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1315章 太上皇后

章節目錄 第1315章 太上皇后

    。

    長樂宮。

    武媚娘正給兒子喂奶,李弘吃著吃著就睡著了。他吃飽了就睡,可武氏卻還覺得胸脯鼓脹鼓脹的,兩個糧袋,兒子個都沒吃完。

    脹的難受。

    看著鼓鼓脹脹的那兩包,武氏只得用手擠出來。

    擠了足有大碗。

    孩子吃不完,倒掉太浪費了。她整理好衣服,抱著孩子端著奶去了太上皇那。

    “陛下,喝點奶補補身體。”

    李世民靠在那里,眼睛睜著,目光里很灰暗。

    武氏把碗遞到他嘴邊,他扭開。武氏把他的嘴扭過來,李世民氣惱道,“不喝。”

    “陛下,你能說話了?”武氏驚喜。

    李世民自己也驚住,自己居然能說話了。

    “你能聽清朕說話嗎?”李世民連忙又說了句,心情激動下,這句話有些含糊,但確實比原先清楚多了。原來他說話,只是咿咿唔唔的,根本沒有人聽的明白。

    “陛下的嘴也不怎么歪了。”武媚娘仔細的檢查著皇帝,發現皇帝今天確實看起來順眼多了,原來歪嘴已經不怎么歪了。

    “御醫。”

    御醫匆匆趕來,番診斷之后,確認了個讓人激動的消息。

    太上皇已經恢復說話能力了,他甚至能夠用自己的右手自主翻身。左手也能抬起來點,雖然還不能抓握,右腳抬不動,可是有知覺。

    御醫連忙奏報皇帝。

    “太上皇已經好轉,能說話,會翻身!”

    紫禁宮,御書房。

    王承恩快步過來,“陛下,太上皇身體好轉,已經能說話翻身了。”

    承乾放下手里的奏章,沉吟了會,“朕知道了!”

    內閣。

    房玄齡欣慰的對長孫無忌道,“陛下身體好轉,終于能說話了。”

    長孫無忌道,“你認為陛下能允許我們去探視太上皇嗎?”

    “陛下當初既然沒隱瞞太上皇中風的消息,那就說明這里面沒有什么問題。現在又把消息傳出來,更加證明了。”

    “那我們會去探望陛下吧。”

    漢京街頭。

    張超正在路體驗著漢京的物價,還有百姓們的真實情緒。路吃吃喝喝,逛逛買買下來,張超買了無數亂七八糟的東西,跟許多人交談過。

    “漢京百姓的幸福指數確實挺高,對生活的滿意度很高,對朝廷,尤其是對我們開元朝廷君臣都很支持。”張超欣慰的笑道。

    柯慶不以為意的道,“吃喝不愁,溫飽有余,孩子還有免費的書讀,居住在這么干凈的坊區里,工作雖辛苦可有保障。生活在這樣的朝廷,這樣的時代,他們若還不滿足,那就是不知感恩了。”

    “這是最好的時代。”柯慶直言不諱的道。

    “是啊,這是最好的時代,不過今天出來逛逛聊聊,我也還是發現了不少的問題。比如說,那些工廠主,作坊主、商鋪老板對于工人、伙計的壓榨還是很狠的。許多工人天剛亮開始工作,天要工作七八個時辰,甚至加班到半夜。可加班卻沒有加班費。”

    “工資普遍較低,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缺少休息。甚至生病了都請不到假,要帶病工作。生病了,老板也不會負擔醫藥費,甚至有時還會因此被老板解雇。”

    “被解雇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會有解雇的補償工錢。”

    “還有,雇傭童工的情況很普遍,薪水極低。甚至各種借口克扣、拖欠工資嚴重。”

    “甚至還有辱罵、毆打工人的。”

    在張超看來,這些人就是黑心的資本家啊。

    怪不得說,資本家來到世上,每個毛孔里都流著罪惡的血。他們為了利潤,可以想盡切辦法壓榨剩余價值。

    許多人在工坊里做工,真正的是血汗工廠,日夜勞作,沒日沒夜,跟作牛作馬都沒區別,動則還要挨打挨罵。最可恨的還是會被各種理由克扣工資,罰錢。

    吃的差,住的更差,沒有半點勞動保障。

    這種情況,其實應當早在他的預料之中的。哪怕是在后世那樣的時代,這種黑心老板黑心工廠依然到處都是。

    在這個時代,監督不力的情況下,肯定只會更多。

    許多后世有的問題,這個時代都有。

    比如衙門官吏辦事沒效率,甚至貪污腐敗的情況很多。

    只是相比過去,大家覺得如今已經很不錯了。

    就連那些在黑工廠里做事的工人,也覺得雖然苦點累點,可每月拼命工作后還是能拿到兩三貫錢,也能養家糊口。特別是對許多十幾歲的年輕人來說,這已經挺不錯的。

    而對那些老板來說,他們覺得對工人也還不錯,包吃包住了,月還要付兩三貫錢呢,不多加點班,自己怎么賺的回來。

    想以前招學徒,哪個不得免費干個三年又三年,才能當個有工錢的伙計。

    許多人覺得這切理所當然,張超卻覺得不對。

    今天,也許這些人能夠忍受,但長久以往,他們會直忍受下去嗎?

    基本的保障是得有的。

    回到家,張超得到李世民已經能說話的消息。

    “這是好事了,起碼現在陛下可以當面親口的對長孫無忌說清楚,我可沒給陛下下毒。”

    老鐵槍道,“這樣的玩笑還是少開。”

    六十多歲的老鐵槍已經須發皆白,臉色還算紅潤。不過也確實老了,他現在除了張超和蓮蘭這三個,這十幾年娶妻納妾,老來開花,又生了張越等七子六女。最小的孩子才三歲,大的已經十五。

    “文遠啊,爹已經老了,以后越兒他們兄弟,就都交給你這個三哥了。”

    老爹以前有過兩個兒子,因此在張家,張超是排行第三,算上后來生的七個,老爹這輩子也生了九個兒子,收養了個。

    對老爹來說,這輩子是非常圓滿了,前半生戎馬半生,尤其是隋末之時,轉戰四方,瞎了眼,死了妻兒,曾度凄涼。

    后來遇到張超,日子越過越好,臨了了,還能當了郡王。這輩子已經值了,可惜張越雖說已經十五歲了,可比起差不多年紀的張璟等張超的兒子,張越卻差遠了。

    老來得子,有些嬌慣了。

    若是當初留在張超身邊,由這個三哥親自教導這個四弟,或許張越也和張璟他們樣優秀了,這算是老爹唯的遺憾了。

    “文遠,我打算把四郎他們七兄弟留在漢京,放到你身邊,讓你好好教導矯正幾年。要不然,我怕我死后,你幫我掙下的這偌大家業,傳到他們手里,他們也會敗光的。”

    張超安慰老爹,“其實四郎也還算不錯的,其它弟弟們,還年幼呢。”

    “三歲看大,七歲看老。他們是什么樣,我這個當爹的很清楚,也只有你這個做哥的能管的了他們了。若是他們以后不聽教訓,我這那點封地家產什么的,你就都留下,不要給他們,給了也是會敗光。”

    “老爹,你想太長遠了,你這身子骨還硬朗著呢。四郎他們也還年青,有的是時間教導。爹若放心,就把他們留我身邊。有五年時間,足夠讓他們脫胎換骨了。只要七娘肯舍得就行!”

    老爹脖子梗,“就是那敗家娘們,對這些孩子過份的寵溺才有今天。這事情我說了算,她管不了。再不好好管管,以后真的只會丟我張鐵槍的臉,羞先人的。”

    其實張超的管教辦法也很簡單,把這幾個小兄弟全扔進講武堂下的少年軍事學院,讓他們接受封閉式軍事訓練。年就兩個假期,那時張超親自放在身邊管教,有五年時間,爛鐵也能鍛打成好釘。

    內閣九位宰相集體去長樂宮探望太上皇。

    長樂殿里,承乾和皇后夏花娘還有太子小龍也起來探望李世民。

    李世民今天的心情看著不錯,靠在床頭,喝著奶。

    兩名御醫在幫皇帝做著推拿。

    皇帝的氣色也不錯。

    見到張超他們來了,還主動打招呼。

    “陛下,感覺如何?”長孫無忌問。

    李世民對長孫無忌卻沒什么好感,哼了聲,“還死不了。”

    他不顧長孫無忌,卻對張超招手。

    “文遠,過來朕這邊。”

    張超微笑著走過去。

    李世民右手握著張超的手,“朕還記得中瘋之后你在朕耳邊說的話,你說等朕后了會送朕去美洲。”

    “說到就會做到的,陛下。”

    “朕也知道了,你已經封李弘為美國公,還封了雉奴為澳國公。文遠啊,你能不能讓雉奴到時也改封到美洲去,隨在朕身邊做個伴?”

    張超呵呵。

    “陛下,其實澳州也很好的。”

    李世民聽懂了張超的拒絕之意,其實他剛才已經問了承乾次了,承乾不做回答,也是拒絕之意。

    嘆了聲氣。

    “罷了,就讓雉奴去澳州吧。”

    李世民叫過武媚娘。

    然后又叫承乾。

    “皇帝。”

    承乾過來,“陛下。”

    李世民又叫張超。

    “上皇!”

    “朕欲立武氏為太上皇后。”

    承乾驚怔,武氏不過是個才人而已。況且,在他心里,只有他母親才是皇后。

    “武氏區區才人,如何堪當太上皇后?”

    太上皇后,就是太上皇帝的皇后,這與皇太后還是有些區別的。皇太后般是皇帝去世后的遺孀皇后,在新帝繼位后尊為皇太后。而太上皇后,是太上皇還在。

    李世民要立武媚娘為太上皇后,確實讓人驚訝。

    承乾是堅決反對,甚至都不管武氏就在旁邊。

    李世民望向張超。

    “文遠。”

    張超苦笑。

    “陛下,本來這只是你的家事,但冊封太上皇后卻非普通家事,這既是天家大事,同時也是朝廷大事。畢竟,不管是皇后還是太上皇后,那都是舉足輕重的大事。”

    “臣以為,武才人照顧陛下用心,但畢竟此前只是才人,若陛下加封其為太上貴妃、太上淑妃,自是無人反對,可貿然加封太上皇后,請恕臣無法支持。”

    武氏坐在李世民的床邊,邊抱著李弘,邊握著李世民的手,低著頭,面無表情。

    李世民似乎還想堅持已見,他目光轉向房玄齡、長孫無忌、杜淹等人,可沒有個出聲支持他的。

    良久。

    李世民有些不滿的嘆氣。

    他拍了拍武氏的手,“先委屈你了,朕就封你為太上貴妃吧。”

    武氏謝恩,“多謝陛下!”

    承乾依然是不太高興,甩袖就往外走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天天电玩捕鱼下载手机版 电玩城打鱼 开一家足浴赚钱吗 至尊彩票安卓 香港代购珠宝怎么赚钱 ag奔驰宝马 nba让分胜负怎么判定 街机金蟾捕鱼漏洞打法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 网上有什么游戏可赚钱 双色球红球九宫 捷豹彩票苹果 腾讯欢乐捕鱼技巧打法 手机赚钱一块起投 游戏打得好怎么赚钱 街机金蟾捕鱼ios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