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忙的忙,閑的閑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忙的忙,閑的閑

    茶樓中熙攘依舊,老爺子自顧自的用瓜子逗弄著小鳥,樂此不疲。

    后到的漢子,則要了壺茶,瞅著外面的人流,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

    半晌后,空氣中突兀的響起一句不大的聲音“有什么看法。”

    “挺有意思的小家伙。”老爺子捏著瓜子,像是在品評籠中的小鳥。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借他的口傳話,會不會風險太高了?”漢子出聲時,眼睛始終看著窗外,嘴唇絲毫不動。

    “爺爺、爺爺~”籠中的鳥兒清脆的連著叫了兩聲,逗的老爺子哈哈大笑。對剛剛入耳的問句,恍若未覺。

    漢子只是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并沒有打算真的得到什么回答。

    按下臉上的焦躁,把手指探進籠子里,勾了勾里面鳥兒尾巴上的羽毛。

    鳥兒飛快的轉身,叨了一口騷擾自己的手指。然后跳到了另一側的籠壁上。

    “我們家小翠喜歡他,說明是個善良人兒,不用擔心。”老爺子面露得意的說了一句。

    對著籠子里的鳥挑了下眉毛,學著鳥兒尖細的聲音問它“是不是啊,小翠兒?”

    男人好懸沒把口中的茶噴出去,一臉無奈的瞅著老爺子。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不妥,再次把視線移向窗外。

    “不信?”老爺子有對男人挑了下眉毛。

    樂呵呵的,略帶了些挑釁的說“不信你再把手指頭伸籠子里試試!”

    “嗯,你家鳥兒都成精了,知道我是壞蛋。”男人有些賭氣,放棄了腹語,直接開口說道。

    “不是壞蛋,是你身上有殺氣。”老爺子點出了關鍵,帶著些規勸的說“哪有你這樣的,托人帶消息,人家幫著帶了,你還想殺人家。”

    “他要是個聰明的,事情辦完了,就不應該再回來。”男人極度不滿的說。

    “呵,人家憑啥不能回來?你家的地盤兒啊?”老頭兒輕輕的哼了一聲。

    “這…這涉及到安全,你怎么跟逗悶子似得呢?”男人皺起了眉頭。

    “人家既然選了他傳信,就自然是有底氣的,你跟著操哪門子閑心。安不安全的,你比人家還了解?”老爺子臉上依然掛著笑,但聲音已經嚴厲了起來。

    等了幾秒,不見對面的男人回話,緩了些語氣勸道“我們才剛剛接手工作,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熟悉和融入環境。

    記住了,我們是配合人家的工作,沒人讓你主導,也沒人讓你提意見。真要出了漏子……用命去堵!”

    “明白~”男人不著痕跡的點了下頭,喝干了殘茶,招呼小二結賬。

    ————

    馮大姐扮成村婦迷路了一般,滿是迷茫、不安的在老城區胡亂的穿行了一陣。

    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書局門前。

    興許是覺得書局老板比較面善,抿了抿發干的嘴唇,鼓起勇氣說“大兄弟,能給俺口水喝嗎?”

    “有啥不行的,進來吧。”書局老板果然是個很和善的人。

    馮大姐顯得有些緊張,試探著走到了書局門前,左右看了看,才邁步走了進去。

    “大妹子,你先坐會兒,店里全是書不能生火,爐子在后院,我去給你倒水啊。”老板可能是見馮大姐有些害怕,邊往后院走,邊大聲解釋了一句。

    “沒那么多講究,您給碗涼水就行……”

    過了一會兒,書局老板手里拎了個白瓷水壺,從后院回到了前面。往店外瞄了一眼后,快步走進了店里間壁出來的小屋。

    “什么情況?”書局老板進屋后,詢問正在燒信紙的馮大姐。

    “剛得到情報,珠河那面出事了。”馮大姐一臉的焦急。

    不等老板開口詢問,便主動說“近期參與會盟的土匪武裝中,有日本特務,司令部位置現在已經暴露。

    相信用不了多久,哈爾濱方面的日寇,就會有所行動。”

    “什么?”書局老板大驚,險些把手里的水壺扔到地上。

    紅黨北滿珠河游擊隊,響應省委提出的三項條件,成立了東北反日聯合軍總司令部。向周邊所有符合條件的抗日武裝,發出了聯合抵抗日寇的邀請。

    沒想到倡議才剛剛開始推動,就被日本特務給滲透了。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以后,書局老板疑惑的問“北滿那面的消息,怎么咱們這面先得到的消息?”

    “這些不重要,情報來源非常可信。”馮大姐擺了下手,面色嚴肅的說“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情報通報給北滿的同志。

    稍有延遲,恐怕就來不及了。”

    “應該的,應該的……”書局老板不安的踱了兩圈,嘴里念叨著“山高水遠的,走陸路傳消息過去,肯定來不及。不行的話……動用電臺吧!”

    “我同意!”馮大姐非常干脆的點頭。

    通過電臺傳訊,無疑是最為便捷的方式。但同時,也意味著巨大的風險。

    日本特務機關,滿鐵特務機關,甚至滿洲國情報部門,都有專業的電訊甄稽科。他們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不分晝夜的,監控著空氣中看不見的電波。

    所以不經登記,或者有可疑痕跡的目標,都會被揀選標記出來,再交由專門的小組分析破譯。

    電臺和精通報務的技術人員,對于紅黨來說無疑是珍貴的。而每次發報、收報的行為,理論上都會增加被敵人偵知鎖定的風險。

    所以,除非緊急情況,或者有非常重要的情報需要傳送,才會小心,再小心的動用一次。

    ————

    木幫貨場這面,一頓酒喝到了太陽西斜。

    柳辰被王廣源和盧森合伙兒強灌了幾杯,摻了高度白酒的鹿血,人喝的已經有些迷糊了。

    柳辰對這種狀況心有余悸,當年上學的時候,情報課教官經常利用不同的場合灌學員酒,把人灌迷糊了之后,就開始要么動情,要么海派的套話。

    柳辰就被套過兩回,根本不等酒勁兒過去,就被涼水,或是鞭子強制醒酒。

    然后被教官爆訓,同時還有慘無人道的體罰。

    以至于柳辰這么多年里,每次喝酒喝到迷糊的時候,后背總是沒來由的一陣陣發涼,人也瞬間警醒了起來。

    當然,王廣源和盧森灌他,肯定不是想著套什么情報。他們自己也喝的五迷三道的,嘴里沒了把門的,什么話都往外冒。

    柳辰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裝作不勝酒力,歪頭倒到了王廣源的床上。借著迷糊勁兒,閉上眼就睡了過去。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天黑,房間里呼嚕聲此起彼伏,盧森一條腿搭在了柳辰的肚子上,打著呼嚕,哈喇子淌出去老長。

    王廣源斜著躺在長椅上,小呼嚕婉轉悠揚,動不動的還斷上那么幾秒鐘。讓人非常擔心,他一不小心再把自己給憋死了。

    可能是喝鹿血喝的,柳辰覺得身上有些燥熱。把盧森的腿搬到一邊兒,輕手輕腳的起身,到外面的院子里透透氣。

    門房那面今晚是小圓帽守夜,聽到院子里有動靜,便推門出來。

    看清是柳辰在院子里溜達,站那想了想,畏懼中帶著點兒巴結的湊了過來。

    陪著小心的說“伍爺,您這是…睡醒啦?”

    “嗯~”柳辰點了下頭,見小圓帽一臉的謹慎,便開玩笑的說“你們二當家的腳太臭,可熏死我了。”

    小圓帽配合的笑了兩聲,表情一點點的鄭重了起來。

    沖著柳辰行了個禮,很有誠意的說“伍爺,我和黃皮子都得感謝您。要是沒有您的提點,根本過不上現在的消停日子。”

    “哦?看來你們哥倆在木幫過的還算不錯。”柳辰笑著問。

    “何止不錯啊!”小圓帽的表情生動了起來,滿足的說“不用一天到晚自己刨事兒,也不用受那些黑皮子的盤剝。每個月定點兒有月錢,干好了二當家的還有賞,舒心的很!”

    “我還以為你倆,根本看不上那點兒月錢呢。”柳辰有些意外。

    在他印象里,有自己活動地盤兒的賊偷兒,每個月都賺的不少。更別說小圓帽和黃皮子,還守著讓絕大部分小偷兒都眼紅的火車線。

    木幫的月錢,對他們來說,應該跟仨瓜倆棗差不多。

    “嗨…”見柳辰不端什么架子,小圓帽逐漸放松了下來,解釋說“您別看我們哥倆跟火車上不少弄。

    可每個月得往黑皮子那交一份孝敬,上面還有大哥抽水。防著同行冒酸水使壞,時不時得請飯什么的。

    最后能落自己兜里的,根本就沒幾個子兒了。”

    柳辰想起了一句老話,只見賊吃肉,不見賊挨打。看來這世道,哪個行當過的都不容易……

    倆人正有一句每一句的閑聊呢,大門外面響起了叫門的聲音。

    小圓帽愣了一下,剛想邁步,柳辰就先他往門口走去。

    “伍爺,我來,我來!”小圓帽哪能讓柳辰動手開門啊,趕忙急火火的跟了上去。

    柳辰沒理會他,直接走到了大門旁邊,拉開小窗往外看去。

    緊接著就喊了一聲“寶順?你怎么又回來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四肖三期必開王中王开奖结果 可以利用业余时间赚钱的 街机金蟾捕鱼兑换码 快乐扑克3对子遗漏 刮刮乐 青海11选5软件 3d试机号和开机号列表 怎样发放视频赚钱 老k棋牌作弊器是真的吗 淘宝卖纸箱赚钱吗 天津时时彩重复开奖 南通金游世界手机版下载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城中村租房太赚钱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96期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