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九章 銜尾而擊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九章 銜尾而擊

    敏黑牙說不明白話,蹲在一邊兒的小子幫著他開口:“幫狗日子在山頂有埋伏,二當家的受傷啦!”

    其實不用解釋,安子雖然鬧不明白為什么兩方人馬會調換位置,但也看明白了情況。

    瞅著山頂方向的火力也不算密集,扯開脖子上的盤扣,叨咕道:“我擦,還神了他們。”

    緊接著聲音一揚,扯著嗓子喊::“弟兄們,上面兒沒幾個人兒,跟老子沖上去,干掉他們!”

    安子一聲吆喝之下,加入了生力軍的山林隊,頓時起了膽子。一個個的紛紛從地上爬起來,邁步就往山頂方向沖去。

    “啪~啪~啪~”

    拽光交錯之間,沖鋒當中的山林隊連著倒了好幾個人。

    安子還沒反應過來呢,腰間一震,人就被一股大力推著撲到了地上。

    “啊~”雖然短刀和牛皮刀鞘趕巧擋住了子彈,可造成的痛感可絲毫不輕。

    安子慘叫著回頭看去,只見黑暗中不斷有槍火閃動著。

    激射拽光雖然不算密集,但正在往山頂沖鋒的嘍啰悶,眨眼的功夫就倒下了十多個。

    “我嚓,山下有埋伏!”

    也不知道哪個小子喊了一嗓子,沖鋒中的山林隊嘍啰們,下意識的全都趴到了地上,一時間顧頭顧不上腚的亂做一團。

    山頂方向的寶順長長的松了口氣,剛剛山林隊向上沖的時候,他都有心喊人后退了。

    好在木幫的弟兄雖然槍打的不行,又缺少組織紀律性,卻不缺血性。大多數見到下面的人在向上沖,不但不慌反而一個個的抽出了腰間的短刀、短斧。

    對射時槍子兒滿天飛的,大伙兒慌的不行,可輪到白刃戰,木幫的人還真不怕誰。憋著勁兒的等對方到了近處,好發揮己方的長處。

    “都給我穩住了,趴地上打,打兩槍就換地方。”寶順趁著換彈夾的功夫,大聲吆喝著。

    被壓在山腰處的山林隊,因為又添了一批人,密度一下變大了起來。

    再加上腹背受敵,很難找到兩全的掩體,亂糟糟的多半都暴露在射界當中,正是大量消滅的好時候。

    山腳方向的刀片兒,眼睛已經不夠用了。這面剛瞅見六十米開外,一貓著腰亂竄的小子跌到地上,耳邊就聽到身邊二林子拉栓的聲音。

    還沒看出來他瞄哪兒呢,就又是一聲槍火閃動。來回轉了幾次腦袋,也就眨巴眼兒的功夫,二林子槍膛里的子彈就已經打光了。

    眼瞅著二林子摸出一個彈橋押進槍里,刀片兒趕緊在前方尋么著一個點兒背的身影,指著喊:“打那個,打那個!”

    “啪~”

    水連珠擊發聲響起的同時,被指著的小子倒了。

    “中啦!”刀片兒興奮的喊了一聲。

    然后瞪圓了眼睛,在前面的黑暗中快速搜尋著,可算在一塊兒石頭后面,又瞅著了個人影。還沒等指出來呢,就聽到手林子手里的槍又是一響。

    一道筆直的拽光射出,石頭那貓著的人影兒就倒地上了。

    “那還有……”刀片兒好容易又找到一個,可話還沒喊完呢,被盯上的人就倒了。

    而這次,二林子的槍并沒有響。

    與此同時刀片兒留意到,山坡的右面炒豆子般的槍聲大作。

    隱隱約約的能瞅到幾個人影,正借著地勢,快速向半坡處的山林隊壓了過去。

    “壓上去,把他們往西面趕!”

    柳辰的聲音剛一響起,樹后跪姿射擊的二林子馬上動作了起來,伏腰低姿向前突進。在他身側,一溜鞭的幾個兄弟也用相同的姿勢開始前壓。

    刀片兒蹲那愣了能有兩秒,拔腿開始追二林子。

    結果剛跑出幾步,耳邊就響起了柳辰的聲音:“想死啊,腰彎下去!”

    刀片一聽這話,馬上知道是說自己呢,趕緊學著前面人的樣子,弓腰曲腿向向坡方向跑去。

    山頂的寶順也發現了東側壓上來的人影,從戰術動作上看知道肯定不是木幫的人,但從數量上看又不是一溜鞭的弟兄。

    反應了一下才琢磨過來,之前開打的時候,紅黨游擊隊那二十多號人,只放了幾槍就沒影兒了,敢情是悄咪咪的摸到了側面打埋伏。

    看著他們把山林隊往西面壓,寶順知道,一定是柳辰和他們溝通過了。當下不再遲疑,站起身喊道:“弟兄們,沖!”

    木幫的人早就憋足了勁兒,聽到招呼一個遲疑的都沒有,拎著家伙就往山下沖去……

    “撤!撤!快撤!”

    安子一看頂不住了,扯嗓子大喊的同時,扶起敏黑牙就往老窩的方向逃命。

    圍三闕一,是柳辰之前就制定好的戰術。

    怕一幫傻狍子受驚后逃命瞎跑,回頭不好抓,所以故意留出通往山林隊老窩的西面。

    這樣一來夾擊時消滅一部分,追擊時再消滅一部分,等他們逃回老窩的時候,估摸著一半兒人數都剩不下。

    最后用優勢兵力合圍一個四下漏風的破廟,根本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全殲了他們。

    計劃的挺好,可壓根沒想到,人數多又占著地利的山頂方向差點沒頂住,更別說分出人手兼顧東側山坡了。

    還好及時和游擊隊進行了溝通,才補上了口袋陣。

    進入逃跑狀態的山林隊,終于露出了蝦兵蟹將的本質。根本沒有組織什么斷后,哪個綴在后面擋子彈,全憑借個人腿腳的快慢。

    腿腳慢的和受傷跑不快的,一看逃不掉,有的被激起了兇性掉頭反擊,有的向兩面逃去,想擺脫追兵。

    可在一溜鞭和游擊隊的扇形追擊下,不管是想抵抗的,還是想跑的,全都子彈過肉,倒在了地上。

    有僥幸挨了槍子兒沒死的,也很快被趕到近處的木幫幫眾刀斧加身,可以說死的更慘。

    “唔!唔~”被安子拖著跑的敏黑牙,意識到了這么跑下去肯定全得玩兒完,嘴里嗚嗚著想讓所有人分開跑。

    可安子卻誤會了他的意思,抓緊了敏黑牙的胳膊。

    邊跑邊喊:“大當家的咱們勢弱,扛不住啊!等回到寨子,借著地利再跟幫狗日的拼啦!”

    “拼額氣呀(拼個屁啊),好啊(跑啊),嗯嗯好啊(分頭跑啊)!”敏黑牙絕望的喊著,想甩開安子自己跑,可手腕卻被倒霉催的抓的死死的,掙都掙不開。

    安子肯定不能松手啊,他還指望著現在好好表現,等渡過眼下的劫難,二當家的但凡能念上一點兒情誼,就一定會提拔他。

    三柜不敢想,提拔個炮頭兒總不過分吧?

    他哪知道,敏黑牙要不是把槍給丟了,早就一槍打爆了他的腦袋……

    兩個山頭的距離不算遠,但今晚對山林隊還活著的人來說,卻是極其漫長的。

    翻過第一個山頭的時候,還有二十來個能跑的。等翻過第二個山頭的時候,也就剩下十來個人了。

    眼瞅著破廟就在前面,僅剩下的幾個人,吃奶得勁兒都使出來了,撒丫子就是一頓狂撩,玩了命的沖進了廟里。

    柳辰原本還打算圍住了,利用槍法的準度進一步削弱山林隊,再沖廟殲滅。

    現在一看,還圍個屁啊,扯著嗓子喊了一句:“寶順、二林子抹后!其他人,給我沖!”

    柳辰喊的也是多余,木幫的人早就殺紅眼了。就算現在柳辰喊的是包圍,他們也多半不會聽。咬著山林隊的尾巴,直接就沖進了破廟。

    破廟中槍聲,刀斧破空聲,和著慘叫聲響成幾兩個一溜鞭的弟兄,一左一右向破廟兩側包去。

    柳辰見到董承也帶人往廟后面繞,便放下心來。翻過塌了大半兒的院墻,進到了里面。

    “狗日的,你不能耐嗎?再能耐一個給老子瞅瞅!”王廣源一只眼睛腫的厲害,可絲毫不影響此刻得意的心情。

    薅著敏黑牙的脖領子,張狂的質問著。

    “就是,給你們嘚瑟的,就這倆半人,還特么敢收老子的保護費,瞎了你們的狗眼!”呂強子也跟著牛皮哄哄的幫腔兒。

    眼睛狠厲的在山林隊活著的幾個小子臉上掃過,幾個命大的倒霉蛋,紛紛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

    木幫其它人也張狂的厲害,把幾個俘虜團團圍住,叫罵聲四起,場面好不熱鬧。

    站在外圈的柳辰看的一陣撓頭,心里忍不住埋怨王廣源得意忘形。

    這時候應該趕緊滅了活口,然后收攏傷員全身而退,哪來那么多廢話啊!

    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跟紅黨交集到一起了嗎?

    幾個游擊隊員在木幫人得意的時候,把破廟里里外外的搜尋了一圈。

    相互之間一陣搖頭后,董承跑到曹蛟身邊,低聲說:“老曹,沒找到彈藥。”

    曹蛟今晚來的目的就是彈藥,一聽沒找到就有些上火了,擠到敏黑牙身邊,黑著臉問:“說!彈藥藏在哪兒了?”

    敏黑牙倒驢不倒架,撇了眼曹蛟,歪頭吐出一口血吐沫,硬是不吭聲。

    王廣源對曹蛟沒什么好印象,冷哼了一聲扭頭走到了一邊兒。

    敏黑牙斜眼瞅了瞅倆人,同樣冷哼一聲:“唔想嗷啊(沒想到啊),一聞唔汪黑紅剛……(你們木幫是紅黨)!”

    “滾你嗎的,瞎了你的狗眼,老子能跟他們混一塊兒!”王廣源張嘴就罵了一句。

    這句話一出口,廟里木幫和游擊隊的人,瞬間全都變了臉色。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快速赛车 脉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卖什么小吃容易赚钱 北京赛车怎么玩赚钱技巧 亲朋游戏中心官网充值 单双中特连中十几期期 社区开便利店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 500万彩票一分快3 怎样用美乐家会员赚钱 内蒙古快3 海南飞鱼游戏历史开奖 彩票网码怎么赚钱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棒球比分大小怎么算 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