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九十章 全救!

章節目錄 第九十章 全救!

    柳辰三人進了屋,一進去,占據主動優勢的柳辰,給二林子使了個眼色,趁幾人還沒反應過來,三下五除二就將來幾人給綁了起來。

    后腳進來的幾人還挺蒙,想反抗又怕挨槍子,愣是大屁也不敢放一個……

    而找人的趙泉一眼就看到了他妹妹娟子。

    “哥~”

    娟子找到了,愣愣地看了柳辰三人半天,認出了趙泉“哇”的一聲哭的撕心裂肺。

    她這一哭,鵪鶉似得擠成一團的三十來個大姑娘,頓時哭成一片。

    娟子想站起來,剛起到一半兒,又一屁股坐了下去。柳辰幾個這才看清,姑娘們的手被背到身后,用一根長繩穿著綁成了一串。

    “妹子!”

    趙泉見娟子身上有好幾道滲著血跡的鞭痕,顫著聲音喊了一聲,邁步擠進去用手去解繩扣。

    “都特娘的給老子閉嘴!”

    二林子找了半天,沒見到小蓮的身影,煩躁地吼了一嗓子。

    屋子里哭聲瞬間一凝,一雙雙受驚過度的眼睛,害怕的看著兇神惡煞的二林子,愣是把哭聲憋了回去。

    再次把每張臉都辨認了一遍,二林子略微暴躁地拽起了一個姑娘,瞪著眼珠子問:“小蓮呢,看著小蓮沒?”

    姑娘快被嚇瘋了,使勁搖頭,話都說不出來。

    “小蓮!你們誰看著小蓮啦?”二林子又轉頭問其他人。

    回答他的是一張張掛著淚珠,畏縮搖頭的臉。

    一幫姑娘都是從奉天周邊不同地方抓來的,互相之間基本不認識。一起被關了幾天,光害怕了,根本沒通過姓名。

    二林子站那喘了半天粗氣,臉上一絲殺意閃過,轉身便出了屋子。

    “就在這屋待著,別亂跑!”

    柳辰怕他鬧出動靜,囑咐趙泉一句,趕緊跟了出去。

    柳辰從正屋里出來時,二林子已經進了東廂房。

    接著屋里就傳出了一句:“小蓮被你們弄哪去啦?”

    屋里捆著的幾個人,感覺到了二林子身上濃重的殺氣,想說自己不知道,可嘴都被堵著沒法出聲,只能死命搖頭。

    二林子額頭青筋暴起來老高,扯起一個老鴇子,抽掉她嘴里塞著破布,把人拎在面前,咬著牙問:“小蓮在哪?”

    “大爺,老身不知道……”

    不等老鴇子的話音落下,二林子手里的刀鋒就劃過了她的脖頸。

    血隨著心臟的搏動瞬間噴射,一部分被二林子的肩膀擋住,剩下的落的屋里綁著的幾個人滿頭滿臉。

    溫熱的血落在臉上,鼻子里瞬間被血腥氣填滿,剩下的那個老鴇子見二林子看向自己,一番白眼兒,直接嚇暈了過去。

    幾個被綁著的糊了一臉血,有的已經被嚇傻了,有的使勁的蹬著腿,想離眼前的殺神遠一些。

    二林子把身體還在抽抽的老鴇子扔到一邊兒,又一把薅起了個護院,抽掉他嘴里的破布,問出了跟剛剛同樣的問題:“小蓮在哪?”

    “大,大哥……啊不,爺爺!我真不認識哪個是小蓮啊!”護院嚇得眼淚鼻涕全都溜了出來,腿上的褲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侵濕,接著帶著騷味的尿液順著鞋幫流到了地上。

    又是一道刺目的刀鋒滑過,一蓬血霧在空氣中散開后,還沒護院死透的護院,也被二林子扔到了地上。

    此時房間內血腥氣,尿騷味混合成一團,被綁著的幾個,全都嚇尿了。

    二林子半邊兒臉上掛著不斷往下滑落的血珠子,修羅一般的站在那里。滿是血絲的眼睛在余下幾個人身上掃了一遍,視線落到了送熱水的家丁身上。

    “五個……五個姑娘單獨關著呢!”嘴里的破布被抽掉的瞬間,家丁就扯著嗓子嚎了一句。

    “在哪?”二林子單手拎著腿軟的跟面條似得家丁,吐出透著寒氣的兩個字。

    家丁顫抖的胳膊抬了幾次,才指了一個方向,哆嗦著嘴唇,帶著哭腔的說:“就,就在隔壁院兒呢!”

    “帶道!”二林子胳膊一甩,把家丁扔到了門口。

    柳辰一直站在門口望風,見腳邊兒的家丁爬了幾次都沒爬起來,伸手把他從地上拽起來。薅著他肩膀的衣服,警告道:“老實點兒,敢撒謊,死!”

    “明……明白,真的就關在隔壁院子里。”家丁拼命的點頭。

    兩個院子中間只隔著一道花墻,柳辰和二林子一人一邊拎著家丁沒走門,確定隔壁院子里沒人后,直接從花墻翻了進去。

    正屋和兩面廂房都黑著燈,也沒有人聲。半邊身子都被血染透的二林子一手拎著槍,一手拎著匕首,直接踹開了正屋的房門,邁步就走了進去。

    柳辰則拽著家丁,迅速的檢查了兩側的廂房,確定沒有人后,二林子已經從正屋里出來。

    幾步走到柳辰身邊,一把把家丁扯到面前,同時匕首壓到了對方的脖子上:“你特娘的敢鬧鬼兒!”

    家丁知道已經到了要命的時候,咧著嘴哭著發誓:“大爺,別殺我,我真不騙你啊!騙你我天打五雷轟,生兒子沒**兒……”

    “閉嘴!”柳辰輕呵了一聲,把家丁拖進廂房。

    關上門后黑著臉問他:“被關在這兒的姑娘都叫什么名兒,你上次見到是什么時候?”

    “我不知道都叫啥名兒,反正是五個人。我中午前兒過來,還都跟這兒呢!”家丁為了保命,絲毫不敢隱瞞。

    “還有哪關著人?”柳辰又問。

    “沒拉,就這倆院兒!”伙計一句話答完,覺得不保準,趕緊又說:“我就知道這倆院兒,別地兒我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柳辰完全沒預料到事情起了這樣的波折,瞅了眼正等著自己拿主意的二林子,心里發了狠。

    下重手把家丁砍暈,推門出屋的同時,吐出一句:“綁了黃家父子,逼他們交人!”

    二林子等的就是這句話,邁步跟上了柳辰。

    走到院門口時,柳辰一下想起了,趙泉兄妹還在隔壁院里等著呢。讓二林子等他一下,轉身翻墻過去。

    “大哥,你帶俺一起走吧。”

    “大哥,你救俺出去,俺爹能給你錢。”

    “大哥……”

    走到東跨院正屋門口,柳辰就聽到里面有好幾個姑娘哀求的聲音。

    房門被拉開,屋里瞬間安靜了下來,等看清楚來人后,已經醒過神兒來的姑娘們哀求聲瞬間再次想起。

    柳辰看著一張張梨花帶雨,滿是求生欲望的臉,心里糾結。

    一幫姑娘里,估摸著有一多半都是以前東北軍弟兄、袍澤的家屬。

    不救,心里過意不去。救,憑自己幾個,根本沒辦法帶著她們一去走。

    就算運氣逆天,把人領出了黃家大院,而且沒被追兵咬住,可后面怎么辦?

    一個個送回家?簡直跟說夢話一樣。

    退一萬步說,就算都給送回去了。

    對于黃家來說,這幫姑娘大多都是有名有姓的。送回家了,也難保不會再被抓回來。

    那自己擔著巨大的風險,把她們救出去又有什么意義?

    可不救,一聲聲哀求不斷的沖進耳朵,柳辰又實在下不了狠心。

    “咋整啊?”趙泉嘴上問這柳辰,可意思其實很明顯。

    柳辰看了眼已經被趙泉解開繩子,怯怯的站在一邊的幾個姑娘,又看了眼趙泉,再次權衡了一下風險后,轉身出屋。

    “二林,進屋幫忙!”柳辰壓著聲音沖著二林子的方向喊了一聲,然后轉身進了東廂房。

    屋里的血腥味和屎尿的臊臭味,比之前重了很多,柳辰薅起了一個護院,抽出他嘴里的破布,冷聲問:“知不知道隔壁院子里,關著的五個姑娘被送哪去了?”

    “大爺……”護院剛吐出兩個字,鼻涕眼淚就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外冒。

    柳辰煩躁的把手里的完蛋玩應兒扔到一邊兒,瞅見剩下的那個老鴇子腿不自覺的抽了抽,知道她在裝暈。

    上前一步,一把把她拽起來,老鴇子嚇得一陣抽抽,嘴里往外噴著白沫,直接放挺了。

    “我要救人出去,誰有辦法趕緊說出來?不出聲的,那就對不住啦!”柳辰不想再一個個的詢問耽擱時間,直接打腰間抽出了匕首。

    “嗚~嗚嗚!”一個護院反應很快,柳辰的話音剛一落下,馬上就仰著脖子,示意自己有話說。

    剩下的幾個一看,生怕被別人搶了生機,不管是不是真的有招,都嗚嗚的示意自己有話說。

    “大,大爺。我,我知道!”之前以為自己必死,哭的完全說不出話的護院出聲了。

    “你知道什么?”柳辰斜眼問他。

    “那,那面……往那面走是香堂,翻出去就是,就大街!”護院磕磕巴巴的喊。

    “嗚~嗚~”反應快的那個護院壯著膽子往柳辰身邊湊了湊。

    “說!”柳辰把他嘴里的破布抽出來。

    “香堂那面不行,外面是大街,轉彎沒幾步就是警署。走荷花池,有狗洞!往北走幾步就能進大野地里!”

    “大爺別聽他的,后墻有巡夜的,還有狗!”

    “有狗怎么啦,我認識,我領道兒!”

    “我也認識,憑啥你領道兒!”

    “你特么的……”

    柳辰還沒拿定主意,兩個護院為了活命先撞到了一起。

    “噗!”

    一聲刀刃入肉的悶聲后,占了上風的那個護院,被柳辰一刀了結。

    蹭了蹭匕首上的血,對剩下的那個說:“你帶路,走荷花池!”

    護院連蹬帶滾的弄掉了身上趴著的尸首,聽到柳辰的吩咐,忙不得的點頭答應。

    柳辰一腳把帶路的踹到屋外,看了眼屋里剩下的三個護院,心中的殺機稍起,轉而又落了下去。

    眼角掃過嚇暈過去的老鴇子,抬起腳一腳踩斷了她的脖子。

    黃家的護院不一定個個都該死,但妓院里的老鴇子,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黑了心腸的人渣!<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客户 直销公司为什么不让人赚钱 财神棋牌app客户端 金龙彩票群 宝钢股份股票行情今天 单机麻将游戏电脑版 五分彩骗局多长时间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开奖号码 加拿大快乐8号码预测 广东十一选五 dnf40级刷哪个副本最赚钱 葫芦兄弟官方手游 nba比分直播软件 雷速体育直播网页 赚钱养家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