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872章 還是太年輕

章節目錄 第872章 還是太年輕

    午后陽光正好,二月初的陽光曬在身上,讓人暖洋洋的。

    淵蓋蘇文本來還忌憚李超的名頭,可現在看了半天,發現李超這個龐大的軍陣,其實就是銀樣蠟槍頭啊。

    “這個陣是好陣,可惜用的兵不行。”

    淵蓋蘇文得意的在馬上,手握以鞭遙指對面唐軍大陣。

    唐軍的大陣布的很大,大陣小陣相接。細致點,其實能夠看的出來,唐軍的軍陣,其實是分成了六道軍陣。

    前面一排八個方陣,然后是一個大方陣,再后面雙是一排八個方陣,再來兩個大方陣,再來一個八個方陣,再來一個大方陣。

    這樣子就組成了六道陣線,但再細看的話,那四個大陣算是陣眼陣膽,也算是整個陣的脊梁,另三排則算是肋骨。

    此外還又有許多小陣和兩翼與側后的騎兵方陣。

    整體上,步騎搭配,大小陣相連,一看就很厲害。

    但再好的陣,也得有好的兵啊。

    可他看了半天,唐軍陣外殼一層紅,那些中等方陣和大方陣里頭,卻全是白心。

    他算是早看明白了,那些紅袍就是唐軍府兵,也算精銳,可那些白袍子,全是些只裝備了桿長槍,連件布甲和一頂頭盔都沒有的新兵,甚至說是民夫。

    這樣一來,唐軍的大陣,看似犀利,其實就只有一層薄薄的殼啊。

    這就跟鳥蛋一樣,用力一捅,殼一破,里面的蛋液就要流一地。

    “大人,這里面是不是有詐?”

    幾個高句麗將領問,李超實在太有名,連高句麗的將領,都基本上知道李超。

    “能有什么詐?這些白袍子,難道打到一半,還能從褲襠里掏出一頂頭盔,掏出一件鎧甲批上?難道他們那白袍子底下,還有強弓勁弩不成?”淵蓋蘇文得意的笑著。

    “依我看,還是那李超過于自大,有些驕兵輕敵。他大敗突厥,以五萬斬十萬,就以為我們高句麗人也是那么好欺負嗎?他也不想想,上次大勝,他是守城。突利之所以敗,也不過是輕敵大意,中了他的誘敵之計,然后被李超依借地形給堵在了山谷里,又糧盡才敗的。”

    可是現在呢,現在是在空曠的平原啊。

    李超不到四萬人,若拋卻民夫,頂多兩萬府兵。而他也有兩萬兵,還是騎兵。

    這樣的仗,李超根本沒有半分優勢。

    “傳令下去,沖過去,踏平唐人。”

    唐軍陣前。

    李超瞇著眼睛,打量著對面的高句麗人。早上出來,騎了二十里路,這些高句麗人也消耗了不少馬力了。

    相比,唐軍一上午就在這里擺陣,倒是輕松。

    “這些棒子錯過了最好的進攻時機了,他們在東,我們在西,若是他們早上進攻,那我們就得逆光,陽光會刺眼啊。可是現在,太陽已經到了中天,這會開始西斜了,變成棒子們逆光了。”

    這也是軍中有許多白袍兵,要是都是府兵,府兵中的明光鎧啊明光甲的裝備的可不少,到時那一塊塊大護心鏡一晃,反射出耀眼明光,更能刺的對面睜不開眼。

    更何況,高句麗人趕來這半天的路上,李超可不僅僅是排兵布陣這么簡單,他還在軍陣前挖了不少的陷馬坑,撒了鐵蒺藜,埋了地雷。

    甚至還在軍陣里挖了不少條壕溝。

    若不是時間有限,李超準備給棒子們上一課,告訴他們什么叫做陣地戰,什么叫戰壕戰。

    時間有限,也僅僅是挖了不深的一些溝。

    雖然搞這些工事,也廢了些體力,但作用會很大的。

    “這個泉蓋蘇文,年輕氣盛,可惜了。”李超笑道。

    淵蓋蘇文的名字李超是知道的,也知道了他的身份,知道這人跟自己年紀相當,卻也是個有本事的。

    不過李超卻不能直呼他淵蓋蘇文,淵字是太上皇名諱要避諱,連龍淵寶劍,都改成龍泉寶劍了。因此,李超也便稱淵蓋蘇文為泉蓋蘇文。

    這家伙后來成了高名麗的權臣,甚至發動宮變,殺了國王高建武和他的上百大臣,還把高建武分尸了,并不給他下葬,后來自己沒做國王,而是立了一個傀儡國王。

    不過這家伙后來死的早,沒能當上國王。他的兒子們爭位內訌,最后一個兒子跑到唐朝投降,引的李世民親征高句麗。

    “高句麗人吹響號角了,他們要進攻了。”

    劉仁軌有些緊張的道。

    李超笑著對這個門生道,“一群棒子,不用怕。他們也不想想,我既然敢擺下這陣,那豈是這么簡單的。”

    “老師,為什么要稱高句麗人為棒子啊。”

    棒子的意思很多種。

    后來蔑視韓人稱他們為棒子。

    高句麗本來和后世的韓還是有些區別的,高句麗并不是韓人為主體的國家,雖然有部份三韓人,但連半分主人都算不上。

    因為高句麗曾經數次臣服于中原,中原冊封高句麗王時,也曾冊封他們為高麗王,因此,中國的史書上,也經常直接簡稱高句麗為高麗。

    唐滅高句麗,不久,新羅統一三韓半島。再后來,新羅分裂,再分為三國,其中有個人建立的國家,為了弄的有檔次點,就以高麗為國名。其實那個高麗,是以三韓半島上的三韓人為主體,那是個真正的棒子國家,和新羅、百濟一樣。

    但跟高句麗其實沒什么關系,要說有關系,就是他們的國家疆土,在高句麗時代,是屬于高句麗的。

    但就因為高句麗曾經強大一時,因此這些韓人就非要瞎認祖宗,自己的三韓祖先不認,非要把中國遼東古代土著,認做是他們的祖先。

    “棒子嘛,你可以這樣理解,婦人們漿洗衣物,都要用到棒槌。這洗衣的棒桘一直到底,因此有時說那些過于簡單,什么都不懂的人棒桘,簡稱棒子了。”李超隨便找了個理由。

    “嗯,這些人確實是棒子,連試探都不試探,上來就沖啊。而且你看,他們全軍沖鋒呢。”

    高句麗人上來就是全體沖鋒,想的倒是很美的,想直接一次性沖破唐軍的軍陣。

    “棒槌!”

    高侃王玄策等一群軍官都笑罵道。

    其實他們心里都很緊張,帶著兩萬白袍,心里沒底啊。都擔心這些新兵一打起來,會怕會慌,擔心帶不動這些人。

    但看著李超那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們便也只好用這種笑罵來減輕點心里的緊張。

    索頭的靺鞨武士沖的最快。

    靺鞨武士是遼東比較大的部族,不過他們生活在比較東和北的地方,那里更冷更寒條件更惡劣,而且靺鞨部族眾多,卻沒能聯合統一,相反還經常互相沖突,最終讓高句麗征服了不少靺鞨部落。

    這些靺鞨人已經差不多都是高句麗人,生活習慣等都差不多。但也還保留著人們的彪悍,他們都留著索頭,也就是披散頭發,有些還結著許多小發辨。

    揮著刀、斧,靺鞨騎兵縱馬奔馳,恨不得直接飛到唐軍的頭上去。

    跑著跑著,突然一匹戰馬,馬失前蹄,戰馬撲倒,馬上騎士也被甩飛了出去。

    然后第二個,第三個。

    一時間,向以騎射本領稱著的靺鞨武士,卻一下子摔了一片。

    唐軍挖的陷馬坑起作用了。

    唐軍的陣就擺在那,棒子們要進攻,肯定是從正面沖過來的。小小的陷馬坑并不大,也不顯眼。

    最坑爹的還是唐軍挖了坑后,還故意在上面蓋點草,這樣一來,高句麗人哪里料的到那里有坑啊。

    陷馬坑很小一個坑,可對高速奔馳的戰馬來說,卻是致命的,一旦馬腳踩進去,那馬必然就得倒。

    一陣陣的人仰馬翻。

    唐軍這邊看的開懷不已。

    “好,漂亮!”

    “摔死這些棒子。”

    極為簡單的陷馬坑,卻成功的坑了數百騎靺鞨武士。

    本來極盛的沖鋒勢頭,也因此一頓。

    靺鞨人降了速度,可依然有人中招。

    這回換成鐵痢疾了,這玩意也簡單,唐軍都是一串串的連在一起的,用的時候,撒出去,那鐵蒺藜總會有一面尖釘朝上。

    這東西,對于戰馬也是極傷。

    “干他娘的,這些漢狗,太卑鄙了。”

    “無恥的唐豬!”

    “砍光他們!”

    還沒摸到唐軍的衣服邊呢,結果就接二連三的人仰馬翻,損失的兵倒不多,就幾百騎,可傷氣勢啊。

    本來猛烈的沖鋒勢頭,被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斷,已經氣勢衰竭了。

    最可恨的是,本以為這下終于要沖進陣中踏平這些唐軍了,結果發現,前面還有壕溝。

    不是很深,但卻挺寬,戰馬躍不過去,雖然不說,可以跑過去,但必須減速,不然那壕溝的落差,會讓馬受傷。

    后方。

    淵蓋蘇文臉上的笑意沒了,開始變青。

    越來越青,越來越難看。

    騎兵的沖鋒已經結束了,現在是在小跑,這速度,大大降低了騎兵們的戰斗力。沒有了速度,還怎么沖陣。

    “該死的李超,果然好奸詐!”

    “擂鼓,吹號,讓他們跑起來,沖進去,殺光他們!”淵蓋蘇文,惱羞成怒的喊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天易棋牌 曼秀雷敦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有什么可以玩炸金花的 海南三亚种瓜菜赚钱吗 宾利国际ktv正规吗 一千万在证券领域做什么赚钱 湖北快3走势图表 皮卡丘letgo赚钱 山寨什么东西赚钱 泰皇彩票群 贵州11选5规律 放下面子赚钱的时候已经成功一半了 幸运飞艇破解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极速时时彩网站是多少 销售贷款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