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七章 吹哨,集合!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七章 吹哨,集合!

    二林子身材健碩、魁梧,絕對是一條硬錚錚的大漢。正常情況下,根本不會去做鉆狗洞這樣的事情。

    可凡事總有個意外,情勢所逼之下鉆了一回,結果就被卡住了。

    兩只手扒著墻壁,用力的拔了半天幾下,卡住的屁股只稍微往前挪動了一點點,離穿過墻體還有很遠的一段。

    二林子無奈之下,只能打算退回去,然后想辦法從墻頭翻出院子。

    可往后用力試了一下才發現,兩面胯骨軸子被卡的死死的,想退也退不會去了。

    柳辰右手挾著黃美仁,伸出左手想幫忙,可肋下中了一槍,左胳膊根本使不上多少力氣。

    動作稍微大了一些,牽扯到了傷處。劇痛之下手上的力道一松,全身上下都軟踏踏的黃美仁直接就堆到了地上。

    而此時,半天沒聽到自家老爺出聲的黃管事心中驚異,小聲支使幾個膽子大些的護院,讓他們靠近了看看情況。

    荷花池周圍沒有燈光,護院借著荷花池周圍的樹木和假山的掩護,很快偷偷的摸到了臨近院墻的地方。

    小心的露頭窺視柳辰這面的動靜。

    二林子被卡住,自己又受傷。柳辰知道,這個時候一旦讓對方發現黃美仁已經掛了,處境就真的危險了。

    趕緊扶起黃美仁的尸體,擋住了身后的二林子,把手腕架在黃美仁的肩膀上,對著黑暗中影綽綽露頭的護院就是幾個點射。

    一個倒霉蛋中槍,一個當場爭扎一會兒就掛了,死前發出的殺豬似得慘叫聲,嚇得其它幾個摸近的護院,掉頭就往回跑。

    “怎么樣,看清楚沒?”黃管事抓住一個跑回來的護院,緊張的詢問。

    “太黑了,看不清,他們好像在鉆狗洞!”護院喘著粗氣回答。

    “老爺呢?”黃管事又問。

    “影綽綽的瞅見了,老爺好像蹲在地上。”護院其實也沒看清,猜測著回答。

    “動彈不?”

    “啊?”

    “老爺還動彈不?”

    “沒看……好像是不動彈!”護院回憶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表情變得異常緊張。

    “老爺!聽到了你回個話!”黃管事急了,扯著嗓子對著柳辰幾個的方向大喊。

    “你家老爺就剩一口氣兒啦,再特么有人過來,一口氣兒也沒啦!”柳辰的聲音很快傳了回來。

    “大管事,你說老爺不會……”

    “閉嘴!”黃管事不等護院的話說完,虎著臉打斷了他的話頭。

    另一面趕去警署報警的那個護院,正在狂拍值班室的玻璃。

    值班的小警察煩躁的睜開了眼睛,張嘴就想罵人,看清楚來人穿著黃家護院的衣服,才勉強把罵人的話咽了回去。

    不耐煩的問:“干啥啊?大晚上的!”

    “家里進了賊人,把我們老爺給劫啦!”護院隔著玻璃大喊。

    “啥?”小警察瞬間精神了。

    “家里進賊人啦,把我們老爺給劫啦!”護院火急火燎的重復了一遍。

    “你,你等著,我去喊署長。”小警察慌慌張張的應了一句,沖出了值班室,拔腿就往后院跑去。

    柳條湖警署的正署長早就下班就回家了,只有個單身的副署長在警署里住著。

    聽了值班員的匯報,副署長心里就是一陣嘀咕。

    黃家有四五十號帶槍的護院,那么強的實力都被逼得報警,那進了他家的賊人得有多厲害啊。

    警署里現在除了回家的,滿打滿算也就七八個人。四五十人都搞不定的事情,多他們七八個人有個屁用。

    可平日里整個警署上上下下,都沒少拿黃家的好處,副署長也經常和黃耀祖一起吃吃喝喝。

    人家來報案了,不出頭又說不過去。

    只能爬起來披著衣服走到前院,看到黃家來報案的護院后,打問:“強人有幾個?帶家伙了沒?”

    “就倆人,帶著家伙,槍打的賊準!”護院趕忙如實匯報。

    副署長一聽槍打的賊準,心里越發的不想攙和了。又不能明說,嘴里拖著時間問:“把黃老爺給劫啦?”

    護院心里這個急啊,又不敢催,只能耐著性子回答:“嗯啊,把我們老爺劫啦,還打死了日本人!”

    “打死日本人啦?”副署長頓時就一個激靈,急吼吼的問:“被打死的日本人是干啥的?”

    “當官的,少佐,俺家老爺和少爺的客人!”護院見過池田一眼,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認識軍銜。

    “少佐?”副署長意識到,這次真是趟上大事兒了。

    傻愣愣的站了幾秒,忽然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似得,對著值班員扯著嗓子喊:“吹哨,集合!”

    黃家出事兒,可以找理由推托不出警。但死了日本人,而且死的還是個佐官,誰敢不管!

    “嗶~”

    尖銳的哨聲很快響徹了整個柳條湖警署,幾個在后院宿舍里睡的迷迷糊糊的警員,還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就見到副署長踹門沖了進來。

    嘴里大喊著:“都給老子穿衣服,拿槍!出警!”

    一句話喊完,副署長見幾個王八蛋還炕上墨跡,直接抽出武裝帶,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抽。

    大罵著:“驢造的,都給老子快著點!再特么墨跡,我好不了,你們一個個的也都別想跑!”

    也不怪副署長急眼。

    不拿了兇手,回頭日本人追查下來,那還得了!擼了官職都是小事兒,搞不好被拉去抵命都有可能。

    懶散慣了的警員,在皮帶的督促下,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到槍房里領了槍,跟著副署長瘋了似的沖出了警署大門,直奔黃家大宅。

    還沒跑出多遠,就聽見黃府后院方向隱隱的有槍聲響起。

    急了眼的副署長也是智商爆炸,聽到槍響后毫不遲疑的大喊:“后面,去后墻堵!”

    七八個警察得了命令,沒進黃家的大門,直接沿著外墻,朝著大院后身狂奔。

    柳辰再次開槍,打跑了幾個想摸黑靠近了看情況的護院時,被卡在狗洞里的二林子,終于解開了自己的褲帶。

    兩只手扒著墻用力往外一竄,蛻皮一般的鉆出了狗洞。

    反身坐在冰冷的地上,伸手從狗洞里把已經褪到小腿的褲子給拽了出來。

    他提褲子的當口,小蓮幾下爬出了狗洞,回過頭沖洞里喊:“辰哥,快出來!”

    柳辰聽見招呼,兩只手把黃美仁往后拖了拖,倒著退進了狗洞。

    用還能使上力氣的右手扯住黃美仁衣服,回頭沖著洞里喊,拽我出去。

    二林子和小蓮聽到招呼,四只手一起伸進狗洞,抓著柳辰的兩只腳,用力往外拖拽。

    柳辰身體被拽到后墻的另一邊,狗洞里面的洞口,正好被黃美仁的尸體擋住。

    柳辰想的很好,院子里的護院們一但追到墻邊,看到自家老爺不知生死,第一時間肯定不敢胡亂挪動。

    里面每多耽擱一點兒時間,他和二林子就可以帶著小蓮多跑出一段距離。

    然而事與愿違,二林子和小蓮還沒來得及把柳辰扶起來,耳朵里就聽到了一片雜亂的腳步聲。

    二林子還以為是黃家的護院從角門繞了出來,用槍瞄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將將看到人影,扣下扳機就是兩槍打過去。

    副署長正催促著手下沿著黃家的外墻跑呢,毫無征兆的兩槍打過來,跑在最前面的兩個警察瞬間一死一傷。

    副署長一縮脖子就趴到了地上,見身邊幾個手下想掉頭往回跑,趕緊大喊:“對面就倆人,別害怕,給我打”

    眼瞅著一句話喊出去沒有作用,副署長也不管剛剛的兩槍是從哪兒打出來的,對著前面的黑處,連著扣下了扳機。

    副署長這面一開火,幾個警察等了一下不見對面還擊,紛紛拉槍栓,瞄都不瞄,對著前面就是一通亂射。

    有個眼尖的警察,摟出一槍后隱約看到前面路上有人影跑了過去,趕緊報告:“署長,他們跑啦!”

    副署長一聽,探頭往前一瞅,果然影影乎乎的見到有背影越跑越遠。

    趕忙從地上爬起來,招呼了一聲:“給老子追,放跑了賊人,咱誰也別想過好年!”

    幾個警察領槍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幾個賊人殺了日本軍官。明白副署長的話不是在嚇唬他們,紛紛壯著膽子從地上爬起來,奔著前面若隱若現的人影追去。

    亂七八糟的跑過狗洞的時候,墻后面響起黃管事的慘呼:“老爺~老爺!你醒醒啊!”

    黃管事又是掐人中,又是搖晃的折騰了半天,黃美仁已經涼透了的身體毫無反應。

    “大管事,大管……”到警署報案的護院,從狗洞鉆到院內,看到被黃管事搖晃的家主頓時就傻眼了。

    “外面可是警署的人到了?”黃管事剛剛就聽到了墻外面的槍響,見到剛去報案的護院報案回來了,帶著哭腔的問道。

    “到了,正追跑掉的賊人呢!”護院趕緊回答。

    黃管事抱著黃美仁的尸首,四下打量了一下圍著的一圈護院,抬手指著墻外面。

    大聲喊:“都去給我追!今晚要是放跑了賊人,少爺回來了咱們誰也別想好過!”

    護院們原本不太敢追,可現在老爺死了,不追的話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一琢磨,反正有警署的警察在前面頂著,動動腿事后也能少落些少爺的埋怨。

    打定主意后,紛紛行動起來。

    搭人梯翻墻的翻墻,鉆狗洞的鉆狗洞,不一會兒就陸續到了墻外面,沿著警察跑走的方向,撒開兩條腿追了上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qq分分彩 鹤岗批发什么赚钱 吉林11选5 竞技体育游戏下载 2018种抱子甘蓝赚钱吗 腾讯视频推广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 好玩的手机竞技游戏 平面设计和编程那个赚钱 奔驰宝马金币破解版 山东11选5 亲朋棋牌官网首页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山西十一选五 天天捕鱼是腾讯出品吗 免费送彩金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