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 拜師收徒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 拜師收徒

    由于人多,而且有柯五和柯山這兩個專業匠人學徒帶領,因此張超的舊窯洞改造工程還是進展的非常順利。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大家就把窯洞里原來的那點雜七雜八的家當都給搬到了院子里空處,然后咣咣咣一頓拆,那個被煙熏的黑不溜湫的灶臺,就給拆掉了。

    一群張家溝的后生小子在柯山的指揮下,拿著柳筐把他家原先準備用來建新窖的大土磚給抬了過來。

    這些土磚都非常大一塊,跟城磚似的,比起普通的青磚起碼大個好幾倍。都是一遍遍的夯實成型的,現在借來用倒是正好合適。

    盤火炕其實沒啥技術,關鍵是得懂得結構。有張超在一邊指導,還有詳細的施工圖,柯山和柯五他們干的非常快。一塊塊的磚壘起,黃土和沙子攪拌的沙漿很好的起到粘合作用。張超怎么說,他們就怎么壘。

    還沒到午后呢,一個能容納五六個人的火炕就已經盤好了。柯山還特意從他家里找來了一根大木料,加工后做成了炕沿子,柯小八則從自己家里找來了一個大蘆席,算是也貢獻了自己一份力。

    如此一來,等炕干燥后,鋪上炕席,燒上火,就能暖和的睡在上面美美滴了。

    時間還早,張超又指揮著大家趁熱打鐵,在炕后壘起節柴灶,最后在屋外又開始壘煙囪。因為這個煙囪張超要求壘一丈三高,因此比盤炕還多費了些時間,得搭腳手架子。

    張超帶著大家在屋里折騰,很快引得許多村里小孩都來圍觀,沒多久,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來了。大家都跟看雜耍似的看著,特別是對窯里新修的那個炕,特好奇。等聽說這炕以后是坐和睡的地方,他們都覺得非常驚訝。

    “這炕可以燒火,到時暖和滴很。”柯五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張超,雖然他并沒有真正體驗過這火炕的暖和舒適,可這卻不妨礙他一遍遍的跟圍觀的鄉親們解釋。柯五一個不被父親承認的窖匠學徒,現在卻剛建好了一件連他父親這個老窖匠都沒建過的新家伙,不由的很是自豪。

    村正柯安很快也趕來了,當他從兒子嘴里聽說屋里新修的這兩樣東西的作用后,抿著嘴不說話,只是上下左右的打量著這個新灶和新炕。

    “真有這么神奇?這灶能省很多柴?”

    張超點頭,“這灶改了結構,使得通風順暢,也不積灰,因此好燒還省柴,起碼能省一半的柴火,還更省時間。”

    柯安點了點頭,又圍著火炕打轉,看了半天后,又問張超,“這炕下面燒火,上面睡人,不會烤的難受?”

    “當然不會,不需要多少柴火,就能把炕燒暖。白天甚至做飯的煙火還能暖炕,讓人冬天里坐在這上面也非常暖和。若是到了晚上,也只要加一點柴火,就夠一晚上暖和了。”

    “好東西。”

    柯安是個老窖匠,對于灶膛這些也是懂的。雖然還沒真正見識過這兩新東西的厲害,可憑借著內行的眼力,他還是發現這兩樣東西不簡單。

    “若真有你說的那么好用,以后冬天可就真的不怕風雪,再冷也不怕了。”村正感嘆著道。

    柯五有些得意的對他老子道,“回頭我給咱家也壘一個,其實這個火炕和節柴灶壘起來都很簡單的,一看就會。”

    話剛說完,他爹柯村正就是一個暴粟敲在他頭上。

    柯五都懵逼了,雖然柯五長的五大三粗,黑臉膛大漢,還能開的硬弓,戰場上殺過人。但在比他瘦小的多的老子面前,挨了打卻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這年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父就是子的天。別說敲幾個暴粟,就是拿棍子打,也只能小承受,大避走,根本不敢有還手的。

    柯五只是覺得被打的很冤枉,為什么打我,完全沒有理由啊。

    “這火炕是三郎的手藝,你問過三郎了嗎,你想給自己修就自己修?”柯老爹卻不對著兒子一頓恨鐵不成鋼的語氣。柯村正是個老窖匠,也是個老手藝人。十多歲開始拜師學藝,做了一輩子手藝人,因此深知手藝對于一個手藝人的重要性。

    火炕是個新鮮事,以前關中可沒有。如果這東西真的如張超說的這般好,那這東西可了不得。說遠點,這是能夠吃一輩子飯的手藝,甚至是能傳給子孫的鐵飯碗。哪怕現在張三郎教會了兒子盤炕,可這也不代表兒子就能把這手藝據為已有。

    若是張三郎大方些,可以把這手藝傳給自己兒子,以后兒子就算是三郎的徒弟了,就代表著能使用這項手藝。可如果三郎不肯讓兒子使用這手藝,也不理虧,他們也不能說什么。

    總之,手藝都是各家吃飯的本事,是輕易不能偷窺也不會外傳的。

    兒子現在學了一手,也不問過張三郎,就要自己給自家修炕修灶,這在老手藝人眼里,可是很犯忌的。

    “三郎,叔知道你是個有本事的人。若是你不嫌老五愚笨,你就收他做你一個弟子,以后讓他年節都給你送節上禮。將來他靠著你賞他的手藝掙飯吃,也肯定會上供給你一份。”

    張超被村正這番話說的愣住了。

    盤個火炕改個灶,這在張超眼里真算不得什么,更算不得什么手藝密訣。可是現在看村正的模樣,卻似乎很看重這個。還要讓柯五拜自己為師,以后還要給自己送年節禮,甚至以后靠這手藝賺了錢,還得孝敬自己一份。

    “村正,這真不算啥。”

    “三郎,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若看的上老五,你就收他做個徒弟,以后他也多個討生活的手藝。你若是看不上他,那我也讓他給你保證,以后絕不會亂用你的手藝。若他敢,我打斷他的腿。”村正話說的十分的硬。

    柯五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了,知道老爹也是為了自己好。

    不過讓他叫比自己小許多的張超為師,心里還是有些遲疑。

    那邊柯山倒是比較想的開,經村正一說,他也明白,盤炕壘灶雖然簡單,但這卻是張超的獨門手藝,若沒他指點,一般人也是看不過去的。今后若是這火炕和新灶好用,肯定會有不少人也要改,那到時這就能成為一項很好的賺錢手藝了。

    “三郎,你若不嫌我愚笨,就收我我柯山為徒。”

    “大山叔,這可使不得,你是我長輩呢。”

    村正在一邊道,“手藝這東西,不論長幼,只論能力。你有手藝,那你就是大山和老五的師傅,肯讓他們跟著學,那是賞他們飯吃。”

    張超想了想,“村正,山叔五叔,你們看樣行不,我干脆跟山叔五叔他們拉一個修炕灶的班子,以后若是這火炕和新灶真的好用,也有人愿意請,那我們就一起接活。到時賺了錢,再一起分,咱也別說什么師傅徒弟了,就當一起攬活賺錢,怎么樣?”

    “這個主意不錯,不過該是師徒還是師徒。你還是師傅,以后這班子就是炕灶張家班,三郎就是匠頭也是班主,接什么活,怎么干活,賺的錢怎么分配,這都由三郎說的算。規矩先立在前頭,以后事情也好辦。”村正是個很講規矩的老手藝人,很多張超沒想到的,或者不去想的事情,他都想到了,并說了出來。

    不管張超是否贊同,最后事情還是這樣決定了。

    盤炕壘灶的建筑隊張家班子正式成立了,初步定下的是張超為匠頭兼班主,而柯山和柯五兩個算是張超的親傳弟子,也是兩個副班頭。至于今天一起幫忙盤炕壘灶的這二三十號張家溝的村民,則都一起納進了這個班子里。

    老村正還跟大家立下規矩,以后盤火炕壘節柴灶是張超的獨門手藝,其它人是不得偷師更不許在外打著張超手藝的名號攬活的。

    活由張超接,也由張超安排干,最后賺了錢也由張超安排分配。

    村民們都很贊同這個主意,也不覺得村正過分幫張超說話,反而覺得這事本來就該這樣。甚至非常感激村正幫他們說話,也感激張超讓他們加入到了他的張家班里頭,畢竟如此一來,以后他們也多了份手藝,藝多不壓身。

    村正趁熱打鐵,生怕張超會反悔。

    讓張五去家里取來了珍藏的一壇高粱酒,然后把張超請到上座,讓柯山柯五等一眾新加入張家班的村民依次上前敬酒示意。

    尤其是柯五和柯山兩個,村正特別讓兩人給張山下跪磕頭,行了拜師禮。如此一來,兩人就算正式列入張超的門墻之下,成了他炕灶手藝的親傳弟子了。

    “師傅,這新炕灶啥時能用啊?”柯山現在都有些迫不急待的想見識下新炕灶的作用了。若是真的好用,那新成立的張家班,可就有用武之地,找到賺錢的門道了。

    “怎么也得干燥幾天啊。三天吧,最多三天,你們就可以親自見證了。”張超對于自己的火炕和新灶,可是自信滿滿。

    真金不怕火煉,三天之后,能不能行好不好用,一試就知。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手机棋牌哪些来真钱 百易街机千炮金蟾捕鱼 爱彩乐四川快乐12走势图表 足球体育比分 泰国买房真能赚钱吗 nba比分网188 足彩网官方首页 重庆快乐十分 广西11选5推荐 欢乐捕鱼人最新版下载 秒速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10牛牛软件 广西福彩快3遗漏值快3 江西快3今天开奖 浙江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