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822章 內遷趙國

章節目錄 第822章 內遷趙國

    無風,暖陽。

    李超身上穿的很厚實,坐在冰上也并不覺得冷,反倒是被太陽照的暖洋洋的。此時半中午,天氣正好,氣溫也正好,魚兒也正是最活躍的時候。

    釣竿放下去,一直沒有動。

    但李超不為所動,如一尊雕塑一般坐在那里,他知道,選的位置沒錯,用的餌很好,一切都很完美,因此他不需要猶豫懷疑,要做的僅僅是等待而已。

    釣魚,很多時候就需要足夠的耐心。

    冰層很厚,這個時候許多溫水性魚早已經停止了攝食和活動,這是一年當中上魚率最低的時期,但相對的,這個時候也是冰釣冷水魚的最佳時期。

    許多冷水魚超過二十度時無法生存,但也有些魚,如常見的草魚鯉魚鯽魚這些,適溫性很強。

    李超靜靜的等待著。

    離的約二里地,程處默他們還在鑿冰打洞,他們要冰下走網,需要打的冰洞更多。

    黃河里的魚種類很多,不過這個季節里,比較活躍的魚卻不多。多數魚都停止攝食不太活躍,活躍的種類相對較少。

    阿史那摸末都有點沒耐心了。

    李超嘴角卻露出了微笑,魚竿動了。

    憑感覺,李超也知道這條咬鉤的魚不小,而且這條魚動作很兇猛,沒什么試探,直接就把餌給吃了。

    一條大魚。

    待魚吞下餌被鉤住,開始掙扎的時候,李超不急不緩的開始收線提竿。

    自魚竿那端傳來的力氣,告訴他這是一條大魚。

    魚線繃的很緊,李超控制著魚竿,不讓太急。他手里的魚竿畢竟不是后世那種魚竿,沒那么好的彈性,線也沒那么大強度,也不能放線溜魚,全靠手里掌握。

    剛釣到魚的時候,尤其是大魚,絕不能操之過急,不要想著馬上就要把魚給扯上來,這時的魚力氣很大,強扯易斷線。

    最好的方法,就是跟他消耗,一松一放,張馳有度,等魚折騰一陣,沒有力氣的時候,就可以收線了。

    “嘿,搭把手,咱們有大收獲了。”魚在水里的力氣,比人大的多。一條幾斤的魚,有時堪比一個成年壯漢的力氣。

    郁射設驚訝的看著李超,想不到這么快就有大魚了。當下也不說話,過來接過魚竿。他的力氣真的很大,但一入手,也立馬感覺到竿上傳來的巨大力氣。

    “真是條大魚。”

    魚在掙扎。

    不過郁射設可是草原壯漢,雙手握竿,那條被李超溜了會的大魚終究還是敵不過他,被他呀嘿一聲給扯出了冰洞。

    魚躍出洞的時候,李超就已經看到了魚身上的斑點。

    “大狗魚!”

    這條魚很大,身上的斑很顯眼,李超一眼就認出了這是狗血。

    狗魚是冷水魚,在后世,更多的在東北的一些河流之中。但此時,黃河里也有不少狗魚,尤其是在黃河上游,有很多。

    “原來是條鴨魚。”

    郁射設看著自己費力提上來的這條魚說道。

    李超叫那條魚狗魚,而郁射設稱為鴨魚。

    其實狗魚和鴨魚都是一種魚。

    狗魚是一種淡水魚,也是冷水魚,它的口像鴨嘴一樣大而扁平,下頜突出。

    這種魚看似普通,但卻最為兇猛粗暴,是一種肉食魚。它們除了襲擊別的魚外,還會襲擊蛙、鼠甚至是野鴨。

    據說,一條狗魚一條可以吃和自己體重相當的信物,而且壽命還長,經常能發現巨大型的個體。

    這種魚的肉味還極佳,在冬釣里,可是極好的對象。

    這條大狗魚,就算是一條巨無霸型的長老。

    “這些魚,在水里,就好比是草原上的狼群,最為兇猛。只有在這個季節里,才是最好釣它們的季節。”

    郁射設看著出水后,還在冰上蹦噠的大鴨魚,估摸著道,“這魚起碼有三四十斤。”

    李超走過去打量這魚,這是一條黑斑狗魚,十分的肥,有著尖長的嘴,一看就十分兇猛充滿攻擊性,身體看上去,倒有點像條大泥鰍。

    身體細長,稍側扁,口裂極寬大,占了半長的一半。而且有很多牙齒,身上全是斑點。

    “咱們今天有口福了,這魚長的快,肉質細嫩潔白,味道鮮美,這個大冷天的,燉上一條狗魚,那是無比的鮮美啊。”

    普通的狗魚,小點的,直接紅燒好吃。大點的,燉著吃也好吃。不過這條狗魚,實在是太大,三四十斤,那是極大的。

    這樣的魚,可以弄桌全狗魚宴,能做出十來道菜了。

    魚掙扎著,蹦跳著,最后在雪上不動了,再怎么冷水魚,也無法適應冰上的低溫,凍住了。

    李超取下魚鉤,把魚提在手里感覺了下,三十手打不住,估計得有三十五六斤。這魚要還是活的時候,肯定抱不住,一個擺尾就能把人打一邊去。

    郁射設看的暗暗佩服。

    李超過來,一眼選中這個位置,然后鑿冰洞下餌放鉤,一盞茶時間不到,就釣了一條三十多斤的大狗魚,這本事,他真服。

    “我再打幾個洞。”郁射設走到一邊,撿起冰釬,開始在一邊繼續鑿冰。

    李超笑著坐回冰洞邊,繼續掛餌。

    這里釣到一條大魚,并不需要換地方,只說明這里位置好。

    當然,多打幾個洞,可以多放幾支竿。

    郁射設很賣力氣,一會功夫就把了三個洞,撈凈冰渣碎屑,他那粗壯的手指捉著蚯蚓掛鉤,那動作,跟個猛張飛穿針繡花一樣。

    等四支釣竿都放下了,李超在冰上打了個小洞,然后直接把桿插在上面,自己拎著大狗魚走到一邊去了。

    不遠處,扎著一座帳篷。

    李秀寧和自己的幾個手下女校尉,正在帳篷里冰釣。

    帳篷里鋪著毯子,生著爐火,中間露出幾個冰洞,她們就在里釣魚。不過幾個女人并不安靜,一邊釣魚還一邊聊著天,她們的注意力也并不在釣魚上,甚至都不在意能不能釣上魚。

    李超在外面喊了一聲。

    “出貨了,大狗魚,你們想怎么吃?”

    李秀寧掀開帳篷,看到李超手里那條大魚,十分驚訝。

    “這才多大會功夫啊,你就釣上魚了,還這么大條?”

    “釣魚嘛,本來就這么簡單,選好位置,準備好餌料,然后等待魚兒自己上鉤就好了。”

    “你說的倒是容易,可我們這里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你們一邊聊天一邊釣,魚兒哪敢過來。你們自己暴露了自己,怪不得別人。”

    李秀寧幾個過來,圍著李超手里的這條大魚打量了好一會,“這魚怎么弄好吃?”

    “煎炸燉煮紅燒樣樣皆行。”

    “那就樣樣來一份。”

    “可以,你來給我打個下手。”

    來的時候,已經帶來了炊具,因此要做魚倒也方便。

    李秀寧在一邊生爐子架鍋,李超則在一邊殺魚。李超是個高明的廚子,殺起魚來可比殺人流暢多了。

    一把刀在他手里,流暢無比。剖腹破邊,剁塊切片。

    魚泡魚肝魚油可以炒一道,魚頭可以燉一道,魚肉可以香煎,魚骨可以帶點肉掛粉炸

    “嘿,李相,魚上鉤了!”

    郁射設在那邊喊。

    “你自己釣!”李超頭也沒回。

    李秀寧看了眼正握著釣竿在那里用力的郁射設,回頭對李超道,“你相信他是真降嗎?”

    李超笑笑,“事到如今,難道還能假降?”

    不管真降還是假降,他都要把郁射設帶回襄陽,可以說,基本上郁射設下半輩子都和頡利一樣,他們叔侄倆都不可能離開中原了,下半輩子只能做大唐皇帝的座上賓,陪著喝酒打球,享受中原富貴。

    至于返回草原,那更是別想。

    “他的這些手下呢,你也要全帶著回中原嗎?”

    “我肯定不會放虎歸山的,都帶去襄陽,到時聽陛下發落。”

    除了突厥傷兵不帶走,其余的投降者差不多他都要帶走。也會挑幾個人留下,會讓他們帶著郁射設的手令回去。

    郁射設當初在后套平原的時候,手里也是有幾萬帳人馬的,不過經歷了這么多變故之后,如今他雖被委駐在漠南西部草原,但手里的人馬并不多。

    多數部族,也不一定就都聽從于他,尤其是當他投降唐朝后,可能會有大部份部族會不聽他的。

    不過能拉走一點是一點,李超準備讓郁射設的部下去傳令,把能帶走的人都帶著南下,先安置到趙國公領。

    “這會不會引狼入室?”

    中原王朝對于草原歸附部落,經常會內遷安置,但往往這些內遷依附的部族,最終都會作亂。

    就如比當年啟民可汗兵敗,隋朝把定襄和代北劃給他們,甚至把酒曲地給他們,結果呢,啟民的兒子始畢可汗強大后,就馬上反咬大隋一口,還差點把楊廣給圍殺在雁門。

    再久遠點,五胡亂華,不也是因為胡人內遷安置嗎。

    “放心吧,這些人只是暫時把他們遷到趙國公領,那里只是先給他們落下腳,我不可能留他們在那的。”

    對于胡族,李超一直以來都是保持著警惕的態度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話是驗證過多次的。

    胡人南遷內附可以,但一定得把他們打散了,分開了,不能讓他們繼續抱著團。只有打散分開后的胡人,才是能夠放心的胡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经典 小鱼赚钱如何更换id 真人捕鱼内购破解版 重庆时时彩软件 现在种啥药材赚钱 大V彩游戏 老时时彩首页 排列三走势图500w 怎样通过视频链接赚钱 开个职业介绍所赚钱吗 彩34安卓 btk数字货币能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网址彩彩娱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_助手彩吧 盈宝彩游戏 福建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