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 你個小白臉兒說話還算作數!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 你個小白臉兒說話還算作數!

    馮大姐的一番話說完,別說于老三了,連洞里的十幾號土匪都變了臉色。

    雖然別的病大家都只是聽過,到底多兇不知道。可鬧天花,大伙兒可都親身經歷過。

    那可是一人得病,全村人都跑不了,僥幸不死的,也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現在冀東地界上那么多的鬼村,就是鬧天花時留下來的。

    已經完全被錢迷了心竅的高個土匪,一看情況不對,馬上煽呼道:“大伙兒別信她的,日本人研究病毒,他們自己就不怕傳上啊!”

    “再說了,就憑共黨,平日里被抓的連個頭兒都不敢露,一個個跟土鱉似得玩應兒,還能研究出克制的辦法?鬼特么才信呢!”

    土匪們一聽,好像還真是這么個道理。看向馮大姐的眼光再次變得不善了起來。

    于老三也陰陽怪氣地問:“對啊,就憑你們?這瓶子給你們,你們能想出克制的招兒來?”

    眼瞅著于老三就那么很隨意的把瓶子拎在手里,馮大姐心都快懸到嗓子眼兒了,生怕都掉到地上摔碎。

    為了讓于老三相信自己,馮大姐只能說出了打算:“我們是沒有那個能力,但我們可以求助共產國際。他們有先進的技術,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里,研究出克制的方法。”

    “共產國際,那又是個啥玩應兒?”于老三抽抽著臉,納悶的問。

    不等馮大姐開口解釋,一個有點兒見識的嘍啰,就湊到了于老三身邊,小聲嘀咕:“大當家的,共產國際就是北面的老毛子,蘇聯。”

    “哦~老毛子啊!”于老三這才恍然大悟。

    柳辰知道,跟于老三這伙兒人解釋那些大道理根本沒用。

    便開口說:“老毛子前些年在北面和小日本干過幾仗,都打輸了。所以他們最恨的就是日本人。再說了,小日本真要把病毒研究成了,他們也得跟著倒霉。所以他們肯定愿意幫忙。”

    “嗯,是這么個理兒。”小嘍啰點頭附和。

    “你給我滾一邊兒去,哪兒說話都有你!”高個土匪一腳把小嘍啰踹到一邊兒,急赤白臉的對于老三說:“大當家的,別信姓柳的那個小白臉。他就是想把玻璃瓶忽悠到手里,然后自己拿去跟日本人領賞!”

    “對肯定是,姓柳的能有那好心?他當他是楊家將啊!”矮個土匪也趁機竄攏。

    “你們兩玩意給老子閉嘴!”柳辰要不是怕引起誤會,真想一槍蹦了兩個攪屎棍。

    柳辰黑著臉,對依然猶豫不決的于老三說:“于老三,你手里的東西,我們只要一點兒做樣本。至于你們,不怕死的話,剩下就交給日本人換賞錢。看看到時候換來的是大洋還是子彈!”

    “大當家的!”柳辰話音剛落,黃逸離就急火火的從外面跑進來。

    沖到于老三身邊,喘著粗氣匯報:“大當家的,上山的道上有十來號帶著家伙的人。我又在周圍轉了一下,山下面一圈兒都有人守著。”

    “什么?”于老三瞬間就慌了,驚疑的看著柳辰:“你說的都是真的?”

    “廢話,我們在后山摸了他們一個人才上來的,騙你干嘛!”寶順嗷的喊了一嗓子。

    “大當家的,不能信他們!興許山下都是一溜鞭的人。姓柳的忽悠不成咱們就打算強搶!”高個土匪跟著也喊了一句。

    “放你娘的屁!”寶順直接抬起了槍口,噴著吐沫星子嚷道:“老子要是想搶,還用帶別人!一梭子彈,就把你們這幫土鱉全都給撂了!”

    “你把槍給我撂下!”于老三一看寶順要動手,直接就把手里的玻璃瓶子舉過了頭頂,作勢要摔。

    他之前被柳辰三人用槍堵住了洞口,束手無策。現在知道他們也是為玻璃瓶來的,自然就有了依仗。

    “你摔,有膽子就摔。”寶順毫不退讓,舉著槍叫囂著:“你特么敢摔,我們掉頭就走。你們洞里的人,有一個算一個誰也跑不了!”

    柳辰也惱了,冷笑一聲:“你搞明白了,老子們都是外來人,在這兒無親無故的,病毒散開了大不了扯桿子換地兒,躲遠點再立山頭。你們呢?都石頭縫兒里蹦出來的?周圍四鄰八鄉的就沒個親戚?到時候把所有人都害死了,到了閻王爺那遇到熟人,我看你們怎么交代!”

    于老三一幫人,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就都變了。

    都是些沒文化的,跟他們說那些大道理,他們根本聽不懂。不過就像柳辰說的,他們大多都是本地人,四鄰八鄉的誰還沒個親戚朋友。

    一想到瓶子里要真是病毒,那他們可就成了害死鄉鄰的罪魁禍首。真要下到陰曹地府,還不得被人扔到油鍋里炸了啊!

    于老三和黃逸離對視了一下,見他朝自己微微點了點頭。才慢慢把舉高的瓶子放低,試探著問柳辰:“你,你們真就取走一點兒,不全要?”

    “還當這是寶呢,我們都要了干嘛!”寶順氣呼呼地說道。

    “沒你說話的份!”于老三頂了寶順一句,看著柳辰說:“你來說!你個小白臉兒說話還算作數!”

    一溜鞭在這一帶很講信譽,“小五爺”這名號自然也有信服力。

    “找個干凈瓶子給我,帶封堵的,再弄根蠟燭。我們只倒出一點兒,剩下的都給你留著!”

    柳辰面色嚴肅,做出了保證。

    于老三點了點頭,朝黃逸離打了個眼色。

    黃逸離回身在山洞里翻出了個空酒壇,正要回身,就聽馮大姐說:“不行,必須是干凈的容器!”

    “這當口,我上哪兒給你找什么干凈容器。”黃逸離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馮大姐也知道為難,便退而求其次地說:“那也得好好清理一下。”

    黃逸離甩了甩壇子里的殘酒,亮了一下問:“這樣行不?”

    “我弄吧。”馮大姐把槍交給寶順后,往前走了一步。

    于老三還真沒把馮大姐看在眼里,略微遲疑了下便點頭同意。

    六鼎山下面,小林粟帶著十名特工,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有心想派人上去看看情況,又怕引起于老三的警覺。

    此次出動,他只帶了三十人的隊伍。

    其余人手除了派到老白山地域進行偵查的,全都留在城西作為預備隊,以防有突發情況。

    等到了地界才發現,六鼎山的規模遠超于他的預計。憑三十個人就想嚴密監控整片區域,實在是有些捉襟見肘,極易產生漏洞。

    權衡了一番后,向站在身邊的手下下令:“通知所有人,向山頂方向推進三百米,縮小警戒范圍。注意!隱蔽接近,防止驚動山上的土匪武裝。”

    “是!”

    手下應聲后,迅速沿著山腳環行,逐一通知分散在四周的潛伏特工。<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江苏11选5实时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双色球软件计划做号 海南4+1 最给腾讯赚钱的是什么软件 芜湖市福彩中心在哪儿 下载新浪体育 趣输入赚钱页面没有了 快乐飞艇开奖号吗 北京pk10九宫计划软件 鼎汇彩票安卓 过年在景区怎么赚钱 盈讯网球比分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的 幸运农场在线计划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