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六十四章 小林粟的精密分析!

章節目錄 第六十四章 小林粟的精密分析!

    觀月秀美的身后,安谷和司機正用樹枝小心的撣開雪層,在下面的草木灰中仔細地搜尋著。

    而小林粟,穿著一套不怎么合身的衣服,站在下風口,隨著山風不斷的掃過,身體一直在微微的抖著。

    頭上、肩上落著的一層薄薄的雪花,隨著他的顫栗,不停地在零星下落。

    他的身后,幾名日本特工以同樣的姿勢站成一排。臉色蒼白,猶如死人一般。

    “找到了!”司機口中輕呼了一聲,停下了動作。

    安谷回頭看了眼觀月秀美,見她背對著這面,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司機后,司機繼續用樹枝一點一點的清理被焚燒過的區域。

    安谷則拿出相機,從不同角度拍下地上顯露出來的玻璃瓶殘片。

    雪下的越發的大了,清理出來的區域,很快再次被雪層覆蓋。

    安谷拍下了足夠的照片后,收起了相機,從兜里掏出事先準備好的袋子。

    撐開后,把手里的樹枝折成兩根,慢慢的夾起地上被燒的有些發黃的玻璃碎片,小心裝入袋中。

    就這樣,兩人一個清理積雪和草木灰,一個跟在后面小心的拾起顯露出來的玻璃殘片。

    忙活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完成了收集工作。

    安谷走到觀月秀美身邊,低頭行禮后,打開了袋口示意。

    觀月秀美這是淡淡看了一眼,微微點了下頭。

    隨后安谷把相機和袋子交給司機,小聲交代他下山,把東西放到車里存好。

    玻璃瓶摔碎了,里面的病毒液肯定無法收回,那么剩下的玻璃殘片,就成了最重要的東西。

    不然,回去后是無法向上面交代的。

    觀月秀美靜靜的看著司機下山的背影,緩緩的消失在視線里。

    然后才轉過身,看著已經成為“雪人”的小林粟。

    紅唇輕啟:“站那么遠干嘛?”

    “對不起,我們幾人被污染了!”

    小林粟盡量拔直了身體,然后重重地低下了頭。

    他身后的幾個特工沒有出聲,整齊劃一的做出了和小林同樣的動作。

    幾個人身上都落著厚厚的積雪,稍微一動,積雪就撲簌簌的直往下落。

    眼前的景象,似乎讓觀月秀美覺得很有趣,嘴角微微上翹,看著幾人身上雪花落下。

    直到落雪被山風卷的看不見了蹤影后,才再次出聲:“瓶中的病毒經過特殊處理,處于休眠狀態。要經過復蘇操作后,才會重新煥發活力。放心吧,你們幾個死不了的。”

    小林粟聞言后頭壓得更低了一些。

    借著這個動作,掩飾著臉上如釋重負的表情……

    他身后的幾個特工雖然不敢亂動,但原本死人一般的表情,也都同時放松了下來。

    “別高興的太早,你們依然離死不遠。”

    依舊是平淡冰冷的聲音,仿佛故意開玩笑一般。

    小林粟幾個剛剛松了口氣,隨著觀月秀美的一句話出口,臉色又紛紛再此蒼白了起來。

    “專員!有些情況,我必須要說明一下。”

    小林粟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爭取一下,恐怕就只剩下切腹謝罪一條路了。

    “說!”

    觀月秀美的目光重新投向了遠方覆滿冰雪的山景。

    “種種跡象表明,有一股不明勢力參與到了事件之中。不然,僅憑于老三及他的手下,完全不可能,造成我方十九名精英特工玉碎。”

    小林粟說完一段后,微微停頓了一下。

    見觀月秀美沒有打斷自己的意思,便繼續說:“另外,我帶人趕到的時候,于老三曾質問過我,瓶子中裝的是不是病毒。”

    “然而,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于老三都不可能獲知這一信息。甚至,他恐怕連病毒這個詞代表著什么,都不可能知道。”

    “你想說什么?”

    觀月秀美終于轉過頭,正視起了小林粟。

    小林粟心中一喜,繼續說:“八通的林長友將鴉片交付于我方的那天晚上,就出現過幾名不明身份的武裝人員,造成了我方多名人員傷亡。”

    “之前我們分析,他們有可能是一溜鞭的人。但現在回想起來,東北軍的一伙兒殘兵,雖說比普通土匪要強一些,但絕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身手。”

    “再結合昨天發生的事情,我判斷,應該是我們的實驗計劃,在某個環節泄密。而后,引來了不明勢力的關注。”

    說完了一大段,小林粟再次抬頭,觀察觀月秀美的表情。

    觀月秀美一直在思考著小林粟說出的話,發現他似乎還沒有說完,便擺了下手:“繼續說~”

    “是!”

    小林粟心中一喜。

    用吐沫潤了下嗓子,繼續闡述起他的判斷:“那股不明勢力應該追尋著病毒的蹤跡,來到了冀東。”

    “然后追查時,發生了貨站那晚的遭遇戰。繼而,他們先于我們找到了病毒的下落。趕在我們抵達之前,就已經到了六鼎山。”

    “但顯然還沒有得手,便被我方堵在了于老三的老巢中。為了脫身,他們鼓動山洞中的匪徒們分散逃跑,并混入其中,逃至老鴉嶺一帶。”

    “最后利用地形設伏,襲擊了我方的追蹤人員。”

    “你是說……”

    觀月秀美微微皺起了眉頭。

    “是的!”

    小林粟斬釘截鐵地說出了最后的結論:“我懷疑試驗計劃早已泄漏,獲知情況的不明勢力,也早已做好了攔截準備。”

    “只是在他們攔截之前,病毒意外被土匪劫走。所以對方幾乎是與我們同步,派出精銳人員前來追查病毒下落,繼而引發了后續之事件。”

    小林粟分析得頭頭是道,讓觀月秀美不自覺地進入到了他的邏輯當中。

    沉思了一會兒,點頭說:“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回去后盡快做出詳細的書面報告。”

    “是!”小林粟精神一震,趕忙立正應和。

    “對了,于老三出現時,手里拿著的病毒容器處于什么狀態?”

    觀月秀美忽然又問了一句。

    小林粟仔細的回憶了一下,隨后回答:“我當時離得很近,清楚的看到,病毒容器蠟封處于完好狀態。”

    “你確定?”

    觀月秀美加重了些語氣。

    “非常確定。”小林粟肯定的點頭。

    要是柳辰在的話,聽到小林粟這么“精密”的判斷,肯定會高呼一聲:這小子真他么是親人!三下五除二就幫忙洗脫了一溜鞭的嫌疑……

    觀月秀美聞言,目光視線穿過小林粟,看向他身后站著的幾名特工。

    當時幾人都在現場,也都看到了于老三,手持著玻璃瓶質問小林粟。

    見到觀月秀美向他們投來詢問的目光,紛紛表示,當時瓶口蠟封完好無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管家婆期期六肖三码中特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图 亲朋棋牌为什么老是输 新浪体育综合棋牌 万博娱乐场下载 游戏etc赚钱 福建时时彩 奔驰宝马破解无限金币 我摆摊卖饰品不赚钱怎么办 江苏十一选五 pk10输了怎么赢回来 新兴产业赚钱项目 大神娱乐棋牌最新版下载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怎么利用定额发票赚钱 腾讯棋牌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