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國之威震關東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三章 給我兄弟帶個話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三章 給我兄弟帶個話

    二當家的堅持住啊,馬上到地兒……”背著王廣源的漢子話還沒等喊完,就一個踉蹌撲到了地上。

    跑在后面的兩個人一個重新抱起王廣源,一個扶起背上中槍的弟兄繼續跑路。

    逃亡的隊伍中不斷有人倒下,通往萬佛寺的石板路出現在眼前時,原本小五十人的木幫炮手隊,已經只剩下十幾個人,而且大半都帶著傷。

    “川子,你帶二當家的先跑,俺們引著后面的人!”

    “俺到了萬佛寺咋整啊?”

    “槽,愛咋整咋整,你自己看著辦。”

    “俺不知道啊!”

    “你個完犢子玩應兒,別特么磨嘰啦,趕緊跑!”

    “那俺走啦!”

    “走!”

    眼瞅著川子抱著王廣源跑上了石板路,拿主意的漢子大喊道:“弟兄們,再跑下去咱都得死在道兒上,跟狗日的拼啦!”

    “拼啦!”

    到萬佛寺要沿著蜿蜒曲折的石板路,跑很久才能到。炮手隊余下的人都看明白了,按照現在這個死法,不等跑到廟門前,大伙兒就得全死絕光了。

    所以稍微被鼓動了一句,就全都被激起了兇性。依靠著山腳,各自尋找掩體,擋住了追兵的腳步。

    兩面的對射才剛剛打了兩輪,大伙兒就聽到了身后一陣槍響。

    還沒鬧清楚是什么情況,就見到川子晃悠悠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了視線里。

    “你咋又回來啦?”

    “后面…后面被兜……”川子一句話沒說利索,人就撲倒了地上。

    懷里抱著的王廣源脫手而出,沿著石板路連著翻滾,一氣滾出了七八米才止住。

    剛剛在曬木場時,兩方的距離很近。王廣源喊的那嗓子聲音又大,全都被對方聽在了耳朵里。

    對方既然敢發動偷襲,對周圍地形肯定做過功課,當即分出了一隊腿腳利索的,繞道去抄炮手隊的后路。

    但他們畢竟道兒不熟,緊趕慢趕的一直追到了通往萬佛寺的石板,才將將穿插了到位。氣還沒喘勻實呢,就碰上了抱著王廣源爬山的川子……

    摔成滾地葫蘆的王廣源,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正四下打量著身在何處時,被炮手隊的人連拖帶拽的弄進了一處洼地。

    “咋停下來啦?趕緊奔萬佛寺跑!”王廣源認出所在的位置。

    “二當家的,前面路被堵啦!”一個漢子朝石板路的方向摟了一槍后,縮回腦袋回話。

    “咱還剩多少弟兄啦?”王廣源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咬著舌尖才沒有再次暈過去。

    “散開了,大概十幾個吧!”漢子回話的時候再次探出頭射擊,還沒等摟火脖子上就飚出了一蓬熱血,噴的王廣源滿身滿臉。

    “特娘的,還有多少喘氣兒的?”

    “二當家的你沒事兒吧?”

    “二當家的我還活著呢。”

    “我也……”

    六七個回應聲陸續響起,王廣源等了兩秒,再沒等到別的聲音,心中一陣刺痛。

    強忍著鼻腔里泛起的酸意,大吼道:“就特娘的剩你們幾個啦?”

    “拴柱在我身邊,傷了說不了話!”

    “大狗子也還喘氣兒呢!”

    “豁牙子擱我……”

    得知還有不少傷號,王廣源的心里稍微好受些,但與眼下的情勢無補。

    如今被人前后夾擊,僅剩下的幾個人,被壓在山腳的一小片兒地方動彈不得,王廣源已經徹底沒了主意。

    最要命的是,前后兩面圍著的敵人原本摸不準情況,不敢亂沖。可炮手隊的一通喊,直接露光了底細。

    暗處馬上響起了一個喊聲:“對面兒沒幾個活的啦,弟兄們沖上去,干死他們!”

    “沖,沖!干死他們!”石板路方向馬上想起呼應聲。

    王廣源因為失血過多,眼花的厲害,前后看了看,感覺到處都是沖上來的人影兒,耳邊槍響成了一片,嗡嗡的根本分不出遠近。

    心知憑著自己這面的幾個人,根本扛不住對方的沖擊。咬著牙大喊:“都給我散開了跑!能走一個算一個!”

    一句話喊完,面色掙扎了一下。

    深吸了口氣,再次喊道:“哪個要是活了,記得給我兄弟帶話,就說老子遭了內鬼的算計,給我報仇~”

    王廣源沒說是哪個兄弟,但活著的幾個都知道,不算木幫內部的話,只有兩個。

    一個是大財主盧森,另一個自然就是新認識不算太久的小五爺柳辰。

    都是見慣了生死的漢子,知道不是瞎矯情的時候,紛紛起身,準備奔著不同方向突圍。

    “都給我趴住了別動!”混亂的槍聲中,一個透著熟悉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又是一個聲音:“別亂!找好掩體,就地防御!”

    “弟兄們挺住嘍,援兵來啦!”王廣源鼻子里的酸氣瞬間爆開,兩只眼睛一片模糊。

    他聽出來了,喊話的是柳辰和寶順。

    炮手隊剩下的人面露喜色的同時,也終于發現了,怪不得耳朵里槍聲響的這么激烈,感情是柳辰他們在捅敵人的屁股。

    “頂住,頂住!先把姓王的了結了!”之前吆喝的人沖鋒的聲音再次響起。

    被捅屁股的二三十號人,再沒有軍事常識,也知道被前后夾擊是大大的不利,紛紛向王廣源所在的方向沖去。

    打算干掉王廣源一幫后,剛好可以和石板路上的同伙匯合。

    “噠噠噠~”

    伴隨著花機關特有的連擊聲,四道細密拽光織成的金屬風暴,瞬間刮起。

    灼熱的槍口急速傾瀉之下,前方二三十道黑影瞬間倒下去一半兒,余下的一頭扎到地上,死死的趴住了完全不敢露頭。

    自出現開始,便一直殺意凜然并極有章法的追兵,終于亂了。趁著花機關換彈夾的功夫,根本不用人招呼,或爬或跑的四散而逃。

    山腳處林木稀疏,把后背暴露給對手,無疑是找死的行為。

    之前偷襲者追著炮手隊的腳步,一路追殺的場景再次上演。不同的是之前的追擊者,此時正在跑路。而銜尾而擊的追兵,卻是比他們更加的熟悉地形。

    最為致命的是,槍法也更加精準。

    偷襲者四散而逃,一溜鞭的十來個弟兄兩人一組,散開了追擊。

    “留…留活口!”王廣源用盡最后的力氣喊出一句后,心勁兒一松,徹底的暈了過去。

    柳辰草草檢查了下王廣源的傷勢,心里沉的厲害。

    四處槍傷,最重的一處傷在了肚子上,而且只有進口沒有出口,說明子彈還留在里面。

    左右看了眼,薅過旁邊的人大聲吼道:“林場有沒有大夫,趕緊去找!”

    稍微上點兒規模的幫會,都會養上幾個槍棒郎中,木幫林場自然也有,不過治槍傷并不在行。

    還有一點,現在情況很明顯,林場多半有夜襲者的內應。甚至這次襲擊,根本就是木幫的某人策劃的。

    “小五爺,二當家的剛剛說,林場里有內奸!”被柳辰薅住的漢子頭腦還算冷靜,馬上出言提醒。

    “嗎的,去找大車!把傷員都帶上,咱回貨場!”柳辰得知內情后,果斷下了決心。

    “得令!”漢子大聲應和一句,招呼上炮手隊還能動的幾個人,快步向曬木場跑去……

    大車的速度很慢,肯定沒有背著跑快。但王廣源和其它幾個子彈留在體內的傷員,這個時候最怕震動。

    只能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又在大車里胡亂墊上些被褥,盡量減少顛簸的推著趕路。

    王廣源和炮手隊遇襲的地方,離著木幫在林場的夜宿點很有些距離,大伙兒今晚又都喝了不少的酒。

    所以一場惡仗打到現在,愣是沒有幾個人知道。

    一直到幾輛大車準備往奉天走時,才一個傳一個的,呼呼啦啦的冒出好多人來。

    柳辰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第一次見到了奉天木幫的大當家。

    一個瞅著少說有六十歲的老頭兒,盡管有些佝僂,但還是能瞅出來,年輕的時候身量很高大。

    “這是咋回事兒?”老頭兒借著火把的光亮掃了眼大車上的傷員,沉聲問道。

    “王哥和下面炮手隊的弟兄遇襲了。”此時木幫上下在柳辰眼中,可以說處處都透著詭異。

    所以,他回話時表現出了強烈的警惕感。

    寶順更為明顯,杵在拉著王廣源的大車旁,槍都沒有收起來,就那么明晃晃的拎在手里。

    趕過來看熱鬧的木幫幫眾都能瞅出來,誰要是敢胡亂靠過去,多半會挨槍子兒。

    一溜鞭的人在這兒訓練炮手隊,很多木幫的人雖然鬧不清楚他們的來歷,卻見識過他們的身手、槍法。

    這會兒根本沒人敢隨便開腔兒,更沒人敢輕易靠近傷員。

    “這幾個是咋回事兒?”木幫大當家的斜了眼被捆成一串的幾個小子。

    “抓到的活口!還有一些跑了,我們人不多,拜托大當家的使人追一下。”

    “二虎!”木幫大當家聞言喝了一聲。

    一個圍著巴掌寬鑲釘板帶,腰插兩支盒子炮的黑漢子悶聲應和,帶著幾個人便沖向了萬佛寺方向。

    之前那面槍響的最厲害,所以他們根本不用問,都知道該往哪面追。

    “大鬼,喊曲郎中過來。”木幫大當家的又吩咐了一句。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足球指数赔率 天天酷跑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快 好玩赚钱的网游 kk棋牌游戏下载 山东时时彩 用淘宝联盟怎么赚钱是真的吗 明年赚钱免费加盟代理 十大棋牌游戏平台大全 辛运28 儿童冲气堡赚钱吗 港货批发赚钱吗 沈阳 棋牌app开发 nba新闻新浪体育1 彩票倍投盈亏计算器 卖瓷砖赚不赚钱 在烟台做海鲜生意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