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了也好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了也好

    “啪!”柳辰甩手給了韓斌一個大嘴巴子。

    韓斌趔趄了一下,再次站直的時候,腦門已經被寶順和二林子用槍口抵住,

    “來啦,打死老子啊!”韓斌張狂的大喊。

    抬手指了指寶順和二林子,對柳辰說:“就說你這兩條狗,你以為他們憑啥總跟在你腳邊兒?

    寶順沾了毛兒比猴都精,他要不是看出來大柜的位置早晚是你的,能特么的一天到晚的舔著你?

    連二林子這個沒腦子的憨貨,都能瞅出來,草!”

    “我去你嗎的!”寶順火了,抬起槍托子就要往韓斌的腦袋上砸。

    “停手!”柳辰喊住了寶順,看著韓斌說:“讓他說,你覺得還有誰對不起你,今天晚上都說出來!”

    “讓我說是吧?”韓斌指著柳辰:“滿山寨最他么不是東西的就是你!”

    “我?我也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柳辰嘴里反問著,心里終于看清了韓斌。

    他以前只是覺得韓斌私心重,腦子里總想著和自己搶風頭。現在才知道,他居然偏激到這種程度,居然覺得全世界好像都欠著他的。

    柳辰在這一刻覺得十分的慶幸,慶幸今晚下的決心。如果一時心軟放韓斌帶著人離開,恐怕他得勢的那天,就是一溜鞭所有人的災難日。

    韓斌幾乎已經陷入了瘋魔狀態,完全沒有看到柳辰的眼底,已經冰寒到了極點。

    指著柳辰的鼻子喊:“你個小白臉最特么不是東西,打小你就不服我,還一肚子壞水。

    我爹還在世的時候,你嘴那個甜啊,一口一個韓大爺的叫著,瞅著我也是一口一個哥。

    你特么上學那會兒,讓幾個小崽子給欺負了,被人打的滿臉是青。嘴上說著沒臉回家,特么的一個勁兒的在老子面前晃悠。

    最后咋地?忽悠著老子去給你找場子,下手重了,回家讓我爹這頓揍啊。可你怎么樣?

    在學校里威風壞了吧?

    你小五爺的名號哪來的?是老子特么挨頓胖揍,給你打回來的!”

    “你說的對,這事兒我認!”柳辰點了下頭,鼻子有些發酸。小時候他和韓斌差不多一起長大,關系也真的很好。

    “后來呢?”韓斌噴著吐沫喊:“你特么上了高中,所有人都把你當成了文狀元,把你牛的啊,看都懶得看我們這幫大老粗了,有沒有這事?”

    “……”柳辰看著韓斌,默默的點了點頭。

    其實不是他看不上,是上了高中后,和韓斌那幫一起長大的孩子,能聊到一起的東西越來越少。再加上住校,接觸的機會就更少了。

    韓斌見柳辰點頭,得意的哈哈笑了兩聲,指著柳辰繼續說:“這還不算,后來你上了軍校,這家伙可徹底牛起來啦。

    放假的時候一回營里,好家伙,所有人都捧著你。你是不是那時候就覺得,俺們這幫子大老粗,以后就得靠著你活著啦?”

    “我從來沒想過……”柳辰冷冷的說。

    “那是你看不上!”韓斌根本沒耐性聽柳辰把話說完。

    指著柳辰的鼻子大喊:“你特么那時候是啥?是東北講武堂的高材生!畢業了想去哪兒不行,你能看得上一溜鞭兒這點兒家業?”

    見柳辰閉口不語,韓斌抬手指著老白山的方向:“咱剛到老白山那會兒,你瞅瞅給你得瑟的,一天到晚領著人遙世界亂竄,還特么畫地圖、做行動計劃,還特么定規矩。

    給你威風的啊,滿寨子一百多號人,全都圍著你一個人轉。你咋不想想,你特么的算哪根蔥,你把老子往哪兒擺?老子才是少當家的。

    你把風頭都出完了,老子呢?”

    “你特么還有臉說!”寶順聽不下去了,開口道:“剛插旗那會兒,你一天到晚吵吵著打這個打那個的,還帶著人差點兒和駐軍起了沖突。

    要不是小五爺趕去的及時,舍了兩根金條給那個團長了事兒,咱們恐怕都被人家給滅啦!”

    “扯!咱那會兒有一百多號弟兄,兵強馬壯,會怕他個蝦兵蟹將的鄉勇團?”

    韓斌跳著腳的大罵:“你們特么的就是不愿意讓我出風頭,你們那時候就一心想著壓制我,就特么的想著奪權,奪我爹留給我的基業!

    行!你們贏了!

    老子一個人兒爭不過你們,老子走行不?

    老子走都不行,你們太特么損了。明面上答應讓老子走,背地里卻在這兒出陰招兒。

    好!行!你們老柳家的人,就這么對我們老韓家!”

    “我讓你走,你走吧!”柳辰深呼吸了一下,壓下了殺心。

    韓斌先是提起了小時候的事兒,最后又提起了老柳家和老韓家,到底是讓柳辰今天晚上第二次心軟了。

    然而,韓斌卻并不領情。

    嗤笑了一聲,回手指了指不遠處倒伏著的,十四具熱氣都還沒有散盡的尸首。

    問道:“你讓我走,你特么的把老子的羽翼都拔干凈了,然后讓老子走?

    老子是不是還特么的要感謝你?

    你個小白臉,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想看老子笑話,一并著還能裝了好人是吧?

    你想得美!”

    韓斌最后一句話喊出口的同時,揮拳便朝著柳辰就輪了過去。

    柳辰后撤半步,同時上身微微后仰,避過了韓斌的拳頭。

    嘴里警告他:“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要么走,要么今天晚上就留在這里吧!”

    “老子不用你裝好人!”韓斌徹底瘋魔了,一拳打空后合身撞向柳辰。

    柳辰再次閃身,順勢一帶,韓斌直接成了滾地葫蘆。順著緩坡一溜滾出了三米多才勉強止住。

    全身熱血沸騰,加上有棉襖護著,韓斌雖然看著摔的很慘,卻并沒有受什么傷。

    翻身爬起來后,狼一樣的看著柳辰,嘴里發出了一陣獰笑。點了點頭說:“好樣的,你個小白臉是真漲本事了。”

    說著話,韓斌脫下了身上的棉襖,又勒緊了腰帶。立在那里大喊:“今晚老子要跟你放血對兒,拼了這條命,讓你們老柳家斷子絕孫!”

    一句話喊出口,腰間的匕首已經握在了手中,尖刃直指柳辰。

    “放血對兒”是綠林中一種不死不休的比斗。柳辰雖說可以不接受,但氣勢上無疑就落了下風。

    一旦傳出去,也會被道上的人輕視。

    但此時并沒有外人在場,只要弄死了韓斌,他的話就和根本沒有說出來過一樣。

    寶順眼睛瞅著韓斌,手里花機關的槍口,已經無聲的瞄了過去。

    剛想摟火,就聽到二林子的聲音響起:“小五爺身上有傷,我來!”

    寶順默默放低了槍口的同時,就聽到韓斌張口大罵:“你特么算個屁,一條狗裝什么忠心護主,給老子滾一邊兒去。

    姓柳的,你敢還是不敢!”

    “我成全你!”柳辰被刀尖指著,心中戰意升騰。出聲的同時,已經脫掉了身上的棉襖。

    寶順大驚,趕忙伸手攔道:“小五爺,一槍解決的事兒,犯不著……”

    “我還他當年幫我打架的人情!”柳辰聲音堅決,撥開了寶順攔著的手。

    抽出腰間的匕首,反握刀柄鋒刃朝外,向前走了一步,直面韓斌。

    “算你還有一分良心!”韓斌大叫了一聲,疾跑兩步手里的刀刃直刺柳辰胸口。

    “鐺”的一聲輕響,柳辰格開鋒刃反手撩向韓斌的咽喉。

    韓斌閃開,揮手再刺……

    柳辰在講武堂時跟德國體術教官學過匕首攻防,逃出奉天后雖然動手的機會不多,但也用命搏殺過幾次,一招一式有攻有守。

    韓斌則是野路子,出手狠辣刁鉆,完全是以傷換命、以命換命的打法。

    兩個人你來我往,轉眼之間就是十幾個回合過去。

    韓斌大腿上挨了一下狠的,上身也被劃出了兩道血槽子。

    柳辰也不好過,左手小臂被扎穿,后背從左肩到右側腰間,被斜著撩出了一條大口子。

    韓斌從最開始就拿出搏命的架勢,一心想捅死柳辰。

    柳辰開始時還下意識的留手,左臂被扎個對穿后,殺心開始變得堅決。

    手里的鋒刃,也盡往要命的地方招呼。

    以命相搏的兩個人誰都沒有注意,柳二芒和幾個老人兒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圈兒外。

    看到十四具被子彈撕的稀碎的尸首,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了一絲不忍。再看向半坡上正在玩命的兩個人,更是心急如焚。

    雖然著急,但沒人敢輕易出聲。

    兩人不是在比斗拳腳,而是已經拼了命了。這時候任何一個稍微走神,下一秒恐怕就會被利刃穿身。

    寶順見到幾個老人兒的表情,肯定要向著柳辰說話。

    走到柳二芒身邊,小聲說:“大柜,小五爺放韓斌走,可他非要放血對兒。”

    “那些個…是怎么回事兒?”柳二芒伸手指向地上倒伏著的十幾具尸首。

    “我和二林子動的手!”寶順想都沒想,就把事情攬到了自己和二林子身上。

    “為啥?”柳二芒問話的時候,臉上怒氣騰騰。

    “他們要投日本人!”二林子站在一邊冷冷的開口。

    “不管他們要投誰,怎么說也是自己家的弟兄!”柳二芒腦門上的青筋爆了起來。

    “從他們離開老白山的那一刻,就已經不是了!”寶順梗著脖子回答。

    “死了也好!省的污了咱一溜鞭的名號!”老孫站在一邊兒悶聲吐出一句。<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德州扑克赢现金皇冠 老快3 苹果赚钱谷歌良心 后三单式稳赚大底 nba即时比分 彩票2元网首页 雪缘园资料库 广东麻将平台 手游单角色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 哪些是正规的棋牌游戏大厅 买泰国佛牌赚钱吗 苏州哪个地方送外卖赚钱 做那些小型工厂赚钱吗 合买彩票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