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功臣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功臣

    韓斌的一句話,差點兒把柳二芒給氣的暈了過去。

    老趙和老孫一聲沒吭,站起來就往外走。

    董賬房還算欣慰,畢竟他一心想維護者韓斌的聲望,不讓韓斌認下,也是他所希望的。

    可欣慰過后,心里隱隱約約的,多少還是有那么點兒不是滋味。

    一場對韓斌來說,可以趁機說服眾人的議事會,最后以柳二芒閉目不語,趙、孫憤然離場而無尾收場。

    韓斌等人都走干凈了之后,又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

    他此時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剛剛說錯話了。讓董賬房替他扛了雷,雖然看起來柳二芒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

    實際上他的表現,讓寨子里所有的老人兒,都失望了。

    “得不償失啊,真是昏了頭了!”韓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大耳刮子。

    這會兒他是真的后悔了,恨自己剛才怎么就只想著少將旅長,卻忘了沒有山寨里一幫子老人兒的支持,他這個所謂的少當家的屁都不是。

    而一個屁都不是的自己,又拿什么和日本人合作。

    “真特么是昏了頭了!”韓斌又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韓頭……”齊海急匆匆的跑進議事廳里,話還沒說出口了,就看到韓斌站那抽自己,頓時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說!”韓斌紅著眼珠子吐出一個字。

    “那個…林掌柜又派人來送信兒了。”齊海趕緊匯報。

    韓斌深吸了一口氣,陰沉著臉問:“說啥啦?”

    “讓您得空的話,去趟八通。”齊海做賊似得,小聲說。

    不用問,韓斌也知道,林掌柜找自己只是個幌子,實際上找他的是林先生。

    而且,要說什么事兒,他也知道。

    上次見面時林先生就說了,第一批物資已經到位了,一溜鞭隨時可以接收。

    這批物資除了糧餉外,還有足足可以裝備二百人的武器彈藥。

    韓斌真的很想馬上就接收過來,但他也清楚,一旦拿了東西,根據約定一溜鞭就得馬上開始收服、整合,周邊各山頭的武裝力量。

    可現在別說開始行動,他連最基礎的說服工作都還沒有完成。

    “麻了葛八子的,他急個屁啊!”韓斌滿是惱火的罵了一句。

    不理會還在那等回話的齊海,轉身出了議事廳,回到了自己屋兒后一頭悶到炕上,心里又是愁又是火。

    腦子里回想了一下剛才議事廳里的情形,本來他都快要說服一幫老家伙了,可關鍵時刻那個姓趙的,還有那個姓孫的冒出來攪局。

    愣是把好好的一場議事會,弄成了討伐會。不但把正事兒給攪合了,還讓他失了人心。

    韓斌腦子里回想著老趙和老孫說話時的嘴臉,又想到了拉篇子的時候,還是他倆,讓董賬房站在戲臺子上下不來。

    還有上次挨柳二芒罵時,還是他倆嘴里損著自己,明里暗里的拔高柳辰……

    心里越想越火,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重重的在炕上擂了一拳。

    嘴里罵著:“兩個老沒**兒的屎橛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冒出來,不特么整死你們,老子就沒好日子過!”

    一句憤怒之下無心冒出來的話,讓韓斌猛然打了個機靈。心跳驟然加速的同時,下意識的轉頭往窗戶的方向看去。

    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韓斌正怕有人聽到呢,就見到窗戶紙上映著一個人影兒。

    冷汗冒出來的同時,脫口呵問:“誰跟外面呢?”

    “韓頭兒,我!”齊海的聲音響起。

    韓斌連驚帶惱的一把推開了窗戶,指著外面站著的齊海就罵:“反了天啦你,老子的墻根兒你也敢聽!”

    其實韓斌下意識冒出的說話聲兒,并沒有多大。中間還隔了一道窗戶,齊海根本什么都沒聽見。

    見到韓斌不知道為啥,一副要殺了自己的模樣,嚇得愣愣的站在那說:“我啥…我,我沒聽墻根啊!”

    韓斌見他的表情不似作偽,暫時壓下了怒氣,陰沉著臉逼問:“那你站我屋外面干啥呢?”

    “我…那啥,林掌柜的人還在山下面等著回消息呢?您,您倒是給回個話啊!”

    “……”韓斌眼睛直愣愣的看著齊海,半天也不言語。

    齊海被看的慌了,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試探著的說:“那我尋個理由,先把人給打發了?”

    “你就說…大柜這幾天身體不康健,我得伺候著,過兩天好些了我再去八通。”韓斌陰沉著臉想了一會兒,才想到了一個可以暫時拖延的理由。

    見齊海要去傳話,又加了一句:“還有,讓來人帶個話,就說我爹當年定下了規矩,不過正月不動刀兵。讓他們稍安勿躁!”

    “記下了。”齊海應承一聲轉身離開。

    在齊海轉身的一瞬間,韓斌看到了一絲含糊的表情。

    他知道這個表情是為什么,議事廳里的動靜鬧得太大,寨子里現在多半兒已經傳開了。

    齊海作為韓斌心腹,肯定明白了大當家的態度,所以離開時臉上才露出了那種表情。

    “不行啊,再這么下去,老子就得成光桿司令了。”韓斌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之前在腦子里一閃而過的想法,自然而然的變得越發的清晰……

    “哎!”韓斌沖著齊海的背影吆喝了一聲。

    “韓頭兒,啥事兒?”齊海停住腳步詢問。

    “你傳完了話兒,過我這兒來一趟。”

    “得咧……”

    齊海的腿腳非常麻利,去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小跑著折返了回來。

    等他進屋后,韓斌站在門口往外瞅了一眼,然后關上了房門。

    先示意齊海坐下,又親手給他倒了一碗水。

    這個動作讓齊海有些受寵若驚,趕忙站了起來。不過他客氣的話還沒等說出口呢,就被韓斌給按到了椅子上。

    “海子,這兩天兒讓你探探寨子里弟兄們的口風,大伙兒都什么態度啊?”韓斌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親和一些。

    齊海表情有點僵,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咱自己的弟兄肯定沒話說。其他人…挺多倒是動心了。

    不過大柜不表態,他們不敢拿主意。”

    這個結果韓斌想到了,拿捏出一副自認為屬于上位者的笑臉,問:“那你呢?你什么想法啊?”

    “我?”齊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肯定愿意啊,能當官兵,誰愿意當土匪啊。”

    “你啊,你可不止當個官兵那么簡單。”韓斌哈哈一笑,指著齊海說:“你把那個‘兵’字兒給去了。”

    盡管知道事兒要是成了,自己肯定能混個一官半職,不過韓斌親口把話說出來,齊海還是一臉的驚喜。

    當然,嘴上還是要客氣的,撓了撓頭說:“韓頭兒你也知道,我這人兒打仗不行,當不了官兒的。”

    “誰說打仗不行就不能當官兒的!”韓斌把臉一沉,佯裝不高興的說:“別忘了,你可是懂技術的。以后咱們要擴軍成旅了,那可是正規軍,下面肯定得有個通信團。”

    韓斌的暗示再明顯不過了,齊海怎么能不明白,心里狂喜的同時,嘴上下意識的說:“我不行,我不行,咱寨子里老人兒那么些個,我能混個連長當當就燒高香了。”

    “屁!你和他們能一樣?”韓斌一瞪眼珠子:“咱的事兒要是成了,你可是第一功臣。

    至于你說的那些個…都多大歲數了。給個副旅長、參謀長、軍需長什么的名頭,讓他們養老就得了,帶兵他們哪有精力啊!”

    “嘿~也是哈。”齊海嘿嘿的笑了起來,不過笑容很快就消了下去。

    遲疑著說:“韓頭兒,大柜他是不是……”

    韓斌就等這句話呢,馬上拿出一副惱火的模樣。

    嘆了口氣說:“本來大柜已經被我和董賬房勸的差不多了,都怪那個姓趙的,還那個姓孫的,一個勁兒的跟那窮攪合!

    先是說事兒不靠譜,被我也董賬房駁的啞口無言了,又開始扯由頭,說我和董賬房沒經大柜允許就跟外人談事兒,壞了規矩!”

    “他們咋……”齊海一聽這話,跟著就上火了,叨咕著:“事兒要是成了,對他們也有好處,為啥瞎搗亂呢!”

    “你說為啥,還不是倆老不死的,一心想扶姓柳的!”韓斌罵了一句,拿起水碗幾口喝干。

    滿是火氣的說:“你信不信,這事兒要是姓柳的私自跟外面人談,兩個老不死的早就遙世界幫著鼓吹了。”

    “可不是!”齊海被激的上頭了,一臉惡相的說:“兩個老不死的就是偏心,還好意思提什么壞了規矩。

    咱寨子,就您是正牌接班兒人,他倆一心捧小五,啊呸,捧那個姓柳的,不是壞規律是啥?”

    “可不就是這話嘛!”韓斌感覺到火號已經到了,臉色一變,陰沉沉的壓下了聲音:“所以啊,不能再留著他們,礙咱們兄弟的事兒啦!”

    “對!”齊海下意識的應了一聲,可轉瞬就聽出話頭兒不對,一臉驚恐的看向韓斌。

    “直說吧,你敢不敢幫我?”韓斌不再遮遮掩掩,眼睛死死的盯著齊海。

    暗害山寨老人兒的這種事兒,齊海別說敢,連想都不敢想過。可看到韓斌瞅著自己的眼神兒,他知道自己要是縮了,恐怕下一秒就會被滅口。

    直到這時他才終于明白了,韓斌剛剛說的那句“第一功臣”,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緊接著他又想到了韓斌開出的條件,團長啊!當年柳二芒也才混了個營長的職位。

    在韓斌的壓力,還有官位的誘惑下,齊海的呼吸越來越粗重、畏畏縮縮的眼神兒,也一點一點兒的冒出了狠氣。

    終于,吐出了一個字——敢!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20选5 快乐十分技巧及规律 爱彩彩票群 新加坡线上娱乐网址是多少 广东好彩1计划软件 中国竞彩混合过关 奇迹娱乐网址 华东15选5 炸金花在哪玩 jdb财神捕鱼技术图解 大富豪棋牌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福建快三 赛车pk10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安徽麻将怎么算点数 学什么艺术品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