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774章 白日夢

章節目錄 第774章 白日夢

    夜幕終于再次降臨。

    突利迫不急待的把斥候又派了出去,這次,還讓康慶同行。今夜月黑風高,天上的星星被云朵摭住,伸手不見五指。

    黑暗中,突利站在營前望著早已經消失在黑暗里的斥候隊伍。

    “你說今晚能行嗎?”

    一旁,石堅笑道,“月黑風高殺人夜,今晚會是個殺戮之夜。”

    突利聽了臉上多了點笑容,“殺戮之夜,好,今夜就殺他個痛痛快快!”

    “給本汗溫壺酒。”突利覺得大戰之前,需要喝點酒。

    溫熱的馬奶酒,就著冷切牛肉干。

    突厥戰士已經全都整裝待戰,一個個都在準備著沖入樓煩關,大肆屠殺劫掠。

    寒夜漫漫。

    晚上霜風起,慢慢的霜風凍的人牙齒直打戰,也把那心頭的亢奮一點點的澆滅。

    一壺酒已經喝盡,那盤牛肉也吃的差不多了,時間過了許久,但人卻遲遲不見回報消息。

    “派人過去看下,到底怎么回事!”

    再次派出一隊斥候后,突利坐下。

    心頭有些煩燥。

    “再溫壺酒,再來盤牛肉。”

    突利把石堅叫了過來,“坐,陪本汗喝點。”

    第二壺酒喝完,然后第三壺。

    ·······

    天亮的時候,突利喝完了三壺酒,整個人眼睛通紅,里面全是怒火。

    一夜過去,又是毫無收獲,城頭上依然沒有半點回應。

    “要不再等等?”石堅問。

    突利一腳踹翻了面前的小幾案,拔出了腰間的刀,直接架到了石堅的脖子上,“你耍我?”

    “可汗何出此言?”

    石堅絲毫沒有慌亂,很鎮定,鎮定到突利剛才心里的那點懷疑又打消了。

    升帳,聚將。

    一大群的突厥將領到來,大家連著吃了兩夜霜風,都很是不滿。

    “可汗,既然關里沒有反應,那咱們就直接攻吧。”

    突利紅著眼睛,現在真是騎虎難下。

    手里的糧草不多了,他從馬邑來樓煩,就是要找突破口的,現在不可能這個時候又退回去。而且退回去了,他一樣拿馬邑沒有辦法。

    可面對著連續沉默了兩天的樓煩關,突利也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

    他不知道關城里的人有沒有暴露,還只是沒有找到機會。

    “可汗,不如讓康慶入關,若是已經暴露了,那沒辦法,若只是找不到機會,事情還有可為,讓他搞清楚狀況。”石堅很體貼的在旁邊為突利獻策。

    “也好。”

    突利也想直接攻關,但見過樓煩關的高大,也在馬邑城下吃過攻城的虧后,突利并不想去硬打樓煩關城。

    “要不你也進關去看看?”突利望著石堅道。

    “有康慶進關去就好,我的外貌比較顯眼,就還是在可汗這里呆著就好。”

    突利點了點頭,對石堅再次放心了一些。

    “那就這樣,讓康慶想辦法多帶點人進去。”

    一群突厥將領們望著突利,“可汗,那我們現在?”

    “繼續等!”突利咬牙答道。

    樓煩關下。

    康慶帶著一隊人馬,做商旅打扮,還沒靠近關門,便有一隊唐軍守兵騎馬出來圍住。

    “我是太原石家商團的管事康慶。”

    康慶看到身邊假冒他手下伙計、護衛的突厥士兵都把手摸到了刀上,主動的喊道。

    “哦,原來是石家商團啊,你們可真大膽的,這個時候還敢在塞北,真不怕突厥狼崽子們把你們給殺人劫貨啊。”

    一名唐軍隊長笑著說道。

    康慶在突厥人的注視下,伸手掏出一張紙。

    “一點小意思,給兄弟們喝茶,辛苦了。”

    有了這張紙,唐軍守衛的盤查便有些例行公事的感覺,隨便翻了幾下,然后道,“嗯,你也知道,照老例,你們可以過關,但得交稅,另外刀槍這樣的家伙什是不能通關的。我們要扣留,但放心,只是暫寄在此,等你們下次再出關的時候,你們可以再認領帶走。”

    “這我知道,麻煩兄弟們了。”康慶感謝的笑道。然后一伸手,又是一張紙遞了過去。

    唐軍便再不說話,在前帶路,引他們入關了。

    “那唐軍怎么那么好說話?”突厥斥候首領警惕的問康慶。

    “那是李記錢莊發行的莊票,也稱銀票、錢票、支票,我剛給那軍官的是二十貫的莊票,不記名見票即兌付的莊票,大唐十七道三百余州,如今有近二百州都是通兌的。”

    “一張紙值二十貫銅錢?”突厥斥候首領有些驚訝。

    “確實如此,李記錢莊的莊票非常方便的,信用很好。”

    突厥斥候們一路小心謹慎,越靠近關下,越緊張,康慶甚至能聽到他們呼吸變的粗重。

    “放輕松些,這些守軍我都熟,平時沒少打點,他們不會為難我們的。”

    吊橋放下。

    康慶帶頭踏上去,后面的突厥斥候緊張,猶豫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城樓上。

    如鳳凰展翅的城門樓上,擺著一張茶桌。

    陽光透過云層,斜斜的落下,照在茶桌旁的幾個喝茶人身上。

    李超端著一個紫砂茶杯,在手里慢慢轉著,看著升騰的水汽,低頭輕抿了一口。

    “天氣晴好,陽光正暖,坐在這高高的城門樓上喝茶,看著這城下的風景,倒是挺舒適的。”

    李秀寧也抿了一口。

    李超喝的是紅茶,她卻喝的是蜂蜜花茶。

    “柯慶回來了。”

    一邊的蘇烈喝的是煎茶,這是以前傳統的喝法,茶里加了許多的調料。他還是喜歡這種茶,更有味道些。

    “我現在是真佩服那些突厥人了,他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這么麻木、愚蠢,居然到現在,還能沉的住氣,還在想著里應外合奪下樓煩關呢,這些人啊,這白日夢做的,真不忍心驚醒他們啊。”

    “確實是這樣的,都三天了,突利憑什么以為我們一直都沒有發現他們呢?他們離這里不過十余里地,這得是多么一廂情愿啊。”李超抿了口熱茶,也是笑的很開心。

    三天,這三天雖然什么都沒發生,但李超相信,這三天又消磨了突厥人許多銳氣士氣。同時,突利的軍糧又少了三天的。

    “老師,咱們還不動手?”蘇定方問。

    “急什么?突利的白日夢做的正好,我們得厚道些啊,擾人美夢總是不好的。他要做夢,那我們就給他造夢,他夢做到什么時候,我們就陪他玩到什么時候。”

    反正這樣拖下去,對唐軍更有利一些。

    李超急什么呢。

    只要突利不掉頭,那李超就不會讓尉遲恭、單雄信他們出來。

    “那倒是辛苦了尉遲將軍、單將軍和牛將軍他們了,也陪著在外面風餐露宿了三天。”李秀寧道。

    “為了能把突利這九萬兵馬吞掉,這點苦又算的了什么。”李超一邊看著城門處柯慶帶著那隊突厥人進城,一邊很平靜的說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广东福彩中心 现在玩哪款网游最赚钱 免费北单过滤软件 拍完了戏怎样赚钱 财神捕鱼电玩城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的 开采锌矿赚钱吗 汇丰电商怎么赚钱的 要塞随从任务赚钱 玩吃鸡怎么可以赚钱 棋牌送30彩金app 快乐扑克3豹子遗漏 钦州麻将规则 桃花源记2赚钱的活动 2019年大话西游2赚钱攻略 大连棋牌官方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