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二章 我保不住!

章節目錄 第五十二章 我保不住!

    馮大姐遮住口鼻,用撕下來的衣襯裹住雙手,然后才一點一點的去起玻璃瓶口的蠟封。

    于老三一伙人看著她小心的動作,又看了眼躲的遠遠的柳辰和寶順,心里忍不住的開始發毛。

    一個個的根本不用招呼,就退開老遠,學著柳辰和寶順的模樣,用面罩或者衣襟捂住了口鼻。

    “姓柳的,你這么幫紅黨,對你有什么好處?”于老三后背緊貼在洞壁上,瞅了眼柳辰問道。

    “什么好處?”柳辰撇了眼于老三,低著聲音說:“就算是土匪,老子也是個中國人。是中國人,就不能看著小日本禍禍自己的同胞。”

    “切,唱什么高調~還特么同胞,不定收了共黨多少錢的好處呢!”高個土匪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雖然也學著身邊的人,躲遠遠的。但打死也不信柳辰會那么好心,去做什么為國為民的事兒。

    “都特么像你,咱們早晚得被小日本亡族滅種!”寶順惡狠狠地瞪了高個土匪一眼。

    要不是怕驚動了馮大姐,他都恨不得直接一槍打過去。

    高個土匪被寶順瞪得心里直哆嗦,下意識的往于老三身后躲了躲,不敢出聲了。

    于老三悶著頭想了一陣,眼瞅著馮大姐打開玻璃瓶,把里面的東西往酒壇子里倒了一些,忍不住叨咕:“小日本就算把中國都占了,不也得需要人種糧,還得收稅。把人都弄死了,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柳辰沒想到于老三會問出這么一句,想了一下說:“咱中國歷史上被外族占了的時候也不少,不過后來都反過來把外來人給干跑了。日本人就是長了這個記性,才想法把咱都弄死,然后把他們國家的老百姓弄過來接收地盤。”

    “大老遠的,把他們的老百姓都接到咱這來?”一直沒吭聲的黃逸離忽然問了一句。

    黃逸離是讀過書的,雖然沒怎么正心上過學,不過對中國和日本的距離,還是些模糊的概念。

    知道兩個國家中間隔著片大海,來往得用大海船才行。就琢磨著:“大海船可不是一般老百姓能坐的東西,日本人能舍得用來拉平頭百姓?”

    馮大姐小心倒出了一點兒病毒液,用準備好的破布擦干凈瓶口后,把破布扔進了火塘。

    然后歪過頭,緩了口氣說:“別看現在東北叫滿洲國,好像還是咱中國人的地盤。但真正的好地,都被分給了日本遷過來的移民。他們才是一等公民,咱們中國的老百姓,吃自家種的大米、白饃饃都犯法,被抓住就要坐牢!”

    “真的假的?”于老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一伙窩在遵化,也沒出過關,更沒聽說過,吃自家地里種出來的東西,還帶犯法的。

    “八通商行的人經常到關外走貨,你隨便找個人問問不就知道了。”馮大姐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后,再次憋住一口氣,開始用點著的蠟燭重新封上瓶口。

    “這幫驢造的玩應兒!”

    于老三意識到馮大姐根本沒必要騙他,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

    馮大姐把重新封好的玻璃瓶放到地上,對于老三說:“你可以把病毒交給日本人。但我必須要提醒你,他們一旦得到了病毒,就會殺光你們滅口。這不是嚇唬你,我也沒必要嚇唬你。你掂量下吧!”

    于老三之前還懷疑外面的人是柳辰帶來的,這會兒是真有點信是日本人了,趕忙對高個土匪說:“大個兒,你去外面瞅瞅,看看山下的人到底是哪邊兒的。”

    高個土匪和日本人打過照片,所以于老三讓他去。

    “好咧~”高個土匪應了一聲,撒腿就往洞外面跑。

    柳辰見馮大姐已經封好了酒壇子,便說了一句:“行了,于大當家你自求多福吧,我們走了。”

    “大當家的!”柳辰話音剛落,剛跑到洞口的高個土匪又跑了回來,臉上帶著驚恐:“真是小林!帶著人都到了半山腰了!”

    “啥?”于老三一聽,頓時就慌了。

    急匆匆地跑到洞口,躲在石頭后面往外一瞅,果然影影綽綽的看到小林粟,帶著十來個人正在靠近。

    小林粟之所以放棄原來的計劃,不等確認情況就帶人上山。是因為派去傳達推進命令的手下,剛剛回報,一名在后山負責隱蔽監視的特工被殺了。

    雖然還不清楚特工被殺的原因,還有是誰動的手。

    但小林粟知道,能無聲無息的干掉一名帝國精英特工,絕對不是一般認可以做到的。

    所以當即下達命令,開始進一步收縮包圍圈,把于老三一伙兒堵到山洞里,防止不受控的情況發生。

    “大當家的,這咋整啊?”高個土匪眼瞅著小林粟一伙兒人越來越近,再想想柳辰剛剛說過的話,嚇得說話都帶上了哭音兒。

    “草,我特么哪知道!”于老三罵了一句,琢磨了一下說:“不行的話,就用病毒當要挾,小日本要敢不放咱們走,就砸了這瓶子。”

    “沒用的。”柳辰搖頭,解釋說:“日本人是為了防止消息外泄,病毒毀了,他們再造就行。”

    “那就跟他們拼了!”黃逸離咬著牙發狠。

    “你們拿什么拼?用刀子?”柳辰瞅了他一眼。

    指著外面正在靠近的小林粟一伙兒:“看清楚了,那些是日本精英特工,打小就學殺人的勾當。隨便出來兩個,都不是你們能對付的。”

    “草,俺們兩個干一個,還干不過他?”黃逸離不信邪地嚷嚷。

    “長城抗戰那會兒,國軍還好幾個干一個呢,干過了嗎?”寶順有些不爽。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說咋辦!”于老三有些煩躁,下意識望向柳辰。

    這個斷了他胳膊的男人,此時似乎成了主心骨……

    “你們這山洞,就一個出口嗎?”柳辰問。

    “上面天井倒是能爬出去,不過費點勁兒!”于老三指著山洞頂上說。

    柳辰順著于老三的手指看了一眼,雖然看不清天井口在哪,但通過火塘升騰起的煙氣,估計出了大概的位置。

    又瞅了眼洞壁,人完全可以攀爬上去,轉頭對馮大姐說:“你和寶順爬到天井口等著。瞅準時機就跑,我在下面拖住日本人。”

    馮大姐一下就愣住了,柳辰這不是留下自己當誘餌么?

    “咱們上山時從他們背后出現,才得了機會。下山只要一露頭,就會被發現,到時候一個也跑不了。只有洞口這面打起來,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你才有機會,帶著病毒跑出去!”

    柳辰用最簡練的語言,說出了的計劃。

    “可是你……”馮大姐一聽就急了。

    柳辰沒理會馮大姐,轉頭對寶順說:“一旦被發現了,你小子就算舍了命,也得保住馮大姐和樣本,聽著沒?”

    “我保不住!要保你去保!我留這兒拖住小日本!”

    寶順急吼,他還是頭一回駁了柳辰的要求,而且態度異常堅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jdb龙王捕鱼什么能打赢 贵州11选5遗漏 湖南体彩足彩半全场 dnf怎么赚钱快起源 pp王者电子游戏 888棋牌手机版本 即时比分网球探 破解版千炮捕鱼 波克千炮捕鱼 十一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mlb 大赢彩票群 江苏快三 奔驰宝马12键打法赢钱的 彩票合买软件微信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