通知,任務從找金艮變成了抓馬德子。同時也知道了,大伙兒之所以找不到金艮,就是因為馬德子通風報信。

    大部分人瞬間就爆了,擼著袖子滿大街找人。還有一小撮叫苦不迭。

    因為馬德子要是被抓住,他們合伙兒偷東西的事兒,還是瞞不住。

    ————

    六鼎山地界很偏。行人原本就不多,于老三一伙兒占了這里后,攔路霸道的勾當沒少干。

    消息傳開后,就算要走這段路的人,也寧可繞遠兒躲開。時間一長,這一帶就徹底荒了。

    柳辰三人趕到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將近十一點了。

    柳辰和寶順之前誰也沒來過六鼎山,只聽說過于老三一伙兒的老窩,是山里的一處大山洞,具體在哪卻不清楚。

    還好一幫土匪們進進出出的,在野地里踩出了一條小毛毛道兒,可以指引方向。

    因為對地形不熟,又怕林子里有暗樁,三人前進的很小心。

    悄聲無息的摸到了半山腰后,借著月光影影綽綽的看到前面好像有一處洞口。

    柳辰和寶順分別在洞口兩側搜尋了一番,確定沒有放哨的后,在距離洞口差不多十米的地方匯合。在一片山石后面隱藏好身形后,向后打了手勢。

    很快馮大姐貓著腰,從遠處小跑著靠了過來。

    “什么情況?”馮大姐小聲問。

    “應該就是這兒了。”柳辰回答。

    “怎么里面好像一點兒動靜都沒有。”馮大姐有些不保準的問。

    柳辰用力吸了兩下鼻子,空氣中隱約的有一點兒淡淡的地瓜燒味,回道:“應該沒錯,這有酒味。六鼎山的伙食不寬裕,金艮這家伙是買了酒肉上山了。”

    “有動靜!”一直監視著情況的寶順,忽然發出示警。

    三人趕緊吧身體蜷縮到山勢后面,藏住身形。

    “金兄弟,你剛……還沒說呢。到底你是怎么惡了林老板啦?”山洞里隱約有個酒意十足的聲音傳出。

    “別,別提啦!跟幾個小子一起偷了點兒商行的東西,錢大伙兒分了,出了事兒都特么栽我腦袋上了。”金艮醉醺醺的聲音響起。

    “那你可真是……真是挺倒霉!”又是一個大著舌頭的聲音。

    “可不是嘛,姓林的現在正撒出人逮我呢。我沒招兒了,才想著來投奔逸離。”

    金艮說著話,晃晃當當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洞口,身邊兒一左一右還跟著兩個。

    “陳浩老哥,還,還有立春兒兄弟,一個我在這兒混飯吃,兩位可得多,多照顧啊。”金艮攬著兩人的肩膀,嘴里拌著蒜的說道。

    叫陳浩的土匪是個黑皮胖子,挺著肚腩,抬起手用力拍了拍金艮的肩膀,大大咧咧的說:“放心吧,你既然是逸離的兄弟,那……就是我和立春兒的兄弟。沒~得說!”

    黃逸離,就是金艮的發小,也是于老三手底下,最信任的頭號猛將。

    之前于老三冒險,到老白山的地界給弟兄們覓食,怕山寨里起出事,才留下黃逸離守著山。

    大舌頭的立春兒也趕緊表態:“就是,金哥也是個講究人兒,上山就上山,好酒好肉的還搬上來這么多。兄,兄弟們吃了你的,喝了你的,以后,肯定拿你當自己人………對待!”

    “應該的,應該的!”金艮謙虛了一句,往前走了幾步,半靠在一顆樹干上,就開始接褲帶。

    “哎,金哥,別別!”

    立春攔住了金艮的動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啥,別,別再洞口,等南,南風一掛,里面兒……全是味兒。”

    “哦~好好!”金艮趕緊把剛剛掏出來的家伙,又給塞了回去。

    “走走,咱到林子里去!”陳浩攔著金艮的肩膀,把人往洞口西面拉去。

    看著三個人互相攙扶著,往西面林子里走去,柳辰和寶順對視了一眼。

    兩人都看到,剛才在金艮解褲帶的時候,跟他一起出來的兩個土匪暗中交換了下眼色。

    尤其是那個叫陳浩的黝黑胖子,月光下一雙眼睛賊亮賊亮的,放射出一股奸詐、貪婪的光芒!

    這哪是一個喝醉了的人,應該有的狀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足球胜平负 足彩4场进球怎么买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甘肃11选5任1 雷速体育球门闪现图片 456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澳洲幸运5 网上真人龙虎斗 2677通比牛牛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河北排列7 摄影师赚钱的方式 重庆时时彩玩法心得 艺术机构工作赚钱吗 大嘴棋牌苹果手机下载 球琛足球让球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