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1302章 長孫無忌兵變了

章節目錄 第1302章 長孫無忌兵變了

    。

    “不好了,二娘子不見了。”

    漢京,上黨郡王府,雞飛狗跳。

    長孫無忌黑著張臉坐在廳中,看著從女兒房里翻出來的那封留信。看完之后,長孫無忌再忍不住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

    “孽畜!”

    “簡直無法無天,我洛陽長孫家的家教門風,全讓她給敗壞了。小小年紀,居然學會了跟人私奔!”

    “阿郎,先消消氣,喝口茶再說。”長孫夫人在邊勸說著,親生的女兒逃出王府,留信說要跟張七郎私奔,她這個做娘的又哪里好受。

    可眼下最關鍵的還是得先把女兒找回來再說。

    “來人,點齊家將家丁,隨我去張三府上,尋回二娘。”

    “阿郎,這樣興師動眾,到時整個漢京就都知道二娘與那張七私奔了啊。女兒名聲都要毀了,能不能悄悄派人去張家接回女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袒護那個孽畜。”

    長孫無忌氣的把將茶杯砸在地上,甩袖出了大廳。

    “把本王的鎧甲拿來,還有劍!”

    長孫夫人嚇的花容失色,臉色慘白。本來雍容華貴的貴婦人,這時都快暈倒了。

    “相公······”

    “慈母多敗兒,若不是你平時過于寵溺她,以致于無法無天。我居然到現在才知道,清禪私下里居然常跟張七書信往來,甚至偷偷見面,我長孫家居然出了這種敗壞門風的女兒。”

    氣勢洶洶的糾集起百余家將家丁,長孫無忌甚至連甲都批上了,提著把出鞘的劍就往趙王府而去。

    百余騎奔馳長街,鐵蹄敲打在青石板上,發出答答脆響。

    這響動,上黨郡王府左右的鄰居們都驚動了。

    “這是?”

    “莫不成又生亂了?”

    兵科參議員李道宗,最近心情不錯,皇帝加封他夏國公的詔令,已經通過。剛準備喝兩杯小酒助,看看家里蓄養的胡姬跳舞,結果就聽到那鐵蹄聲響。

    身為久經戰陣的將領,李道宗對那鐵蹄聲十分敏感。

    這是騎兵啊。

    他臉色蒼白,蹄聲如此密集,難道有禁軍要抄他府第?

    連忙起身,連幾案都打翻了也顧不上。

    跑到院墻下,踩著梯子往外瞧。

    恰好看到長孫無忌提著把寒光閃閃的劍,身上銀色鐵甲,殺氣騰騰的向東而去。

    后面是百余騎兵隨從。

    他咽了咽口水,慶幸不是朝廷來拿他的。經歷數次宮變,李道宗現在都有些神經敏感了。

    可他沒來的及輕松多久,馬上又想到個更重要的問題。

    長孫我忌這架式?

    不對勁啊。

    怎么看都像是在搞兵變啊!

    然后長孫無忌要兵變?

    長孫現在還握著原來漢京的北衙六軍呢。

    不對,這大半天的,長孫無忌要兵變也不應當這個時候兵變啊。而且看樣子,也不太像啊。

    難道?

    是別人兵變,長孫無忌這是趕著去救駕勤王?

    誰在宮變,莫不是張超?也只有張超才有這個實力啊,可是不對啊。

    疑神疑鬼的李道宗,叫來個家丁,“趕緊出去打聽下,看看京城發生了什么事情,還有,看看長孫無忌帶著人去哪了?”

    怎么辦,怎么辦。

    李道宗在院子里繞圈,心里螞蟻抓樣。

    長孫無忌提劍縱馬,引得沿路居民、百姓,紛紛震驚不已。

    看那架式,還真以為又發生大事了。

    這之次,長孫無忌不就是這樣帶著家丁,然后匯合房玄齡、李靖幾家的家丁沖入宮中,把皇帝幽禁了嗎。

    怎么著,這是又要來次?

    “看樣子,好像不是往宮里去,這是往東去的啊。”

    “東邊,東邊有什么?”

    “有安國趙王府啊!”

    馬上有人道,“聽說趙王入京之后,跟上黨王關系不睦啊。”

    “不對吧,不是說趙王跟上黨王那是兒女親家嗎?”

    “趙王的兒女親家可多了去了,再說,這上黨王還是太上皇的大舅哥呢,不也那啥了嗎?”

    “咦!”

    “這到底是上黨王要兵變,還是趙王要造反啊?”

    “誰知道啊。”

    ·······

    漢京雖已經不再戒嚴,但因為軍制改革時期,京畿駐有幾十萬人馬呢,為防萬,實行內緊外松的策略。

    表面上漢京不再戒嚴,巡邏的士兵也不多,可各條大街都還設有兵站,尤其在內城上東區這片勛貴云集的地方,更是守衛森嚴。

    長孫無忌大白天的提劍策馬,帶著上百提著刀槍的家丁騎馬當街沖撞,立馬就被報了上去。

    “上黨郡王長孫相國奔向趙王府去了?”

    “看樣子是往那邊去的,長孫相國臉殺氣騰騰的樣子。”

    “有誰告訴我發生了什么?”在這條街的兵站里,駐有旅士兵,帶隊的也只是個旅帥而已。

    “沒聽說什么風聲啊。”手下隊頭無奈道。

    “他娘的,還愣著干什么,趕緊集合啊。”

    “旅帥,咱們要攔長孫相國嗎?”隊頭問。

    “那還用說,咱們可是南軍的人!”旅帥邊拿刀,邊喝道。

    “對了,趕緊往上報,說長孫無忌造反了!”

    ······

    東城,駐守的大將聽到下面稟報,頭霧水。

    “長孫無忌造反了?”

    “嗯,聽說已經帶兵殺向趙王府了,那邊已經開始攔截,讓我們立即增援。”

    “草,長孫無忌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帶兵造反,來人,立即集合兵馬。”

    皇城,南衙帥府。

    南衙大帥郭孝恪正在研究著南衙十六衛三十二萬兵馬的駐防分布方案,結果下面人神色慌張的跑了進來。

    “大帥,不好了,長孫無忌造反了。”

    郭孝恪愣住。

    長孫無忌敢造反,開什么玩笑。

    這漢京可都是南軍。

    “真的,上東區上報,說長孫無忌帶兵殺向趙王府,他們想害趙王。”

    郭孝恪掌拍在桌上。

    他郭孝恪在討逆勤王之時,立功封王。這次也是站在南軍這邊,如今出任南衙大帥,也是張超對他的支持。

    他和張超還是兒女親家呢,他次子可是與張超的七女兒訂了婚。

    “長孫無忌這是瘋了!”

    “來人,立即調集兵馬。”

    郭孝恪迅速做出部署,調派兵馬往趙王府增援,同時他調集城外的南軍,立即去包圍北衙六軍。

    長孫無忌要造反,第步既然是殺向趙王府,接著可能就是要調北衙六軍向南軍發難了。

    既然長孫無忌要擒賊擒王,那他就射人先射馬,把北衙六軍先圍了再說。

    ······

    時之間,漢京城里混亂無比。

    消息越傳越玄乎。

    有人說長孫無忌造反,突襲趙王府。

    有人說南軍搞兵變,突然圍了北軍大營。

    ······

    紫禁宮。

    “陛下,不好了,兵變,士兵嘩變了!”

    名內侍連滾帶爬的沖進御書房。

    “陛下,兵變了!”

    承乾感覺腦子懵,眼前暈炫,差點摔倒。

    馬周連忙扶住皇帝。

    “慌張個什么,仔細說。”他沖報信的人說。

    “大學士,兵變了,京城兵變,宮里望樓的人發現玄武門外,兵馬異動。南軍,他們在攻打北軍大營。”

    承乾眼中閃過慌亂。

    馬周卻斥責道,“消息可是確認過,沒確認過你胡說八道什么?”

    “陛下,臣以為南軍不可能嘩變造反,只怕事情另有隱情,臣請立即派人出宮宣撫各軍,同時趕緊查問情由。”

    “最好是立即下詔關閉宮門。”

    “還有,讓侍衛護送太上皇前來。”

    承乾這個時候慢慢鎮定下來。

    “馬院長,會不會跟太上皇有關?”

    “現在還不太清楚,不過臣以為應當與太上皇無關,他在長樂宮不可能聯絡的到外面。”

    玄武門外。

    郭孝恪率領著最先趕到的南軍,已經開始攻打北軍營地。

    在他看來,長孫無忌造反,雖然不能確認所有北軍都參與了,但北衙六軍肯定嫌疑很大。

    “郭孝恪,你意欲何為?”

    樞密副使屈突通披甲站于營前,望著郭孝恪怒喝。

    郭孝恪看到屈突通卻認為他也參與了兵變。

    “屈突老帥,你把年紀了,何必還要跟著長孫無忌謀反呢?”

    屈突通也頭霧水,長孫無忌謀反?

    根本沒聽說,他只看到郭孝恪突然率南軍來襲,早前聽說張超今天召集了門下的蘇定方等門生過府相聚,看來就是在謀反啊。

    “郭孝恪,我勸你別鬼迷心竅!”

    “屈突老元帥,我也勸你別執迷不悟。”

    兩邊劍拔弩張,南軍兩軍緊張對峙。

    ········

    內城。

    張超也被驚到了。

    “長孫無忌帶兵殺來了?”

    “老子不過拒絕他的退婚要求,他就要帶兵來襲?”

    這不可能啊,長孫無忌又不是腦殘。

    “趙王,我們的人已經在前街跟長孫無忌交上手了。”

    又有騎飛馳趕到張府。

    “趙王,長孫無忌謀反,郭帥已經緊急調集南軍前往北苑大營圍攻北軍,郭孝讓趙王趕緊撤往城外軍營,城中也非久留之地,城外軍營最安全。”

    “草,到底發生了什么,誰在謀反!”張超怒了。

    好不容易才打開了局面,這時再來場兵變,那切都完了。

    “長孫無忌謀反!還有屈突通!”。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3d带坐标 补刀小视频能赚钱吗 服装厂的废布回收赚钱么 押庄龙虎输钱 大连娱网棋牌安卓官网 宏发彩票安卓 买彩票中奖号码 中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腾讯欢乐捕鱼礼包大全 山西快乐十分钟彩票控 重庆时时彩 稳赚计划 青海11选5走势表 飞艇计划软件顺路冠军 北京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过去创业赚钱零元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