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 殺心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 殺心

    戲臺子下面一片寂靜。

    眼瞅著韓斌跟包括大柜在內,所有老人兒硬頂了起來,沒人敢在這時候吭聲表態。

    韓斌心里暗暗著急,硬撐了一會兒,還是等不到回應,開始向跟著自己的那一小撮人連連打眼色。

    他知道,一幫子老家伙的積威太重,這時候必須要有人冒出來起頭,不然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出聲的勇氣。

    一個小子被韓斌瞪了好幾眼,終于繃不住勁了,咬了咬牙,心想這時候自己要是力挺韓頭兒,事成了肯定能有豐厚的匯報,死就死了!

    提足了一口氣正想開口,就聽到身后的方向忽然冒出一句:“我不同意!”

    聲音很熟悉,響起的那一刻,臺子下面所有人幾乎同時回頭看去。

    臺子上的韓斌,視線第一時間就鎖定了,出現在人群后面的柳。臉上狠辣的神色剛一浮現,表情就完全僵住。兩只眼睛的瞳孔,幾乎縮成了針鼻大小。

    因為在柳辰的身后,是被二林子和寶順架著的,全身瑟瑟發抖的齊海。

    柳辰幾人其實已經回來一會兒了,埡口沒見到守山的人,以為寨子出什么事兒了,讓他們大為緊張。

    寶順偷偷摸進老營打探了一圈兒,回來說所有人都在營里,院子里停了五輛大車。還有,韓斌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和寨子里的老人兒們頂了起來。

    柳辰一聽老趙和老孫兩個都好好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兒。

    幾個人臨近老營的時候,正趕上韓斌站在戲臺子上封官許愿。大伙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愣是沒人看到柳辰幾個回來。

    柳辰正摸不準現在到底是個什么情形呢,便沒露頭。跟二林子和寶順一起按著齊海,進了平時大伙兒吃飯的棚子。

    一邊耐著性子聽臺子上面的韓斌忽悠眾人,一邊從他的言語中,判斷事情的始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小辰啊,你這是……剛回來?”韓斌臉色極度的不自然,雖然是對著柳辰說話,但視線卻越過他的肩頭,盯著后面的齊海。

    “是啊,剛回來。”柳辰壓著火氣點了下頭。

    沒再看韓斌,對著還在錯愕的柳二芒齜牙笑了一下:“二叔,我不在你是不是凈偷著喝酒啦?”

    “兔崽子,老子喝酒還用得著偷!”柳二芒嘴上罵著人,臉上的表情卻照之前生動了不少。

    把柳辰從上到下的端詳了一遍,眼瞅著他全須全尾的才真正松了口氣,惱怒的說:“一聲不吭就跑了,回頭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嘿嘿~”柳辰沒心沒肺的呵呵笑了一聲,又看向老趙:“趙叔讓煤煙給熏了?”

    “臭小子,撅腚等著挨揍吧你!”老趙沒好氣的瞪了柳辰一眼。

    “那您可得先把身子養好了。”柳辰一臉的嬉笑,又轉頭看向老孫。

    帶著點兒戲虐的問:“孫叔,聽說數您老最出息,昨晚掉糞坑里去啦?”

    “噗~”

    盡管所有人都看出來,眼下的氣氛很不對勁兒,但柳辰一句話出口,還是有不少人憋不住笑出了聲。

    “滾犢子!”老孫好面兒,正不愿意人提那茬呢,本來就氣的不行的老臉,頓時黑的更厲害了。

    瞅了瞅被寶順和二林子夾著的齊海,心里隱約有了一絲猜測。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問道:“那個,是咋回事兒?”

    沒到下午,風還沒起來。齊海在那站了這一會兒,身上的惡臭沒被吹的全世界都能聞著。但還是有不少人,已經注意到了他后背和屁股上沾著的東西。

    “讓他自己說吧。”柳辰回身看了眼齊海,臉上的表情冷了下來。

    齊海偷眼看了一下戲臺子上面,本想著求救,卻見到韓斌僵硬的站在那的,臉上的驚懼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

    “說!”

    下一秒,二林子的槍口,就抵在了齊海的太陽穴上。

    韓斌從剛剛見到齊海被拎回來,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漏了。哪敢讓齊海開口。

    眼見著他嘴唇動了動,要開口說話,趕緊大喝了一聲:“辰弟,先別扯那些個沒用的,你剛剛不是……”

    “給老子閉嘴!”柳二芒鋒利的眼神,直接打斷了韓斌后面的話。

    “韓斌,別急,咱一件事兒一件事兒的來。”柳辰直呼了韓斌的名字,臉上的殺機完全不做掩飾。

    韓斌心里猛突了一下,張嘴還想說話,卻見到二林子上一秒還指著齊海的槍口,眨眼間就已經對向了自己。

    手下意識的往腰間摸去,指尖還沒等碰到槍柄,就不敢再動了。

    因為二林子雖然面無表情,但眼神已經變得極度危險。韓斌相信,只要自己敢掏出槍,子彈就一定會打到他身上。

    這還不算什么,最讓韓斌恐懼的是,他的身份無論怎么說,都要比二林子高出一格。可二林子現在明晃晃的用槍指著他,在場的所有人,居然沒有一個發聲的。

    “二林子,你想造反啊!”韓斌聲色俱厲的說出了,老孫剛剛才質問過他的話。

    “到底哪個想造反,咱一會兒再說。”柳辰的語氣滿是淡漠。

    伸手把齊海低著的頭硬拽了起來:“來,解釋解釋吧?”

    “啊,啊?我…我……”齊海想說,可又不敢說。

    因為他的側身,感受到了類似火烤著一般的刺痛。他知道,刺痛來自于韓斌看著他的,刀子一樣的目光。

    寶順見齊海磨磨唧唧的不開口,抬腿就是一腳。

    薅著他的脖領子,又把人拽回來,一臉惡相的說:“你特么拖延也沒用。說!你身上沾著的東西是怎么回事兒?還有趙叔為啥中的煤煙!”

    原本大伙兒心里還只是懷疑,寶順的話一出,不需要齊海開口,懷疑就已經變成了肯定。

    老孫幾步走到齊海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一把把人翻過來。這下齊海后背衣服上帶血的槍眼兒,還有一嘎達一片的屎尿,瞬間暴露在了一幫老人兒的視線里。

    “驢造的玩應兒!老子就昨晚說瞅背影怎么有點兒眼熟,原來是你個二五眼!”老孫一腳踹在了齊海的腿彎上,把人踹跪在地上后,伸手搶下了二林子手里的槍。

    “老孫叔,我錯啦,我再也不敢啦!”齊海眼見著老孫搶了槍,嚇的跪在地上堆成了一團。

    韓斌眼見著老孫用槍口指向了齊海的腦袋,心里狂喊著:“打死他!打死……”

    “啪~”

    子彈打槍口中呼嘯而出,轉瞬間鉆進了齊海膝蓋邊兒的泥土里。

    “你別攔著!”老孫一槍打偏,用力的一甩胳膊,想甩開柳辰壓著他腕子的手。

    “孫叔,先讓他把話說明白!”柳辰勸道。

    老孫這才稍微冷靜了一些,紅著眼睛看著齊海:“說,把話說明白嘍。敢瞞著一個字,老子讓你求死不能!”

    “老孫叔,我錯啦,我再也不敢啦!”齊海跪在地上全身顫抖,低著頭口中不停的嗚咽著。

    這時候老趙有些晃悠的也走了過來,瞅著齊海說:“你告訴我,昨晚我中了煤煙,到底是咋回事兒?”

    “老趙叔,我錯啦,我真錯啦!”齊海畏縮的看了老趙一眼,嘴里翻來覆去的就那一句車轱轆話。

    “說!”二林子聽不下去了,單手拎起齊海,一巴掌就甩到了他臉上。

    二林子是什么手勁,一巴掌直接就把齊海給抽懵了,半邊臉氣吹的一般腫了起來。

    眼見著二林子又揚起了巴掌,齊海用力縮著脖子躲閃,嘴里拼命的喊:“別打,別打,我說!”

    二林子胳膊用力,把齊海灌到了地上,緊接著用腳踩住了他左腿的腳踝。

    雖然沒再逼迫,但意思是人都懂。

    齊海感覺著腳踝上越來越重的壓力,知道自己再敢磨嘰一句,左腿就算廢了。

    一邊兒哭一邊斷斷續續的說:“我,我…我昨晚把您糊炕沿的紙給扣裂啦,還……還把你屋煙囪給堵了。”

    老趙聞言氣的哆嗦了半天才緩過來一些,咬著牙問:“齊海,我趙開山到底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兒,讓你下這種暗手?”

    “我……我,啊~”齊海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剛結巴了兩聲,腳踝就是一陣劇痛,兩只手扳住二林子的腳嚎著:“別踩,別踩啦……”

    二林子不但我收勁兒,腳下反而又加了一分力量。齊海慘呼聲硬生生的拔高了一節,眼淚鼻涕流了一臉,受不住的喊:“我說,我說還不行嘛!”

    “說,你今兒好好給我說說,我們兩個老家伙到底是刨了你家祖墳啦,還是弄你娘了,讓你恨成這樣?”老孫扶著幾乎已經站不住了的老趙,憤怒中透著傷心的問道。

    韓斌兩只耳朵嗡嗡作響,他心里非常明白,老孫的話雖然是對著齊海說的,但實際上是在質問他。

    他非常確定,在場的所有人能能猜到,齊海根本就沒有理由暗害兩個老人兒。

    他這么做,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受了自己的指使。

    韓斌赤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堆在地上,爛泥一般哭嚎的齊海。右手不知不覺的已經摸向了腰間。

    當掌心傳來熟悉的冰冷時,心中已經做了決斷。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天津时时彩 浙江快乐12 网上赚钱最多转多少 pdd好赚钱 福建36选7 微信做单靠什么赚钱 国足球竞彩胜平负 网上最火的棋牌娱乐 买胜平负是什么意思 qq游戏有三张牌吗 体育比分app 丰合棋牌app下载 视频点赞多为什么能赚钱 街机金蟾捕鱼ios版修改器 怎么能微商赚钱 辽宁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