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五章 韓斌的野望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五章 韓斌的野望

    十五個人推動五輛大車,肯定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上坡且不說,從山寨出來后的一溜大下坡,幾乎耗盡了韓斌一幫人所有的力氣。

    好容易堅持著到了山腳下,趕緊找石頭卡住了車轱轆坐下回氣。

    一陣喘息聲過后,一個小子抹了把腦門上的汗水,有些心虛的問韓斌:“韓頭兒,這大晚上的,咱往哪兒去啊!”

    馬上有人附和:“就是!韓頭兒,咱待一晚上,明個一大早再走多好啊!”

    有個會溜須的知道表現的時候到了,瞅了眼韓斌的那張大黑臉。

    趕緊接過話頭兒:“行啦,你們得搞清楚嘍。咱以后和山上那幫沒出息的,就是兩路人了,還住什么住!”

    “那也不差這一晚上啊,他們還能趕咱?”

    “趕咱?憑啥趕咱?要走也應該是他們走!”

    “就是,要我說……”

    “行了!”韓斌吼了一嗓子。

    鎮住了幾個不滿的小子后,正色說:“我帶大伙兒連夜離開,是有事兒要辦。”

    “啥事兒啊?”眾人一聽,頓時來了精神。

    根據以往的經驗,韓斌口中的“辦事兒”基本就等同于發財。他這么一說,一幫小子還以為韓斌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要帶著大伙兒干上一票呢。

    看著急吼吼的十幾張臉,韓斌反倒不急了。找了塊干凈地方走下后,示意大伙兒圍攏過來。

    醞釀了下情緒,才開口:“既然大伙兒信得起我韓某人,愿意跟我走。那么現在在場的每一位弟兄,今后就是我韓斌的親兄弟。”

    所有人都知道韓斌的話還沒講完,沒人出聲打斷認真的聽著。

    “既然是親兄弟,我有什么話也就不瞞著大家了。”韓斌環視了一圈后,語氣低沉了些:“跟大伙兒說實話,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不妙!”

    “啊?”

    “日本人反悔啦?”

    “韓頭兒,你這話是啥意思啊?”一幫小子頓時就有些慌了。

    韓斌抬手壓了壓,等大家安靜了下來才繼續說:“都別急,事兒也不像你們想的那么壞。

    跟大伙兒這么說吧,日本人確實是看上了咱們一溜鞭,想以咱們為基礎,拉起一支隊伍來。

    不過話也說了,他們看上的是咱一溜鞭六七十號弟兄,可現在呢,連我算在一起,咱才十五個人頭兒。”

    “韓頭兒,你的意識是,日本人會嫌棄咱人少,看不上咱?”馬上有腦子快的聽明白了韓斌的意思。

    “對!”韓斌痛快的點頭。

    “那咋整啊?”一幫小子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傻了。

    他們之所以鐵了心的跟著韓斌出來,不就是為了能混個好前程嘛。現在一聽日本人怕是會不待見自己,那還前程個屁啊。

    韓斌已經料到了大伙兒會有這個反應,并不意外。

    毫不在意的繼續說:“所以啊,我才帶著大伙兒連夜下山。”

    “那是為啥啊?”一個小子忍不住發問,不過語氣已經不像剛才那么驚慌了。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大伙兒雖然鬧不明白韓斌想干啥,不過瞅著他胸有成竹的樣子,心里多少能踏實一些。

    “為啥?咱們連夜籠絡人手去。爭取在日本人知道信兒之前,召集個一二百人。到那時候,他們還能看輕了咱?”

    “可是…咱大晚上的上哪兒尋么人去啊?”有個小子納悶的問。

    慣會溜須的那小子一瞪眼珠子:“都別插嘴,聽韓頭兒說。韓頭兒既然帶咱們連夜下山,肯定已經是有打算的!”

    韓斌滿意的點了點頭,拿足了架勢緩緩開口詢問:“大伙兒都知道六鼎山吧?”

    慣會溜須的小子馬上搭茬:“知道啊,于老三的地頭兒。不過…他們不是都被日本人給滅了嘛!”

    “你們啊,不怪柳辰……”韓斌不小心提到了柳辰,心里一陣別扭。

    趕緊換了個說法:“不怪人家說你們,整天不是喝酒就是逛窯子,一點兒正經精神都不長!”

    瞅著一幫小子慚愧的低下頭,韓斌才繼續說:“我剛過完年下山時得了確切的消息,現在六鼎山被一伙兒偷跑出來的西北軍給占了。”

    “西北軍?耍大刀片子的那幫人?”有個小子帶著懼色的問。

    也不怪他害怕,長城抗戰那會兒國軍仗雖然打的水到姥姥家了,但也有那么幾支表現搶眼的隊伍。

    其中,就有西北二十九軍宋元哲手下的大刀隊。

    雖然大伙兒沒見到大刀隊到底長啥樣兒,但喜風口那場仗可是打的扎扎實實,聽說他們連日本人的坦克都給活捉了。

    有那場仗打底兒,現在人們一提起西北軍,腦子里馬上就會浮現出背著大刀片子的彪悍軍人形象。

    “拉倒吧,什么大刀隊。他們那是窮,沒錢打刺刀,就拿鐵片子刀湊數。而且啊,能跑出來當逃兵的,也不是啥真有卵子的貨。”韓斌見大伙兒面帶懼色,趕緊不屑的損了一句。

    見一幫小子表情放松了些,這才繼續說:“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們也就一個班十來個人,最多不超過二十個人。

    而且既然是偷跑出來的,身上就算有家伙,估摸著也沒幾發子彈。”

    說著話韓斌拍了拍身邊的大車,豪氣的說:“咱們趁著半夜,直接把機槍架在他們老窩門口。告訴他們,要么投降,要么都去死,你們猜猜結果會是啥樣?”

    “那他們鐵定當場就得慫啊!就像韓頭兒說的,真要有卵子的貨,還能當了逃兵!”慣會拍怕屁的小子馬上跟了一句。

    “就是這話!”韓斌滿意的一拍大腿,對拍馬屁那小子越發的滿意了。

    以前他有什么事兒都是讓齊海傳話,一直沒發現跟著自己混的人里,還有這么個機靈貨。

    拍馬屁那小子感覺到韓斌看他的眼神兒里滿是欣賞,抓緊機會表現:“韓頭兒,既然咱知道他們是一幫沒卵子的貨。收他們有啥用,有事兒也不敢指望啊!”

    韓斌哈哈一笑:“咱知道他們是個啥貨色,可日本人不知道啊。

    他們的關東局在西北軍手上吃過那么大的虧,現在見咱們連西北軍都能收服,只會高看咱!”

    “啊,對!是這么回事!”

    “要不怎么說韓頭兒怎么能當將軍呢,就是有腦子!”一幫小子瞬間領會了意思,馬屁聲隨即響起。

    韓斌得意的跟著樂了一陣,然后信心滿滿的說:“咱們先收了那伙兒西北軍,轉過頭再去百鹿山。

    金雁鏢死了以后,剩下的人又拉起了旗子,聲勢雖然遠不如以前了,但也有個二三十口子。

    把這兩伙人收到旗下,就能有個五六十號人,憑著咱這五大車軍火,隨便再掃幾個山頭,拉起一支一二百人的隊伍不在話下。

    到那時候,日本人還能小看了咱?”

    “那肯定不能啊!”這回都不用拍馬屁那家伙開口了,一幫小子早就忘了之前的惶恐,興奮的直嚷嚷。

    “哈哈~”韓斌也被自己描繪出的場面感染了,滿面紅光的說:“計劃就是這樣,你們現在每人都是班長,回頭咱收了西北軍那幾個貨,讓他們給你們當班副。

    咱掃上幾個山頭,你們每人混上十來個手下,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一個班也就滿員了。

    有了這些人打底兒,再加上日本人給的源源不斷的錢糧軍火。咱們兄弟,我看半年的時間都用不了,就能把整個冀東橫掃了它!”

    “對,橫掃了它!到時候韓頭兒當旅長,咱們都當團長!”馬屁精一句話喊完才反應過來,什么旅能有十四個團啊,趕緊改口:“咱們都當營長。”

    有個小子接過話頭:“屁,你愿意當營長你當,老子肯定要當團長!”

    “嘿,是當團長、還是當營長,那可就要看你們的本事嘍。”韓斌見軍心高漲,趁熱打鐵的說:“先把話跟你們說明白了啊。

    我對你們可都是一視同仁,你們全都是班長起步,以后你們收多少人,就當多大的官,都聽懂沒?”

    “聽懂啦!”十四個人齊聲應和,還真喊出了幾分氣勢。驚起了林中,大片夜宿的鳥兒。

    “聽懂了就行。”韓斌氣勢十足的站起身,吆喝了一聲:“咱先把這五大車軍火推到老溝兒的廢窯廠。然后帶上家伙輕裝上陣,連夜先端了六鼎山!”

    “端了六鼎山!”

    一幫小子紛紛起身,大聲應和的同時撤掉了攔車轱轆的石頭三人一輛推動大車,直奔老溝方向。

    一幫人光顧著興奮了,誰也沒留意到他們離開后不久,之前休息處不遠的林子里,現出了三個人影。

    “小五爺,弄不弄?”寶順的聲音響起。

    “廢話!”二林子哼了一聲,把從槍庫里摸出來的捷克式(捷克式輕機槍)扛在了肩上。

    二林子有點兒眼氣,不過想打那玩應兒,不但需要技術,還需要好體力才行,他自問拿上了也是浪費子彈。

    所以,他趁著大伙兒都在院里開會的時候,從槍庫里摸出了一支花機關。

    “走,咱趕到他們頭里去!”柳辰說了一句的同時,人已經鉆進了林子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新疆喜乐彩开奖 休闲食品加盟店最赚钱 捕鱼达人3d怎么买弹头 兼职 专门拉人赚钱 开汽车修理赚钱吗 球探体育即时比分 腾讯新闻赚钱微信提现 体彩p3 广西快3开奖遗漏统计表 海岛奇兵公司怎么赚钱 山东11选5 3d电影主题酒店赚钱吗 建一个游泳馆赚钱吗 球探网球比分直播 福彩3d开奖 开培训学校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