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章 就是他倆!(是順的,標題打了兩個107章,無法修改)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章 就是他倆!(是順的,標題打了兩個107章,無法修改)

    女人幾句話幫柳辰解了圍,見他有座位了,關心了幾句便帶著兒子回去了。

    柳辰坐的位置自然是有人的,兩伙人動手的時候座位的主人跑開了。想坐回來時,柳辰已經坐在了那里,椅背上還被蹭的全是血。

    柳辰剛才有些彪悍,還是個學生,座位主人站在一邊兒,想出聲兒又張不開嘴。

    壯漢想給點兒錢把人打發了,可一摸兜才想起來,自己哪還有錢啊,直接把車廂另一頭自己的座位讓出去了。

    把人打發走沒,站在柳辰身邊感激的說:“小兄弟剛謝謝你啊!”

    柳辰搖了搖頭沒說話,閉著眼靠在椅背上回氣。

    其實他緩了這一會兒已經好多了,只是瞥見了壯漢看自己時,多少有些探究的意思。

    剛被警察盤問了一通的柳辰,現在正是警惕的時候。

    木幫的人身份都很復雜,眼前這位一看又是個江湖老鳥,他不想被人探了底,以免再生出什么波折。

    壯漢對柳辰好奇只是下意識的,其它心思倒是沒有。他已經猜出來,柳辰身上的傷肯定不是挖個癤腫那么簡單。

    畢竟柳辰雖然長得白白凈凈的,身材可不瘦弱,而且剛還露了身上有功夫。只是挖個癤腫又出了些血的話,不至于虛弱成這個樣子。

    看破但不會說破,畢竟柳辰剛救了他。

    見柳辰一腦門的汗,嘴唇也干的厲害,就拿了自己的杯子接了半杯熱水,放涼了一些讓柳辰喝下去。

    一個來點兒很快過去,火車緩緩減速,乘務員站在車廂口大聲喊著:“前方到站本溪啊,下車的提前把東西收拾好。”

    柳辰聽到喊聲,起身往座位所在的車廂走去,壯漢知道他要在本溪下車,趕緊扶著他往車廂門方向走。

    走到了車廂結合部,見柳辰還要往前走,就問:“兄弟,有行李?”

    “走親戚帶的糕點和果子。”柳辰費力的抬起胳膊,指了一下遠處的行李架。

    (果子不是水果,是桃酥、餅干之類的食物。)

    “你跟這兒等著,我去給你拿。”壯漢說了一聲,快步走進了前面的車廂。小腿上的刀傷,似乎對他的行動沒有絲毫影響。

    東西不值多少錢,但柳辰不能隨便舍了。現在的情況下,他必須要維持好自己的身份,盡量不要暴露出更多的疑點。

    壯漢很快拎著柳辰的東西回來,等火車停下乘務員把車門打開后。受傷的手拎著東西,另一只手扶著柳辰,跟他一起走到了車外。

    “行了,外面有人接我。大哥,你回車里吧。”本溪站火車就停幾分鐘,柳辰說話的同時,伸手去接自己的東西。

    “回啥啊,我也本溪下車。”壯漢樂呵呵的說了一句,扶著柳辰往出站口走。

    兩人走的很慢,一會兒便落到了下車人群的后面。

    站臺上的火車很快拉響了汽笛,同時噴出大量白色的水汽。就在發車前乘務員將要關閉車門的時候,小圓帽兒和他的同伙兒一臉晦氣的從車上下來。

    “麻辣隔壁的,今天算是倒了血霉了!”小圓帽兒腫著腮幫子,下車后吐了口帶血的吐沫,氣呼呼的罵道。

    “猴哥,姓胡的那個王八羔子太特么不是人了,回頭找機會整他一下!”脖子上用布條隨便裹了幾道的黃皮子恨恨的說。

    “閉嘴!”小圓帽兒抬腿踹了黃皮子一腳,眼睛四下掃了掃,壓低了聲音說:“你特么想死別帶上我,傳到姓胡的耳朵里,收拾不死你!”

    黃皮子也意識到失言了,喏喏的說:“我不是生氣嘛!特么的傻子都知道,那么點兒個錢包,能裝下一千多塊錢?好家伙恨不得把老子**都搜一遍,孫子玩應兒。”

    “快閉嘴吧!”小圓帽兒扯了一把黃皮子,快步往出戰口的方向走。

    丟錢的壯漢不愧是個老江湖,言語之間就給倆倒霉催的小偷挖了個坑。

    大過年的送哪門子貨款,他到本溪其實就是應了弟兄的邀,來喝酒的,錢包里就二百來塊錢。

    可胡警長問他的時候他直接說了個一千多塊,臨了又來了一句:“不是什么大錢兒,能不能找著都無所謂。”

    他這兒豪言吹的震天響,胡警長可就當了真了,回到警務室張口就問倆倒霉催的要錢。

    小圓帽兒和黃皮子已經認倒霉了,二話沒有就把掏到的二百多塊錢盡數拿了出來。

    結果,被胡警長和那倆小警察好一頓削。

    最后連衣服、褲子都給扒了,從里到外被搜了個遍。

    確定倆人身上沒有那么多錢后,胡警長有點懷疑那個木幫的小子忽悠他,但更懷疑兩個小毛賊已經尋機會把錢藏了起來。

    又把倆人收拾了一頓,警告他們要是不把錢交出來,以后就別想在火車上混飯吃了。然后,一腳把倆人踢下了火車。

    倆倒霉催的心里這個氣啊,可也沒辦法,只能認栽,尋摸著趕緊到哪兒劃摟點兒錢去。

    結果剛走出火車散出的水汽,就看到了前面走著的柳辰和壯漢。

    “跟著他倆!”小圓帽兒壓慢了步子說道。

    “猴哥,木幫啊!咱惹不起!”黃皮子有點兒慫。

    “那個學生不是木棒的吧!”小圓帽兒瞪了同伙兒一眼,再次看向柳辰的背影時。

    嘴里叨咕著:“咱跟著那個小兔崽子,看看是個什么道行。沒跟腳的話,錢就從他身上找了!”

    “行!”黃皮子在柳辰手里吃了大虧,毫不猶豫的點了頭。

    本溪站跟遼寧站比起來,就是個屁大點兒的小站。壯漢扶著柳辰,沒一會兒就走出了出站口的大鐵門。

    已經快晚上九點了,外面沒什么接站的人,擺小攤的也只剩下零星的幾個。

    柳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遠處一個攤子前吃燜子(一種北方小吃)的寶順和曹蛟。

    倆人也一直梢著出站口,柳辰一露面兒就看到了。寶順剛想站起來,就被曹姣隱晦的拉住,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扶著柳辰的壯漢。

    “認識?”寶順小聲詢問。

    曹蛟微微的搖了搖頭,低聲回到:“不急,看看情況。”

    寶順已經看出來柳辰的狀態不好,不過雖然心急,但經了曹蛟的提醒,摸不準情況下也不敢亂動。

    柳辰同樣不想倆人現在過來,主要是因為曹蛟,他畢竟總在附近的地頭上活動,木幫的人眼界又廣。兩下照面,就存在了風險和隱患。

    所以柳辰出了車站后,便在路邊停下,轉頭對壯漢說:“大哥,我家親戚一會兒就能到,不耽擱你時間了。”

    壯漢原本是想把柳辰送到地頭兒的,感覺到了言語間的疏離就沒再堅持。

    輕輕拍了下柳辰的肩膀,真誠的說:“老弟,今兒你算幫了哥哥的大忙,情分記下了。哥哥我叫王廣源,以后有啥難事兒,就到小南門兒外面的木材場找我。”

    王廣源沒說太多廢話,不過每個字都響當當的,語氣很真摯。

    “行!王哥,我記下了。”柳辰點頭應聲。

    “好兄弟!”王廣源又拍了下柳辰一下,轉身打算離開。

    剛邁出的腿就略微卡頓了一下,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兒。然后,便正常的邁出步子走了。

    只是熟悉他的人如果看到,會發現他的步速比正常的時候要快上了不少。

    王廣源之所以不顧腿上的刀傷快步離開,是因為他轉身的瞬間,看到了出站口大鐵門后面,黃皮子那張賊兮兮的臉快速縮了回去。

    不用想也知道,兩個孫子肯定是懷恨在心,打算盯梢下黑手。

    只是王廣源不知道兩個小毛賊的目標是自己,還是柳辰。

    略一遲疑后,邊走邊用余光注意著出站口大鐵門那面的動靜。

    走出一段距離后,王廣源發現身后沒有動靜,心里便明白,兩個不知死活的是盯上柳辰了。

    江湖經驗異常豐富的王廣源,沒有馬上折返提醒。而是加快了腳下的步子,因為前面不遠就是他這趟的目的地,木幫在本溪的貨站。

    兩個毛賊是敢動刀子的貨色,而且不知道他們下了火車后,會不會糾集上別的同伙兒,王廣源不是二愣子,不會去干那種愣頭沖的傻事兒。

    只要到了貨站,隨便喊上一嗓子,二三十號弟兄瞬間就能湊齊。

    對付幾個毛賊,秒秒鐘就把卵黃給丫打出來!

    柳辰在路邊兒站了一會兒,等王廣源的身影消失后,才一臉虛弱的朝寶順招了招手。

    寶順看到后馬上向柳辰跑了過來,曹蛟坐在那兒沒有動。此時情況還不清楚,他得在一旁策應著。

    “小五爺,你這是咋地啦?”寶順接過柳辰手里拎得東西扶住他的同時小聲問道。

    “沒事兒,車上遇到了兩個小毛賊,不小心抻著口子了。”柳辰沒必要硬撐了,吸著冷氣回答。

    “嗎的,等回頭按著了,捏死倆不開眼的。”寶順滿是火氣的說了一句,扶著柳辰離開。

    剛走兩步,就見到曹蛟沖他隱蔽的打了個手勢,手勢的意思是后面有兩個尾巴。

    寶順沒回頭,扶著柳辰邊走邊說:“后面有人,兩個。”

    柳辰示意寶順換另一面扶他,趁機往身后掃了一眼。冷笑了一聲說:“不用等回頭了,就是他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创富彩票群 850千炮捕鱼技巧 金牛娱乐官网官方网站 安徽快三三同号历史最大遗漏 981捕鱼游戏官网 今日头条不认证怎么赚钱 金牛棋牌官网真人 湖南幸运赛车 奔驰宝马单机免费游戏下载 全民k歌不直播单唱歌赚钱吗 围棋软件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雪缘园比分直 哪国银行业最赚钱 狂野之血哪一关最赚钱 彩票之家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