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 入宅!

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 入宅!

    “我說……我說!!”黃三兒緩了半天,勉強吐出了四個字。

    生怕正盯著自己的惡漢再動手,吸了小半口氣,慌忙開始交代:“老爺……啊不,黃家前兩天抓了三十幾個姑娘回來。現在都關在后宅!”

    一句話說完,有心想問問對方到底是想救哪個,可又不敢亂打聽。

    只能撿自己知道的繼續交代:“那些姑娘,有幾個是黃美仁從人販子手里買的。其它的,全都是東北軍的家眷……”

    說到這兒,黃三兒忽然想到了后冒出來的這兩個煞星,是什么人了!

    怪不得身上有槍,動起刀來也毫不怯手!

    東北軍!

    果然,聽到“東北軍的家眷”幾個字,眼前的煞星身上的殺氣瞬間又重了幾分!

    “人都在黃家后院關著呢?”

    柳辰沉聲發問的同時,眼睛注視著黃三兒的表情。

    “都在后院關著呢,我發誓!”黃三兒趕緊點頭。

    他看出來柳辰才是主事兒的,不用追問就開始往外倒肚子里知道的東西:“就在后院靠西面的跨院里,幾個酒樓抽回來的老鴇子負責調教。我不騙您,真真的!”

    說到最后,怕柳辰不相信,聲音里還帶著幾分哭腔。

    “有多少看守?”柳辰又問。

    “四個!啊不,也可能是六個。”眼見二林子又要動手,黃三兒嚇得臉都白了,趕緊解釋:“黃家規矩大的很,后院我根本進不去,都是聽別人說的!”

    柳辰觀察著黃三兒的表情,看出來他應該沒有說謊。

    再一個,后宅都是住內眷的,確實不會隨便放男的進去。

    便又問他:“黃家今天晚上招待的是誰?”

    “一個日本官兒,那個日本官兒今天好像是過生日。啊,對!好像叫池田。還有不少有身份的陪客!”

    黃三兒疼得齜牙咧嘴,這會兒為了保住小命,知無不言。

    “噠~噠~噠!”

    柳辰剛要繼續打探,頭頂上響起了三聲不大的敲擊聲。

    是房頂寶順發出的示警,意思是有人靠近。

    只敲了一遍,表示來人威脅不高,應該是巡夜的之類的人溜達到了附近。

    收到信號后,柳辰把要問的話咽了回去,二林子也在第一時間捂住了黃三兒的嘴。

    黃三兒的腦子很好用,聽到了房頂的響動,再看柳辰和二林子的表情,也猜到了個大概。

    他忽然意識到,現在是求救的好時機!

    過了這當口,兩個煞星把想知道的都掏出去,搞不好就會把自己給滅口了。

    就算不滅口,回過頭把他仍在這兒自生自滅。

    大冷天的,身上還被扎了三個窟窿,自己恐怕連天亮都挺不到,就得被凍硬了!

    二林子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黃三兒的小心思,不等他有所動作,刀子就扎進了黃三兒的右腿!

    “噗!!!”

    同時左手加力,把黃三兒的口鼻捂得死死的。

    “唔唔——”

    任他不斷的扭曲掙扎,也只能發出一點連院子都傳不出去的慘叫聲。

    “噠~噠噠!”過了幾分鐘,頭上輕微的敲擊聲再次響起。

    一長兩短,危險解除的意思。

    二林子聽到信號后,松開了左手的力道。而黃三兒,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用手扒拉了一下黃三兒的腦袋,發現軟噠噠的。再用手試了下鼻息,幾乎沒有。

    柳辰走近蹲下身體,抬手摸了下黃三兒頸上的大動脈,發現脈搏微弱的,只能隱約地感覺到一點兒。

    “死,死啦?”

    年輕些那個姓李的漢子試探地問了一句,聲音里透著恐懼。

    “他爹是黃家的大管事?”柳辰轉頭問道。

    “啊。”姓李的漢子點頭,怕柳辰不信,又說:“俺們打聽了好些個人,前個就盯上他了,錯不了!”

    “他爹叫啥?”柳辰以前到黃家吃過幾次席,記得大管事好像姓羅,而且以前也沒見過黃三兒這個人。

    “叫啥不知道,反正聽說那個大管事和黃家父子是本家親戚,人壞得很。這個黃三兒也不是個好東西,整……”

    柳辰抬手打斷了漢子的話,靜下心捋順一下現在的情況。

    過了能有一分鐘,再次確認了一下黃三兒的情況,下了決心。

    對二林子說:“抬上他,咱去會會那個黃大管事!”

    “帶上俺,俺也去!”站那一直沒說話的趙泉忽然開口。

    ————

    黃大管事兒忙活了大半天,老腰都快累折了。

    從下午接到消息要招待貴客開始,屁股就沒落過椅子。

    這會兒酒宴開始了,主家和客人在中堂推杯換盞。雖然也需要人伺候著,不過只要沒啥大情況,他這個大管事,可算能坐下休息休息了。

    說是休息,也不敢離得遠了。

    偏房小屋找了把椅子坐下,再打發人去泡了壺茶。連喝了兩杯潤了下嗓子,便豎著耳朵聽著中堂的動靜。

    主家一旦召喚,他也好第一時間趕過去。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剛送茶進來的伙計又跑了回來。

    見到他慌慌張張的樣子,黃大管事把臉一沉,剛要訓斥兩句,就聽著伙計說:“大管事,不好了,三哥被人攮啦!”

    “啥?”黃大管事瞬間變了臉色,屁股從椅子上微微抬起,瞪著眼珠子問:“三哥,哪個三哥?”

    “就是三哥……哎呀,黃三哥啊!”

    伙計平日里叫黃三兒三哥都叫習慣了,一下半下也想不出個更準確的稱呼。

    “黃三兒?”黃大管事聞言,臉上的表情都硬了。

    “啊~三哥讓人攮了好幾刀,被幾個莊戶漢子用門板給抬回來的。”伙計焦急的指著外面。

    “現在人擱哪啦?”黃大管事終確定,是自己兒子出事了。

    站起來的同時,把茶杯蓋子碰掉到了地上,“吧嗒”一聲摔成了幾瓣兒。

    不過這時候,誰那還顧得上茶杯蓋啊!

    幾分鐘以后,黃大管事在東角門的小門房里,看到了自己的兒子。

    身上挨了四刀,臉被打得都變了模樣了。

    “誰把他弄成這樣兒的?”一貫笑臉迎人的黃大管事,此刻表情猙獰得嚇人!

    柳辰從進門開始,就在暗暗觀察著來人。

    畢竟以前也來過幾次黃家,雖然過去兩年多快三年了,自己的外貌也變了不少,但保不齊還是會被認出來。

    觀察了一會兒,柳辰逐漸放下心來,暫時還沒碰到見過的人。

    這會讓聽到黃大管事問話,柳辰低著頭,顯得有些謙卑地回道:“俺們是路上撿到這大兄弟的,沒看到是誰動的手。不過……”

    柳辰略微頓了一下,做出一副怕沾事兒,又稍微想邀功模樣,略帶些神秘地說:“這大兄弟剛才路上的時候,總迷迷糊糊地叨咕什么’胡老黑呀、胡老虎的‘,具體聽不太清楚。”

    黃大管事聞言,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怒氣滔天。

    咬牙切齒地低吼:“好你個狗日的付老虎!敢下黑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新彩彩票群 桌彩网群 有糖看广告怎么赚钱 新倩女哪个职业最赚钱 煤炭中间商怎么赚钱 想法子赚钱 天天乐游戏大厅 淘宝买什么能赚钱吗 广西快3代理 江西多乐彩 25选7第97开奖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查询 秒速时时彩 闲来宁夏麻将官网 判断长龙 福建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