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三章 血色燭臺!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三章 血色燭臺!

    小玉在努力辨認小蓮舉著的,到底是什么東西時。小蓮正在拼命的控制著她的胳膊。

    燭臺上的尖釘對著池田的后心,可瞄了半天,她卻怎么也下不去手。

    “啊~”小玉兩只眼睛看著小蓮,終于攢足了力氣,嗓子里發出了一聲慘呼。

    忽然響起的叫聲,伴隨著小玉身體的一陣痙攣,讓池田更為興奮,掄起皮帶正要再抽,卻發現身下姑娘的視線好像并不是看向他的。

    而是越過了他的肩膀。

    池田瞇縫著眼睛,仔細確認一下小玉的視線。然后,停下動作,下意識的轉過了頭。

    “啊!”

    眼瞅著池田回過頭看向自己,小蓮在巨大的恐懼之下,閉上眼睛,尖叫著揮下了手中的燭臺。

    在池田反應過來之前,不算鋒利的尖釘瞬間穿透了他的后背。

    “八嘎!”

    池田怒吼一聲,掄起皮帶就要抽出去。可扎進肉里的尖釘別住了他背上發力的韌帶。

    勉強轉了半個身位,劇痛讓池田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小蓮潛意識里知道,一旦面前這個黑壯的男人回過神來,她就完了。

    憤怒、恐懼、還有藏在骨子里最深處的野性,交織在一起后,死死的咬著嘴唇,雙手揮起燭臺,對著池田就沒頭沒腦的刺了下去。

    眼瞅著占著血跡的尖釘再次刺向自己,池田驚怒交加。來不及站起身,想側翻躲過。可背上肌肉撕裂般的疼痛影響了他的動作。

    只能勉強躲過腹部要害,眼瞅著尖釘刺進了腰側。

    池田抬起腿想踹開眼前的瘋女人,可腳剛剛離地,小蓮再次舉起了燭臺,用盡全身力氣的再次刺了下來。

    隨著肋間又是一陣劇痛,池田終于蜷起了腿,然后用盡全力的踹向小蓮。

    小蓮只有八十來斤的身體,被池田用盡全力的一腳踹的雙腳離地,飛出去一米多遠,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同時握著的燭臺,也脫手了。

    “當啷”一聲,燭臺落地。

    小蓮捂著肚子痛的喊都喊不出聲,眼瞅著傷處往外冒著血的日本人,掙扎從床上爬起來。小蓮強忍著疼伸長了胳膊去夠不遠處的燭臺。

    手指將將碰到燭臺底座的當口,池田兩步沖到了小蓮身邊,抬起腿照著小蓮的腦袋就是一腳。

    小蓮被踹的在地上翻了半圈,腦子嗡的一聲,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半邊臉麻的已經感覺不到了。

    還沒等她爬起來,又被池田一腳揣在了后背,徹底爬到了地上。

    池田想彎腰薅起地上的瘋女人,可上身只是稍一打彎,三處傷口發出的劇烈疼痛,讓他不得不停下了動作。

    “八嘎呀路,死啦死啦地!”

    池田嘴里大罵著,抬起腿想要再踹。嘴角躺著血流子,半邊兒臉已經腫的變型的小蓮,忽然瘋了一樣的翻過身。

    兩只胳膊猛地抱住池田剛剛抬起的腿,用力的向后扳去。

    池田重心不穩,一下子被掀翻在地。等他用胳膊拄著地面勉強坐起來的時候,小蓮已經手腳并用的爬到了燭臺邊上。

    兩手握緊了滿是血跡的尖釘,回身撲向池田,用盡全身力氣的揮起燭臺,砸向池田的腦袋。

    池田下意識的抬起胳膊架擋,可被掄的帶著風聲的錫制燭臺,并不是一條胳膊可以擋住的。

    隱約的一聲骨裂的聲音過后,燭臺底部扎扎實實的敲在了池田的腦袋上。

    燭臺再次脫手,“當啷”一聲掉到了地上。

    池田坐在那里,瞪著兩只木然的眼睛,看了看跌在身邊的小蓮,又看了看自己被打折的小臂,眼中浮現出一絲難以置信的表情。

    與此同時,他的腦門上一綹殷紅的血流開始滑落,染紅了半邊兒臉后,沿著下巴滴到地上。

    全身虛脫的小蓮,趴在地上喘息著。終于攢了點兒力氣,想要去夠滾到床邊的燭臺時候,原本坐著的池田,無力的躺倒。

    小蓮爬了幾下,在小梅驚恐的注視下,滿是血跡的手再次握住了燭臺。

    費力的轉過身時才發現,那個可怕又該死的日本人,已經躺在那里一動不動了。

    心勁兒一送,身上泛起的痛感,讓小蓮氣都不敢喘。小口小口的緩了半天,才痛的哭了出來。

    朦朧的淚眼中,小蓮終于看到了自己沾滿鮮血的兩只手,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的把燭臺扔到了地上。

    呆愣愣的坐了能有一分鐘,小蓮終于意識到,自己該跑了。

    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扶著床邊兒,小蓮努力了半天,才終于站了起來,然后邁著跌跌撞撞的步子,朝房門走去。

    “救我~”小梅看著小蓮的背影,費力的張著嘴,可喉嚨中只能發出輕微的,呃呃的聲音。

    小玉知道小蓮逃走了,但她沒有求救,因為她的心已經死了。

    她知道,自己這輩子算是完了。就算逃走了,也沒臉回家,更沒臉面對認識的人。

    就連身邊躺著的兩個姑娘,都用一種恐懼中帶著些同情的目光在看著她。

    小玉不想被人那么看著,只能一點點的把頭轉開,余光中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池田。

    “死了?死得好!”小玉心里生出了一股痛快的感覺。

    她剛剛聽到了,小蓮用東西砸那個該死的男人時,發出的聲音。她非常想看看剛剛禍害自己的禽獸到底被砸成了什么模樣。

    于是,費力的挪動著身體,一點點的向床邊靠近。

    終于,小玉看清了池田身上的幾處血洞,還有他糊著血痕的臉。

    小玉滿是淚水的臉上,浮起了一些笑容。

    然后,她看到了池田身邊靜靜當著燭臺,和燭臺尖釘上散播者淡淡光暈的血紅。

    “噗通~”

    小玉費力的翻了個身,終于掉到了床下。

    胳膊慢慢的伸出,白凈的手淌過了池田血跡匯成的血泊,一點點的夠到了燭臺的底座,握住后一點點的拽到了身邊。

    緩了一會兒力氣,慢慢的把燭臺立起來,用兩個胳膊肘努力的支撐起上半身。再次看了眼毫無聲息的池田,腦袋決絕的撞向了尖釘……

    ————

    “兩位兄弟別沖動,有什么要求盡管提,萬事好商量!”混了大半輩子江湖的黃美仁,盡力的穩住自己的心神,語氣真誠的吐出了一句。

    他覺得眼前的兩個人有點兒眼熟,可情急之下,卻一點兒也想不起曾經在哪見過。

    “小蓮在哪?”二林子把刀刃狠狠的抵在了黃美仁的頸側,強按著心中的殺意,壓著聲音問道。

    “小蓮?啥小蓮啊?”黃美仁嘴上裝著糊涂,心里卻哆嗦了一下。

    “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把小蓮弄哪去了?”二林子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了一句,同時手上用力,匕首鋒銳的刀刃瞬間壓進了黃美仁脖頸的皮膚。

    頸間冰涼的刺痛感,讓黃美仁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開始哆嗦,盡量后仰著身體,牙齒打著顫的說:“兄弟,兄弟…我對天發誓,我真不知道小蓮是哪個啊!”

    柳辰生怕二林子忍不住抹了黃美仁脖子,趕忙開口:“被你單獨關起來的那五個姑娘,現在在哪?”

    “啥五個……”黃美仁還想抵賴,可他剛吐出三個字,二林子手上再次加力,刀刃瞬間入肉。

    “我說,我說!”黃美仁不敢再拖了,可又怕說地方后,對方馬上滅了他的口。

    腦子急轉之下,忽然間認出了消失三年,模樣變了不少的二林子,繼而猜到了他跟提到的那個小蓮,大概是什么關系。

    假裝有些摸不準的問:“二林子兄弟,是你嗎?”

    有往前湊了湊,看了看二林子的臉,一拍大腿:“哎呦,誤會啦!誤會啦!”

    黃美仁忽然間的動作,倒是把二林子給蒙住了,見他亂動,下意識的收了收壓在刀刃上的力道。

    黃美仁的戲太好,搞的柳辰也有些摸不準,冷著聲音說:“把話說清楚了!”

    柳辰到黃家吃席的次數少,現在又滿臉的胡茬,黃美仁順著二林子這個人回憶了一下,才隱約想起了他是哪個,試探著問:“你是……柳辰兄弟?”

    “你最好下句話就告訴我,小蓮在哪兒。”柳辰冷著臉威脅。

    雖然不確定,但直覺告訴柳辰,黃美仁這個老家伙是在拖時間。

    “小蓮姑娘好好的呢,和幾個咱北大營弟兄的家眷住在一起。”黃美仁腦袋一轉,謊話就編了個大概。

    順嘴開始忽悠:“耀祖還特意安排了個老媽子照顧著,好吃好喝的,可是一點兒委屈都沒受啊!”

    柳辰和二林子到現在為止,只知道有五個姑娘被單獨安排住在一起。至于為什么單獨安排住處,還有里面到底有沒有小蓮,卻是毫不知情。

    二林子聽了黃美仁的話,不知道該不該信,轉頭看向柳辰。

    柳辰直覺上認為對方在說謊,可又不敢確定,加重了語氣說:“那五個人現在在哪兒。”

    “被耀祖送到外面住啦!”黃美仁說的跟真格的似得。

    見柳辰不信,瞎話張口就來:“是這么回事兒,今天家里來了日本人蹭吃蹭喝,現在還住在東院兒呢。就日本人那德行要是看著了小蓮她們幾個,那還得了!”

    黃美仁話說了一半,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可說實話,咱也不敢得罪日本人啊!

    這不,耀祖怕出事兒,就把幾個姑娘家家的,都安排到外面暫住,等日本人走了再接回來。”

    黃美仁謊話編的太像,二林子已經有些被忽悠住了,手里的匕首下意識的垂了下去。

    柳辰則繼續逼問:“具體在地方?”

    黃美仁一拍大腿:“我一直在應付日本人,住處是耀祖安排的,我不知道啊!”

    “黃耀祖在哪?”

    “隊伍上有事兒,應付完日本人,連夜趕回蘇家屯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码 001足球比分比什么 每月有分红赚钱的项目 幸运赛车app 竞彩网首页 26选5 消汇邦为什么那么赚钱 383棋牌财神捕鱼 永发国际娱乐时时彩 梦幻5开到底赚钱不 新浪棋牌电脑版 比特币要怎么赚钱 安徽11选5前3基本走势 乡镇做快递员怎么赚钱 山东11选5一万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