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七章 善心惹來的麻煩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七章 善心惹來的麻煩

    “打眼”是賊行里最常用的手段。

    說白了就是一個人在前面吸引著目標的注意力,另一個人在目標側面或者身后伺機動手。

    柳辰此時遇到的,就是這種手法。

    盡管動手的人手法老道,兩根手指伸進了別人褲兜里的動作異常的輕,不注意根本感覺不到。

    但柳辰畢竟心里有了準備,在對方動手的一瞬間,借著車廂的震蕩,身體微微的晃動了一下。

    幅度不大,但剛好把褲兜里多出來的兩根手指給甩到了外面。

    剛剛點著煙頭兒的男人,余光一直關注著同伙兒的動作。眼瞅著同伙兒失手,不覺得愣了一下。

    偷眼看了一下柳辰的表情,沒發現什么端倪,升起的疑心又降了下去,以為只是個巧合。

    所以,沒打算放過眼前的這只“雛雞”,抽了口煙跟柳辰搭起了話茬。

    “小兄弟是學生?”

    “嗯。”柳辰應聲的同時換了個姿勢,側身靠在了車廂壁上,剛好把揣錢的褲兜壓倒了身體下面。

    “哪個學校的啊?”男人也不著急,站在柳辰對面開嘮。

    “奉天鐵路學院的。”柳辰眼睛看著車窗外面,耐著性子回答。

    “學開火車還是修火車啊?”男人對柳辰愛搭不理的態度毫不在意,樂呵呵的繼續找話頭兒。

    “都學。”

    “你這學上的好,以后到了鐵路上工作,一個月最少五十塊錢,夠養活一大家子人了。”

    “還行吧,不一定能分配到哪塊兒呢。”

    柳辰話音剛落,火車鄰近彎道前開始減速。

    站在柳辰身邊兒,一直伺機下手的那位,借著勁兒撞了柳辰一下。柳辰肋下有槍傷,帶的腰不敢用力。被一撞之下直接打了個趔趄。

    站在他對面的男人眼疾手快,伸手就拉了他一把。

    這一下看似是幫忙,實際上直接把柳辰的身體從車廂壁上扯開。

    一直尋找機會的同伙兒,指頭乘勢就再次探進了柳辰的褲兜。

    要是換個時候,柳辰早就掏槍蹦了眼前這兩個不開眼的毛賊,但現在實在不是張揚的時候,再說他身上別說刀,連匕首都沒有。

    只能在褲兜里的兩根指頭夾住錢之前,一側身,重新靠到了車廂上。

    戴圓帽兒的男人驚了,他沒能從柳辰臉上發現一絲的異樣。但同伙連著兩次失手,這絕對是不正常的。

    心里訝異的同時,忍不住重新打量起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學生。

    柳辰心里明白,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兩個家伙得手,反正兜里就幾十塊錢,沒了也就沒了。

    但是心里的驕傲,讓他實在是不想便宜眼前的兩個毛賊。

    見兩個小子兩次失手后,還是不長眼的圍在自己身邊兒。臉色瞬間就冷了下去。

    嘴里毫無情緒的說:“我兜里的錢,只夠買張回程的車票,你們找別人去吧。”

    “我擦~走眼了啊!”圓帽兒男終于確定之前的兩次不是意外,忍不住怪叫了一聲。

    可下一秒視線就對上了柳辰滿是血腥味兒的目光,頓時就打了個哆嗦。

    在江湖上跑慣了的圓帽兒男,起碼的眼力多少還是有的。

    只短短的跟柳辰對視了一下,心里馬上就明白了,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白面書生,絕對是個見過血的狠人兒。

    趕緊沖一邊兒的同伙打了個眼色,倆人識相的轉身就走。

    柳辰沒再去理會兩個不開眼的毛賊,靠在車廂壁上抽完了煙,感覺腿實在軟的厲害,沒辦法只能往回走。

    心里做好了打算,回去坐下后就拿出一副病懨懨的模樣,閉著眼睡覺,就不信那個女的還能上趕子跟他說話。

    穿過過道里擠著的人群,回到車廂柳辰就發現小男孩和他母親往里竄了個座位,而靠過道的位置上坐了個抱小孩的女人。

    柳辰對抱小孩的女人還有些印象,剛才起身時看到她抱著孩子站在靠近車廂連接處。

    抱小孩的女人也看到了柳辰,一見座位的正主回來了,趕忙起身站了起來。

    結果起來的急了,一下沒抱穩,懷里的孩子險些從包裹的小被子里脫出來。受了驚嚇,小家伙“嗷”的一嗓子開始哭鬧了起來。

    女人沒辦法,只能歉意的看了柳辰一眼,坐下重新用小被裹孩子。

    這種情況柳辰也沒辦法了,善心一起,便說:“你就坐著吧,我沒多遠,一會兒就到了。”

    “哎呀那哪行啊,你這坐兒是花了錢的。”女人手里緊著忙活著孩子,不好意思的開口。

    “沒事兒,我到餐車坐一會兒,一樣的。”柳辰不想再墨跡,轉身就往回走。

    “唉~小兄弟,我補給你錢!”抱小孩的女人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沖著柳辰的背影又喊了一句。

    “不用,沒幾毛錢。”柳辰沒回頭,說了一句后就走出了車廂。

    “哎呀,哪幾毛錢啊,差了一塊多呢。”女人嘴里叨咕了一句,可也心疼錢。反正柳辰也走遠了,便沒再堅持。

    柳辰看了下時間,離到本溪還有一個多小時。

    原本想堅持一下,可兩條腿的肌肉,軟的都開始打抽抽了。只能擠進過道的人群里,往餐車方向走。

    前面車廂里,小圓帽兒剛剛和同伙配合著順了一個錢包。倆人得手后前腳剛離開,后面就有瞅見的人提醒了失主。

    失主是個膀大腰圓的漢子,得了提醒一摸兜發現錢包果然不見了。在好心人的提點下,目光很快鎖定了已經走到車廂盡頭的小圓帽兒。

    炸雷似得喊了一嗓子:“倆癟犢子,給老子站那!”

    倆小偷怎么可能站住,失主不喊不要緊,一喊馬上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邊走邊把錢包里的錢掏出來踹進兜里,剛想把錢包丟掉,就看到了迎面走過來的柳辰。

    倆人常在這趟火車上“做活兒”,行里也能算得上是一號人物。剛才被柳辰一個眼神給嚇住了,一轉過頭不服的勁兒就上來了。

    尋思著老子兩個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號,又不是沒見過血的人,今兒見了鬼了,居然一個小崽子給嚇住了。

    也怪柳辰的面相確實是太顯嫩了一些,平日里胡子拉碴的還不覺得,如今一收拾,再配上身學生裝,乍一看別說二十歲說十八九估摸著也有人能信。

    倆人正心里不服呢,就見到柳辰迎面走了過來,馬上互相打了個眼色。下一刻,錢包就從小圓帽兒那到了同伙的手里。

    兩方擦肩而過的一瞬間,同伙小指挑起了柳辰上衣的衣兜蓋兒,拇指、食指捏著錢包就往衣兜里送。

    倆人雖然沒有語言交流,但已經默契的打算好了。

    得手后,馬上把柳辰推給后面正追來的壯漢,然后把屎盆子往他腦袋上一扣。不管柳辰回頭能不能解釋清楚,他倆都可以趁亂脫身。

    柳辰雖然不清楚前面的吵鬧聲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到倆小毛賊往自己身邊蹭,心里就已經有了戒備。

    小圓帽兒的同伙兒剛一掀開兜蓋兒,還沒來得及把錢包往衣兜里塞呢,手腕子就被牢牢的抓住。

    柳辰手指扣著對方的脈門用力一擰,同伙發出慘叫的同時,拿著錢包的手就被舉了起來。

    “想死我成全你!”柳辰本來就火大,胳膊一用力牽扯到了傷處,疼痛之下頓時就有些炸毛了。

    小圓帽兒見同伙一下被止住,直接傻眼了。還沒來得急有所動作,后面追著的壯漢就趕了上來。

    一把把自己的錢包奪到手里,手指頭一捏就知道里面空了,抬腿照著被柳辰制住的小子就是一腳。

    嘴里大罵著:“嗎拉個巴子的,瞎了你的狗眼,把錢給老子拿回來!”

    說著話一把扒拉開柳辰,上步又去拽小圓帽兒。

    柳辰一點兒準備都沒有的被大力推了一下,腿一軟后背就重重的撞到了旁邊座椅的靠背上。

    火車上座椅都是硬木的,這一撞正好撞到了背上的槍傷。

    一聲痛呼,臉色瞬間變得刷白。

    “瞎啊你!錢包是他偷的,我倆幫你搶回來的!”小圓帽兒躲開了壯漢迎面打來的一拳,抬手指著柳辰想把水攪渾。

    車廂里站著的人遮擋視線,壯漢剛才又只顧著追人,根本分不清柳辰是從哪個方向過來的。

    還當是小偷團伙玩的把戲,一把薅住了小圓帽兒喊了一聲:“別拿老子當棒槌,你們特么的沒一個好貨,都是一伙兒的。”

    說著話,甩手就給了小圓帽兒一個大嘴巴子,接著又是一老拳砸在他臉上。

    小圓帽兒直接被打惱了,心里一發狠就從腰里抽出短匕,回身照著壯漢的胳膊就是一刀。

    刀鋒瞬間刺穿了壯漢的小臂,壯漢慘叫一聲松開了手,抬腿踹向小圓帽兒。結果一腳踹空,刀光閃過小腿上又多了一道口子。

    小圓帽兒的同伙剛剛被壯漢一腳踹到了腰上,趴在地上半天才緩過勁兒來。

    眼見著小圓帽兒動手了,也起了兇性,撩起褲腿從綁在腳踝上的刀鞘里抽出短刀,照著壯漢的后背就砍了下去。

    可胳膊還揮在空中的時候,手腕一下被攥住。還沒反應過來,后腰被重重的頂了一下。人一趔趄,胳膊就被別到了身后,同時匕首也離開了掌握。

    剛想掙扎,脖子一涼,人站在那就不敢動了。

    小圓帽兒正想沖上去,給眼前這個不開眼的傻大個補上兩下,就看到自己同伙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剛剛那個學生,用刀抵住了脖子。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彩票投注站利润 北单上下单双全包 微客学院赚钱骗局 河南22选5 回收啤酒瓶赚钱吗 河北麻将单机版 下载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第1彩票首页 体彩p5 快乐飞艇计划 大话西游仙怎么挂机赚钱吗 原创最早无错36码特围网址 贵州十一选五 怎样写网文的赚钱 国家官方购买彩票的网站 梦幻西游单开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