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六章 小白臉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六章 小白臉

    柳辰這趟是要到本溪去祭拜何勇,當稍看看何老歪。

    偽造一個禁得起檢查的身份,對共黨來說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所以二林子和寶順,是坐大車走的。柳辰身體還禁不起顛簸,只能套了個假身份,乘火車去本溪。

    手里拎著幾樣點心,柳辰走進了遼寧站的售票樓。見五個售票窗口前都排著長隊,就選了個人相對少些的隊伍,站在隊尾。

    大廳里拎著黑漆木棒的鐵警看到他的裝束,走過來問:“學生?”

    “是!”柳辰矜持的點了一下頭,把兩只手里拎著的東西都交到左手,右手從兜里掏出了學生證。

    鐵警看都沒看,抬手指著隊伍前面說:“學生買票可以不用排隊,你直接去前面窗口吧。”

    柳辰現在也就是將將能下地走路,從喬大嬸家一口氣走到火車站,累的膝蓋都有些打顫了。

    一聽可以不用排隊,沒站那矯情情。謝過了鐵警,直接走到隊伍最前面。

    在滿洲國,學生和老師的社會地位是非常高的。排隊的人對一個學生模樣的人插隊,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應。

    等正在買票的人拿著車票和找零走了,柳辰把學生證和錢遞進了窗口。

    輕聲說了句:“本溪。”

    售票的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抬頭看了眼柳辰,見柳辰也在看著他,抿著嘴角笑了一下趕緊低下頭,臉上稍微有點兒泛紅。

    柳辰快一米八的個子,身體也壯實。

    本來就總被人叫做“小白臉”,現在受傷后失的血還沒補回來,臉色就顯得越發的白凈。

    再加上收拾了頭發,又刮去了胡子,在學生裝的襯托下,整個人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很招十八九歲,情竇初開的小姑娘稀罕。

    售票的小姑娘打開學生證看了一眼,見是鐵路學院的學生,忍不住又抬頭看了柳辰一眼。

    腦袋里想到了眼前這個小伙兒,以后很可能也在站里工作,小臉兒居然紅的更厲害了。

    用蚊子似得聲音問:“二等座?”

    柳辰配合著口型,才看清楚售票的小姑娘在說什么。沒說話,只是點了下頭。

    小姑娘也知道自己說話的聲音有點小,越發的羞了,感覺自己的臉熱騰騰的,不好意思再看柳辰。

    輕輕咬了一點兒下嘴唇,埋頭給柳辰扯了票,然后拉開錢匣子找零。

    旁邊窗口的大姐打發走了一個買票的后,扭頭看了眼柳辰,瞄見旁邊桌子上放著的學生證,大大咧咧的拿起來瞅了瞅。

    臉上帶著笑意的看了眼旁邊坐的小姑娘,又打量了一下柳辰。用大喇叭似得聲音問:“去哪兒啊?”

    “本溪。”柳辰老實的回答。

    “走親戚還是回家?”大姐又問。

    “走親戚。”柳辰心里有些不耐煩,但不能表現出來。

    哪知道對方緊接著又問了一句:“說媳婦了沒啊?”

    “啊?”柳辰愣了一下,耳朵里聽到售票室里的幾個賣票的女人哄的一下笑了起來,趕緊拿捏出一副羞澀的模樣,小聲說:“還沒呢。”

    女人們的笑聲更大了,幾個人輪著把柳辰的學生證看了一遍。

    坐在最右面窗口的中年女人也開口了:“告訴家里,別急著給你找媳婦。等回頭畢業了,咱鐵路上的好姑娘有的是。”

    一句話說完,故意逗正給柳辰找錢的那個小姑娘:“是不是啊,小寧?”

    叫小寧的姑娘耳朵根都紅了,羞的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根本不敢應聲,手里胡亂的從錢匣子往外抽錢,腦子里根本就沒過數。

    柳辰能怎么辦,只能站在窗口外面嘿嘿的傻笑了兩聲。

    “哎哎,你這丫頭,犯癔癥啦。”坐小寧旁邊位置的那個大姐,抬手拍了小寧一下。

    指著她手里的錢說:“八字還沒一撇呢,就開始往外搭錢啦?”

    “呀~”小寧這才發現手里不知不覺的,都攥了一把錢了。

    羞的輕聲叫了一聲,臉瞬間紅的都紫了,惹得窗口里的幾個女人笑的越發的大聲。

    手忙腳亂的重新找了零錢,拿在手里核對了一下數目。小寧把車票、學生證和零錢放在一起,從小窗口遞給了柳辰。

    眼神和柳辰觸碰的時候,鼓了一下勇氣小聲說:“過年車上人亂,把東西看好了。”

    “嗯~”柳辰悶頭應了一聲,接過東西逃似的離開了窗口。

    走出挺遠了,耳朵里還能聽到那幾個老娘們肆無忌憚的笑聲。

    走進了候車大廳,滿眼全都是人。柳辰運氣不錯,正趕上有趟去通遼的車開始檢票,有座位空了出來。撿了一個空座,趕緊坐了下來。

    從喬大嬸家出來時還不覺得,走到車站才知道,身體真是虛的特別厲害。這一會兒的功夫,后背出的汗都快把衣服給侵透了。閉著眼在椅背上靠了半天,才緩過來一些。

    候車大廳雖然不小,但過年出門走親戚的人太多了,把空間塞的滿滿當當的,有好多人都是直接找了個邊角坐在地上。

    幾個鐵警穿梭在人群里,瞅誰不爽就耷拉著一張黑臉過去檢查。

    普通人乘車去外地的時候,光有國民手賬是不行的,還得有戶籍地警署開出的路條。

    路條上會寫明了你這趟出門目的地是哪里,還有理由是什么。

    大廳里這么多人,幾個警察也懶得逐個檢查,單拎那些看著不順眼,或者長得不像好人的盤問。

    這時候柳辰身上的學生裝又幫了他的大忙,幾次有鐵警從他身邊走過,壓根看都沒看他一眼。

    候車大廳里等了能有快一個點兒,大喇叭終于響起了檢票聲。

    柳辰憑著學生證,享受了優先檢票上車的待遇。在大隊人馬涌上站臺前,就已經進了車廂。

    對著車票找到靠窗的座位,把拎著的點心放到座位上面的行禮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閉著眼睛休息。

    二等車廂雖然不像三等車廂那么臟亂擁擠,但也賣站票。隨著乘客陸續上車,安靜的車廂變得嘈雜了起來,

    柳辰的身邊坐下了一對母子,看倆人的衣著打扮家境應該很殷實。

    小男孩七八歲的模樣正是淘的時候,坐在中間的位置見柳辰閉著眼一動不動,開始的時候只是時不時好奇的看上一眼,見柳辰一直沒什么反應,就用手指偷偷捅了一下柳辰的胳膊。

    他母親看到后,趕緊拽了一把,抬手在小家伙的后腦勺上拍了一巴掌。

    嘴里訓斥道:“別打擾哥哥休息。”

    柳辰感覺有人捅了自己一下,睜開眼的時候,正聽到小家伙挨訓,就對他笑了一下。

    小家伙這下來了精神,指著柳辰胸口別的校徽問:“哥哥,你是鐵路學院的學生嗎?”

    “嗯~”柳辰點了下頭。

    “我爸爸也在鐵路學院,不過我爸爸是教授!”小家伙非常自豪的說。

    “你是學什么專業的啊?”女人開始時沒注意柳辰胸前的校徽,聽了柳辰和兒子的對話,便接話問道。

    “我是學運輸管理和調度的。”柳辰趕緊回答。

    他哪知道鐵路學院都有什么專業啊,完全是按照學生證上的信息答的。

    “哦~盧文生的學生。”女人馬上又接了一句。

    “是!”柳辰趕緊應聲,同時心里緊張的要命。

    他連鐵路學院的大門沖哪面開都不知道,那個盧文生長啥樣,性格怎么樣就更不知道了。

    估摸著再和女人說上兩句,還不得馬上就漏了底。

    心說:“真是倒霉催的,火車上那么多座位,怎么就偏偏趕上個鐵路學院教授的媳婦坐在身邊。”

    女人還想說什么,卻被他兒子一句話打斷:“哥哥,你是生病了嗎?”

    小男孩的一句話算是救了柳辰的老命,趕緊做出一副被提醒了的表情,從兜里掏出鄭敏給他的藥片。同時屁股離開座位,眼睛往車廂兩頭尋么著。

    “怎么了?”女人奇怪的問。

    “哦,忘吃藥啦,這都過點兒了。”柳辰示意了一下手里的藥片,在配上他發白的臉,一看就是個病人。

    “哦,要水送藥是吧?車廂前頭有熱水。”女人抬手指了一下車廂的盡頭,打量了一下柳辰身上問:“你帶水杯了嗎?”

    “忘拿了。”柳辰一副無奈的模樣。

    “到餐車去吧,跟服務員借個水杯。”女人幫著出主意。

    “哦,好的,謝謝您。”柳辰謝了一句,趕緊起身離開座位,作勢往餐車走。

    往前走了一節車廂,徹底離開了女人的視線,柳辰才松了口氣。靠在車廂的連接處,緩了一下。

    剛剛走的太急了,再加上有些緊張,這會兒心跳的砰砰的。

    等心跳平復了一些,柳辰從兜里掏出煙盒,抽出一根劃著火柴點上。眼睛順著車門的玻璃瞅著外面,腦子里琢磨著接下來該怎么辦。

    奉天到本溪,火車的話要跑兩個來小時。柳辰發現出發前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狀態。

    照現在的情況看,就算靠著車廂壁,也夠嗆能站到本溪。可是回去的話,那個女人肯定還得和他說話。

    正兩難的時候,一個帶著圓帽兒的男人湊到了柳辰身邊。

    手里夾了跟煙卷碰了碰柳辰的胳膊,笑呵呵的說:“哎,老弟,借個火兒。”

    柳辰只一掃,就從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賊味兒。

    不過沒表示出來,從兜里掏出火柴,劃燃了一根。

    果然,男人嘴里叼著煙卷湊到火頭上的時候,柳辰隱約覺得有什么東西,伸進了自己的褲兜。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上海时时彩视频直播 wow7.3.2最赚钱的专业 山东时时彩 迅雷牛x千炮捕鱼电玩城 多乐彩 捕鱼来了交易 3d下期出奖号有什么规律可循 广东26选5 那种专业赚钱 昨天福彩快3开奖情况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888金花棋牌官网 贵州11选5中奖规则 利升宝彩票首页 山西快乐十分开妜结果 盛达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