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742章 統購統銷

章節目錄 第742章 統購統銷

    祝大家新年快樂!

    一斤鹽定多少錢,朝廷又要超發多少鹽引?

    李世民直接讓人去宣旨,把諸位宰相也召入宮中,詢問他們的意見。

    此時是傍晚時分,宰相們都下值回家了,正準備吃晚飯,接到皇帝的諭旨,沒人跟李超一樣還要拖三等四,都是急急進宮。

    房玄齡杜如晦在宮門口遇見,一起下馬入宮,一邊疾步小跑,還一邊疑惑,難道是突厥人已經打過來了?

    等進了宮,李世民卻說起了鹽。

    一位中書令一位侍中,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急急忙忙把宰相召見宮,就為談鹽?

    “無鹽稅則將無大唐矣!”

    李世民開口,就說出了一句震住兩位宰相的話,等其它宰相們到來,李世民又說了一遍,大家都為這話震的不輕。

    無鹽稅無大唐?

    可鹽稅一年才百萬貫而已啊?

    接著李世民自然是把鹽稅改革的事情說了一遍,什么鹽牌鹽引鹽債超發民產官收商銷等等,一連串其實都是剛剛在李超這里現學的而已,但現賣的結果不錯。

    房玄齡直接望向李超,目光里意思很明顯,這肯定又是你弄來的名堂吧,李超微笑。

    “我覺得可以超發,需求三百萬引,直接發一千萬引。每引就定價三貫好了!”高士廉聽完了前因后果后,覺得鹽引這是個不錯的辦法,既然皇帝說需要三千萬貫,那就簡單點來。

    一引是一百斤,賣三千錢,那就是每斤三十文錢。

    “太貴了,早幾年,一斤鹽不過十文錢,就算這兩年漲了點,也沒這么多的。”楊恭仁覺得這個價格高了,一斤鹽三十文錢,這還只是官府統銷的價格,下面還有分銷零售呢,到時價格得是多少,百姓還吃不吃鹽了?

    那定多少合適?

    大家開始討論起來。

    定價這個東西并不容易,得綜合考量,既要考慮百姓承受能力,又要考慮朝廷的籌款,還要考慮鹽商和鹽戶們的利益。

    有人提議,干脆朝廷自己經營鹽場,自己賣鹽,這樣所有環節的利益都由朝廷得了。

    不過這種外行的話一說出來,李超立即就反對了。

    朝廷是管理者,監督者,不是經營者。

    真要朝廷來做,未必就比商人做更強,就好比一個簡單的道理,朝廷做,那是大鍋飯,積極性等未必高,而且會帶來一個很大的管理成本問題。

    李超堅持強調,要走民制商收商銷的這個路子,不能改變。

    “鹽價問題,我覺得可以分區定價。”

    見大家爭個不停,李超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不拿點干貨出來,估計沒準的宰相們爭半天也爭不出什么來。

    “我認為,我們可以把大唐分為北方、東南、劍南和廣南四大鹽區。”

    李超說把大唐分成四個鹽區,而且不是東南西北,而是北方、東南、劍南、廣南四區,也是有原因的。

    如今大唐的北方,主要行銷的都是解鹽、河東鹽、東北鹽,既河北和河南東的海鹽。

    如果按鹽的種類來說,有池鹽和海鹽之分,如果按加工,又可以分為顆鹽和末鹽。顆鹽就是沒有加工煉制的粗鹽,末鹽就是加工過的細鹽。一般來說,顆鹽比細鹽便宜,海鹽比池鹽便宜。

    北方食用的鹽中,河東解池的鹽產銷最多,價格最高,其次是河東北部鹽池的鹽。東北鹽則以海鹽量大便宜聞名,不過海鹽也有個缺點,就是在東北沿海,往北方內陸運輸成本高。不比解池的鹽,就靠近黃河,處于關中、河東、黃河的中心,距離河北也近。

    李超記得,中唐之時最初搞鹽專賣,是食鹽一斤十錢,然后加稅百文,到了晚唐時期,鹽價更貴,因此導致無數私鹽販子鋌而走險,最后晚唐的那些叛軍首領,黃巢、王仙芝、王建等等梟雄,幾乎都是私鹽販子出身。

    十文一斤的鹽,以唐時的物價算不上太貴,但十倍鹽價的稅,就非常之高了。

    李超記得北宋時鹽也挺貴,北方鹽價一般是四五十文一斤,鹽有多個等級,但大抵就是四五十錢一斤。

    而在蜀中,卻因為鹽多地狹,朝廷為了保證鹽利,因此把鹽價定的很高,每斤鹽四百文,直接就是北方地區鹽價的十倍。

    宋太宗至道年間,朝廷統一規定:“凡顆鹽、末鹽皆以五斤為斗。顆鹽賣價,每斤自四十四至三十四錢,有三等。末鹽賣價,每斤自四十七至八錢,有三十一等。”

    后來,朝廷下召令蜀中鹽價減半,此后一直維持每斤鹽二百錢的高價。

    就北方地區來說,解鹽的差別不大,質量較好,海鹽差別多,檔次多。當時河東北部的地方,多用河東本州或汾州的鹽池鹽,由于這些鹽池的鹽質量差,當時官府向鹽民收購的鹽價才每斤六至八文,向民戶賣出的價格卻是三十六文,轉手就賺五六倍的利潤。

    而李超劃出的東南鹽區,指的是淮南、江西、江東、山南幾道,這些地方所有物都是東南沿海的鹽,宋代時價格比北方區略微低點。

    宋代時,東南的百姓要用三斗多的稻子,才能買一斤鹽,可見鹽價也很高。

    廣南,其實也就是嶺南,嶺南地區的鹽價就要便宜的多,那邊產鹽多,因此鹽價低,比東南賤數倍,宋時鹽按五斤一斗算,廣南鹽價一斤約合十文而已。

    在宋代,可以說,不同地區,鹽的產量不同,鹽價也不同。

    最便宜的是嶺南等地,一斤不過十文左右,然后是北方地區,一斤鹽四十余文,再次是東南地區,一斤鹽五十余斤,最貴的是蜀中,一斤鹽得要二百錢。

    “每斤鹽收購價,統一五文如何?”

    李超提了一個官方收鹽的標準。

    雖然各地鹽價不同,但李超覺得,目前來說,還是直接訂個統一的收購價較好些。

    杜如晦搖頭。

    “以前鹽戶們不需要鹽牌,納課也不多,鹽價低些賣給鹽商,也依然有利可圖。但如果我們要弄這些鹽牌,還要向他們征營業稅等,那么每斤五文收購價,就有些偏低了。應當提高些價格,要不然,誰愿意制鹽?”

    如今各種物價不穩,糧食也確實難訂。

    大年三十,木子依然給大家碼字了,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訪問網站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抖音滚去赚钱图片壁纸 想找个游戏赚钱 利用猴子来赚钱 26选51506 天下彩网站 奔驰宝马游戏机单机版 搞监控安装能赚钱吗 纵横能赚钱吗 大玩家彩票首页 腾讯天天捕鱼攻略 波克棋牌2018下载 趣赢彩票群 捕鱼寻宝官方下载 期货营销怎么赚钱 1月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澳洲寄宿家庭纯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