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章 老姜還是辛辣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章 老姜還是辛辣

    與柳辰計劃的差不多,一行是三個人用了三天時間順利的回到了新民。

    稍微出了點兒岔子的地方是,柳辰他們在凌源扒的運煤車,是給途經站點補充儲備煤的車輛。

    一站一停耽擱功夫不說,在距離新民還有三十多公里的時候,又拐上了一條支線。

    沒辦法,柳辰一幫只能尋了個火車減速的機會跳車,然后一路翻山,在鄰近半夜的時候,終于見到了新民縣城。

    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計劃,大伙兒不進縣城,直接散去分頭行動。

    這次回來的十個人,都是幾個老人兒仔細斟酌后才選出來的。一個個不止能打敢拼、年輕力壯。同時口條也利索,能說明白話。

    每個人分頭行動后,不止要回自己家瞅瞅,還得按分配的范圍,把一溜鞭所有弟兄的家都走一趟。

    先統計明白了有多少人愿意跟著走,柳辰才好計劃著怎樣帶著大伙兒回到關里。

    該提醒的和該囑咐的,路上都已經說過多次了。柳辰站那瞅著十個人的的背影消失。

    轉頭對二林子和寶順說:“得,你倆也回去看一眼吧,回頭到我六叔爺家集合。”

    “我家也沒個親戚,有啥好回的。等天亮了我陪你一起進縣城,找家跌打館處理下傷吧。”寶順沒動地方。

    “不用,你家里要沒啥事兒,就陪著二林子跑一趟。他嘴笨,自己回去半天兒也說不明白話。”柳辰說。

    “我也不回去了。”二林子悶聲說:“家里該倒霉的都已經倒霉了。剩下的瞅著活的都挺好,估計沒人兒愿意跟咱走。”

    二林子說的其實沒錯,一溜鞭留在新民左近的親眷們,除了真活不下去的,誰愿意離開故土啊。

    鄉下人從來不說什么“樹挪死,人挪活”的話,大伙一直信奉的是,貨離鄉貴,人離鄉賤!

    更遑論是從東北,遷到完全陌生的蜀中。

    另外還有一處無奈的地方,柳辰這趟說是回來接人,但每個人都清楚,那些已經被抓到礦上去做工的人,根本沒法找回來了。

    不說遠處,單論奉天周邊就有多少煤礦、鐵礦、金礦。還有其它一些,大伙兒也說不清楚的礦山、礦點兒。

    就憑柳辰手里這十來個人,要一處處的去摸,再把人都給弄出來,恐怕一年都別想成事兒。

    所以說,這趟回來,柳二芒雖然沒有明說,但實際上還是以弄死黃耀祖為主。連帶著盡可能的干掉,他手下的那幫安國軍。

    做好這兩點,就算為一溜鞭遭難的親眷報仇,還有立威。

    這話說出來可能有點丟人,但在現今的情況下,也確實是一溜鞭能做到的極限了。

    “那該問也得問問,他們不愿意走是他們的事兒。你不問,過后肯定遭埋怨。”柳辰勸了一句。

    “就是,小五爺說的對。不是我說你,這人情往來的事兒你確實欠缺。還是回去瞅瞅吧。”寶順也跟著勸。

    二林子站那想了想,最后點了下頭。

    他到不在乎什么人情往來。主要是想著不管怎么說,自己爹娘離世,是各家一起幫著安葬的。小蓮被抓走前,一個姑娘家如果沒有大伙兒幫襯著,也很難活著。

    就沖這兩點,他二林子就欠著大家的。所以,就算沒人愿意跟著走,他也得回去挨家道謝一番。

    跟人打交道,確實不是二林子擅長的領域。寶順又確認了下柳辰一個人沒問題后,決定陪著他一起回去。

    離縣城里的跌打館開門還有很長時間呢,柳辰沒動地方。站那看著二林子和寶順往金家店兒的方向走去。

    空氣中隱約響起二林子的聲音:“你去年的份子錢都帶著呢吧?”

    “帶著呢,你要用啊?”

    “回頭都給我,他們要是不愿意跟著走的話,我給每家留點兒。”

    “行,應該的!怎么地也得表示一下。”

    “過后我還你。”

    “還啥啊……這錢,就當是我娶小蓮兒的聘禮啦。”

    “……滾!”

    “說定了啊,你不要都不行……大舅哥!”

    “滾,滾……揍你啊!”

    “哈哈~大舅哥……”

    ————

    寶順和二林子走了,柳辰找了處苞米桿子垛瞇到了天亮。進了鎮子,找了家醫館把身上的傷重新包扎了一下。

    幾處皮外傷問題都不大,只是小臂上的貫穿傷,稍微嚴重一些。幸虧不是熱天,不然路上折騰了三天感染都有可能。

    醫館的老郎中人不錯,給柳辰清理了傷處,又上了金瘡藥重新裹上。

    柳辰的面相比較有欺騙性,怎么看都不像是個好勇斗狠的貨。

    開始時郎中嘴里還一直叨咕著,年輕人要制怒,不要輕易和人動手之類的話。

    等處理背上的傷口時,郎中一下看到了他身上大大小小不少的舊傷,甚至還有槍子兒打出來的印子,一下就閉上了嘴。

    郎中人不錯,可也不傻。明白這年頭一身傷,還帶槍眼的,那能是好相予的角色?

    能把醫館開穩當的人,嘴大多都比較嚴,柳辰也不擔心。

    等傷口處理好了,留下一塊大洋就離開了。

    在鎮子里轉了一圈,買了些吃食才回了韓家堡。

    不出所料,六叔爺不管怎么勸,都不愿意跟柳辰走,硬要守著祖墳。

    柳辰只能耐著性子勸他:“叔爺,我們這回回來肯定得干掉黃家的那個小崽子。不但把人干掉,還會留下咱一溜鞭兒的名號震懾著。

    您想啊,一溜鞭的名號曝出來了,別人家都還差一些,咱老柳家肯定得被日本人和黑皮子盯上。您要不跟我們走,鐵定得被牽連。”

    “傻小子。”六叔爺用滿是老繭的手,拍了拍柳辰的肩膀。

    對他說:“你啊,還是經歷的少,賬兒不是那么算的。”

    “那怎么說啊?”柳辰不明所以。

    “這事兒啊,二芒子決定的對,是得好好震懾一下。不過你擔心有人找后賬就是多想嘍。”六叔爺沖著柳辰呵呵一笑。

    也不著急解釋,先給大鍋填了柴火,又去把酒燙上。

    吊足了柳辰的胃口,才開口說:“這事兒啊,首先你們要做的利索,一定得把它黃家給滅干凈嘍。

    只要你們活兒做的沒問題,那就沒了苦主。沒了苦主,不管是日本人,還是那幫黑皮子,誰閑的沒事兒硬出頭啊。”

    老爺子簡單的兩句話,讓柳辰茅塞頓開,一下子就想透了關節。

    六叔爺見他懂了,滿意的點了點頭,嘴里叨咕著:“明白了吧?嘿,日本人看重他黃家,黑皮子也愿意給他家溜腿兒,那時因為他黃家有用。

    人特么都死絕了,還有個屁用啊。

    另說了,傻子都能猜出來,你們動手以后肯定跑嘍,誰會下死力氣找后賬啊。

    就算盡人事找來了,就我一個瘸了腿的孤老頭子,他們能咋樣?拉我去游街啊,還是把我關笆籬子里頭?”

    柳辰真是不得不說聲佩服,老爺子兒不愧是人老成精。就算早就金盆洗手了,見識也還在那呢。

    “放心啦?放心就進屋上炕。”六叔爺指了指里屋:“先瞇一覺,晌午時好好陪我喝點兒。”

    “得嘞,那您就再堅持兩年,等我們在蜀中立穩了腳兒,再回來接您。”柳辰痛快的點頭,進屋上炕。

    八兩地瓜燒下肚,又守著熱炕頭,踏踏實實的歇了兩天。柳辰身上的幾道口子結痂,人也徹底緩了過來。

    第三天一大早,寶順和二林子回來了。

    不出所料,二林子家的親戚們,沒人愿意放棄家當,跑去遙遠的蜀中去過活。

    不過,二林子給每家都留下了些錢,幾家親戚抹不開臉面,硬是留他和寶順住了兩天才放倆人走。

    三人重新聚頭,悶在屋子里商量起后面的事兒該怎么進行。

    柳辰原本還有些擔心散出去的人手漏了行蹤,或者招惹上是非。事實上能被選出來的小子,一個個的都非常有分寸。

    半下午開始陸續出現,一直到掌燈十分,十個人一個不少全都回來報道了。

    不過,帶回來的情況,卻有些超出柳辰的預期。

    放不下兒子的爹娘,惦念著丈夫的媳婦,還有覺得家里不好活,要投奔兄弟另闖生計的本家弟兄。

    十個人走訪了兩天,攏共有三十來號人,已經決定了要跟著走。另外有十幾個還在斟酌著,沒有最后下決心。

    三四十號人這個數量,就已經夠讓人撓頭了。一想到里面有不少是上了歲數的爹娘,還有帶著孩子的婦人。

    柳辰的腦袋,不由得嗡嗡直響。

    “這么多人啊,咋整?”寶順也長長眼了。

    柳辰坐那想了一會兒,吩咐道:“你們幾個今晚好好休息下,明天去把余下的人都確定清楚。另外挨家通知到,無論走還是不走的,誰都不準提前透漏風聲。

    都是本家親戚,哪個出去亂說了,最后坑的可都是自己家里的人。

    特別是準備走的,別瞎和人告別。話兒傳出去,坑了自己那是活該。連帶著坑了別人,以后還做不做人了!”

    十來個小子一齊點頭,他們都分得清輕重。現在所有村鎮都是聯保制,莫名丟了人口,保長那是要跟著但責任的。

    所以,事情一旦提前透了消息,肯定得生出波折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澳洲幸运5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开果 钱柜彩票首页 排列三跟号计划 正彩彩票安卓 英冠雪缘园 梦幻单号挂机赚钱吗 篮彩 汽车已经成为赚钱工具 山东11选5 去深圳做什么赚钱快 金博棋牌最新版下载苹果 微博有哪些赚钱的方式 辽宁快乐12选5助手下载 美人捕鱼网页游戏 鼎汇娱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