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790章 自污

章節目錄 第790章 自污

    樓煩關下,恢河河谷。更新最快

    九萬突厥軍,全軍覆沒。唐軍收集九萬突厥人首級,建起了一座京觀。一座金字塔形的京觀,一層層的疊加,以泥土填充首級,建成一座極為特別的京觀。

    京觀立起,李超又讓人在旁邊立起了一塊石碑,刻文以記錄下這場戰役。

    “好了,現在我們去紀念碑。”

    突厥京觀不遠,還有一座新修建的建筑物,那是一座紀念碑,碑后是一片陵園,戰死的士兵火化后,部份骨灰和遺物帶回,也留下部份埋在了此處,永做紀念。

    “樓煩關戰役英雄紀念碑!”

    馬邑。

    李靖時刻都在關注著南面的戰事。

    “將軍,三將軍來了。”侍衛稟報。

    李靖的三弟李客師大步邁入。

    “二哥!”

    “你來了。”李靖對自己的這位兄弟很平淡的說道,李客師在三原李家向來有些特別,他年紀較小,自小就好游獵,牽鷹斗狗,最愛的就是養各種鳥,還被人號稱為鳥賊。

    李靖也有些看不慣這個兄弟平日里的各種浪蕩。

    “二哥,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李靖也沒起身,繼續坐在那里看地圖,“我知道,李相這手玩的漂亮,確實出人意料。”當突利從馬邑城下撤走南下的時候,他就一直在關注著他們了。

    突利頓兵樓煩關下,李靖也很快就猜出了李超的計劃。

    若不是因為李超到了樓煩關,李靖肯定會出兵策應的。

    李超之前讓人送了封信給他,讓他就鎮守馬邑,不需要他出兵樓煩關。接到這封信后,李靖很相信李超,絲毫也不覺得李超是自負。

    “贏了?”

    “贏了。”鳥賊李客師笑著回道,然后自顧自的走到李靖對面,拉了張椅了坐下。“二哥,你就不好奇?”看著李靖那副并不驚訝的樣子,李客師覺得有點意外。

    “李相贏突利,這有什么好驚訝的,不贏才讓人驚訝吧。說吧,突利現在是不是被困的要死要活的?”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笑二哥你也有失算的時候,我還以為什么事情你都能料到的呢。突利,突利已經沒了。”

    “沒了?”李靖動容,放下手里的地圖,抬起頭來,“你說清楚點,突利和他的兵馬怎么了?”

    “沒了,全沒了,突利和他的九萬大軍都沒了。”

    “跑了?”李靖驚訝,“不應當啊,李相不是已經把突利誘到了樓煩關下的恢河河谷嗎,怎么可能讓他跑了呢。”

    李客師得意洋洋的道,“不是跑了,是沒了,這還是有區別的。”

    “有什么區別?”

    “突利和他的九萬大軍死光了。”

    李靖越發的動容了,他之前是根本沒有把沒了和死光了往一起想的。死光了?九萬大軍啊,這又不是九萬只豬,這才多少天功夫,都不到十天。

    “你跟我詳細說下,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客師往后一靠,“二哥,我一路過來,你茶也不給我準備一杯啊。”

    “我親自給你倒茶,快說。”李靖是真的動容了,他現在迫切的想知道,李超是如何做到在這短短時間里把突利的九萬大軍給殲滅的。

    “其實啊,這一切說難不難,說簡單也簡單。關鍵的還是李相,指揮這場戰爭的可是李相,大唐軍神呢,比你這個戰神還高一個檔次呢。李相打出什么樣了得的戰果,都不讓人驚訝。”

    李靖對于自家兄弟胳膊肘往外拐的行為,也沒有去在意。

    “快說正事,廢話少說。”李靖把一杯剛倒好的茶往他手里一塞。

    “好好好,我說正事,你差點燙死我。”

    李客師把滾燙的茶水往旁邊桌上一放,然后口惹懸河的講了起來。講的是繪聲繪色,跟說評書一樣跌宕起伏。

    李靖聽的驚嘆連連,哪怕是他這樣經驗豐富的用兵大家,也不得承認,突利一步錯,就步步錯。

    “李相的計真是一計連著一計,這是連環計中計啊,了得,佩服。先是用間,居然還請動了義兄假粟特商人給突利下套,緊接著又是故意示弱,騙的突利去強攻一座比馬邑還要緊險的要塞關城,等到后面,又是絕糧計,十面埋伏”

    李靖驚嘆。

    “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突厥人來求降,李相給了條件,所有人無條件棄械投降,有一個不降的,大唐就不接受所有人的投降,繼續圍困。”

    “突厥人無法,只好商量投降咯。有人不肯降,然后當天晚上投降派就聯合起來火并了那些不肯降的,殺光了那些人,第二天全部向我們投降了。”

    “投降了?不是說都死了?”李靖發現一個疑點。

    “是投降了,但這些突厥人被安置在關城內的戰俘營后,卻又賊心不死,妄想奪關,被我們鎮壓了。”

    李靖望著自己的兄弟,冷笑了兩聲,“你一說謊眼睛就眨,打小就這樣,到現在也沒有半點變化。”

    然后他嘆息一聲,“沒有想到李相殺俘,還是誘殺。”

    李靖對于李超的這個行這,有些難以贊同。既然突厥人都降了,又何必再殺呢。

    “二哥,你怎么也婦人之仁了,我本來還以為你也能理解李相的做法的。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李客師看到二哥有贊成之意,立即說道。早在玄武門之變以前,李客師就跟李超結交上了,最早是通過李感等人。

    到現在,李客師也算是李超的人了,尤其是灞上李家和三原李家結親之后,李客師跟李超的關系越發的親密了些,李客師也對李超很維護。

    “殺戮解決不了問題。”

    “可李相說了,這次我們是以打促和,最后肯定是要和突厥人議和的,我們現在不殺這些人,一議和,到時突厥人肯定要我們把他們放回去,那時豈不是放虎歸山?我們那個時候放還不是放?不如現在就殺了,狠狠的殺一下突厥人的威風,也讓他們認識下我們的厲害,人殺了,也拉不回去了,這個事情到時也不用再談了,況且,殲滅突利的十萬前鋒,這也能大大削弱下突厥人的實力,這都是有意義的,不是無味的殺戮的。”李客師為李超辯解著。

    李靖卻只是嘆了聲氣。

    “也許吧,但是過多殺戮本就不好,何況還是殺俘,是誘殺。身為武人,我能理解李相的初衷,雖然我并不完全贊成他的做法。但是,只怕不能理解的人更多,尤其是朝中的那些文官、御史們,只怕會拿這件事情大做文章,我是擔心李相吃虧啊。他如今年輕官高,本就易受人眼紅妒忌,若有人以此做文章彈劾他,只怕也是不好。”

    “陛下信任李相。”

    “陛下的信任,那也不是不變的,有句話說的好,功高震主啊,你沒聽說過?”三原李家和灞上李家,如今也是姻親,李靖當然不是妒忌李超,他是為李超擔心。

    一口氣誘殺了數萬突厥軍,這是屠殺啊,這么大的事情,又沒有與進行請示過,沒跟皇帝請旨,直接就殺了。

    李超還是太年輕了啊,年輕氣盛了些,他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有多么的犯忌諱,多么容易招惹麻煩。

    “坑殺數萬突厥軍,和他們的人頭壘了一座京觀金字塔,這確實是大殺突厥人威風,也震懾下突厥人,大漲我唐軍威風。可對于李相來說,卻不是好事。李相這么聰明的人,怎么會犯下這樣簡單的錯誤呢?”李靖有些不解,誘降坑殺俘虜,這不應當是李相的行事風格啊。

    “我覺得二哥你多慮了,李相那么聰明的人,總不可能是故意給自己找不痛快吧?”

    李客師的這話,讓李靖突然眼前一亮。

    難道這真是李超在故意給自己找麻煩?

    以李超今時今日的地位,確實已經是位極人臣,封無可封了。這次樓煩關下,一舉殲滅突利十萬部眾,更是無比耀眼,戰后論功,那都是能讓皇帝頭痛的戰功。

    而現在李超誘降坑殺俘虜,一口氣殺了這么多人,還沒有半點請示,這事情就不一樣了。

    有可能,李超不但會無功,還會被論罪。

    當然,以李超如今的地位,還有這次的功績,他就算殺俘,最后也不會獲什么大罪,頂多就是功罪相抵,甚至薄懲一下,不加封賞罷了。

    難道這才是李超真正的意圖,殺俘自污?

    想了許久,他也沒有確定,但覺得這很有可能,起碼是有部份原因的。

    李靖圍著桌案走了幾圈,然后坐下,拿起筆,蘸墨,開始寫字。

    “二哥你什么?”

    “彈劾李相,誘降殺俘,濫殺無辜!”

    李客師一下子愣住了。

    “二哥,你干什么呢,你怎么能這樣呢,李相殺俘,還不是為了大唐?況且,李相還是我們的姻親呢,就算別人攻擊李相,我們也得幫忙辯解的,怎么還能落井下石呢?”

    李靖沒有理會自家兄弟,依然奮筆疾書。(未完待續。。)rw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三生公司能赚钱那 广东11选5 稳赚 篮彩让分胜负玩法 彩吧论坛3d三天计划 煤灰赚钱吗 1.79篮彩辉煌大极 文案 赚钱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号码玩法 皇冠国际线上娱乐平台 福建时时彩开奖 炸金花游戏下载 摄像头行业赚钱不 排列五走势图 7星彩18136期结果 ag平台澳门高尔夫赌场 财务部门如何为企业赚钱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