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1577章 二皇子

章節目錄 第1577章 二皇子

    。

    朝和往年一樣,每年秋后,朝廷的稅吏四出,而各地的諸侯和封疆大吏們則開始陸續入京朝集。

    天竺。

    克伽河北岸,室羅伐東,廣嚴城。

    “行裝打點好了吧”

    “回大王,已經準備好了,按大王的吩咐,我們這次走克伽河水路,直抵永吉港。”

    到復興十年,雖然戒日國還沒有完全被大華征服,但到今年,克伽河也就是恒河這條重要的河流,已經被大華打通。恒河兩岸的數個戒日藩國被大華軍掃滅,海軍的艦船已經能夠通行河中。

    從東部孟加拉灣的永吉港,行船能夠直接抵達到張琿天竺北戰區司令部所在的廣嚴城。

    過去他回中原,基本上是先向西回舍衛城,然后往西抵達坦尼沙,再到犍陀羅,經信度河乘船到新吉港,再出海回到中原。

    而現在可以直接在克伽河上行到永吉,直接少繞了一大圈,縮減了許多航程。尤其是克伽河航線打通之后,張琿也得到朝廷的大批補給,方便多了。

    這幾年,張琿身為天竺北戰區司令,雖然沒能娶到戒日女王,但也表現不俗,在克伽河北岸頻頻行動,繼攻滅室羅伐后,又往東橫掃了廣嚴城等幾個藩國。

    “有沒有把那個摩竭魚帶上”張琿問。

    在天竺呆了多年,將近而立之年,他也變的沉穩了許多。

    “那怪魚真要帶上嗎有些太奇怪了。”

    張琿讓侍衛長帶回京的摩竭魚是一條很奇怪的魚,這魚有一十八個頭,三十六眼,這十八頭還各不相同,有人頭象頭馬頭等。

    張琿讓帶的這條魚當然不是活魚,是一條很大的魚雕塑,由黃金打造,十八個頭活靈活現的,極為傳神。是過去廣嚴城一位國王令工匠打造,很是精美。

    傳說這條頭有個傳奇故事,據說魚的前生是個叫劫比羅的婆羅門論師,他的父親挑釁如來的弟子失敗,郁郁而終。他為了辯倒如來的弟子們,假意出家為比丘,學習但是明白教理而并末證果,還是辯不過。

    后來他母親給他出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如果辯不過,就罵比丘,而比丘礙于不惡口戒,就不會反駁。這樣一來,圍觀的群眾就會以為比丘們是不敵落敗,所以沉默,這樣他就能贏了。

    劫比羅依計行事,在辯論中用十八種惡口罵比丘們,最后果然贏得辯論勝利。但是他也因此種下惡果,他的母親吐血而亡,墮入地獄之中。而他在命終之后,也投生為了十八頭的摩竭魚。

    張琿對于這個傳說故事自然是不信的,但也覺得這故事還是有點警世作用。兼之他知道皇帝最喜歡的并不是異域的金銀珠寶,也不是異域美人,皇帝喜歡的是異域的各種書籍圖畫雕塑等等,那些文化藝術品,甚至就是佛經佛像等也一樣喜歡。

    皇帝并不怎么崇信那些神佛之類的東西,張琿知道皇帝喜歡的是各國各族人的那些文化。

    漢京的京師大圖書館,就搜集有天下各地的書籍畫卷,甚至是許多巖畫拓土等。在漢京,還有一座極有名的譯書閣,就是將那些各族的書籍翻譯成漢文,加以保存。

    然后還有專門的編書局,組織許多學者把其中的一些有用的知識匯編起來,吸引到大華的新儒學體系中來,充實新儒學里的天文、地理、數學、歷史、哲學、美術、音樂等學科。

    皇帝每年往這里面投入的資金很多,各地的督撫,異域征戰的司令將軍們,如果給皇帝送什么美人財寶,不會得到獎賞,弄不好還要挨罵,但若是弄些書籍回去,尤其是一些珍貴的孤本之類的,那絕對會得到獎賞。

    而如摩竭魚這樣的黃金珍寶,雖然說不是什么書籍,但也算是一種有文化藝術價值的珍寶了。

    “大王這次回京,陛下當封大王為天竺王了吧”侍衛長問。

    張琿只是笑了笑。

    曾經的他確實很期待著能夠受封為天竺王或戒日王,那個時候,他認為自己有這個資格,也應當得到這個獎賞。

    但轉眼快三十歲了,在天竺也這些年了。

    雖說不是把恒河以北都掃蕩踏平,但也確實把恒河中上游北部地區都攻破了。加上泥婆羅,張琿這些年前后已經掃滅了十三國。

    十三國有大有小,但若按當年皇帝答應他的,那他的封地絕不小。

    只不過這些年,他每攻破一國,皇帝也確實賜給他一塊封地,但并不是和他原來的泥婆羅封地連在一塊,而是在新攻破國劃一塊給他。以至于到現在,張琿已經有了十三塊封地,可全都零零碎碎的,加起來確實不小,可這么一分散,就顯得雞零狗碎的了。

    想讓皇帝給他調整下封地,湊到一起,絕無可能。

    他現在也想的明白了,有些事情過猶不及。這兩年他也沒有像以前那么拼命了,他滅了十三國,在天竺四戰區里算是功績最大的,再拼命打仗,那就有些過了。

    攻城奪地的勁頭小了些,但生孩子的勁頭這些年卻沒減過。

    到現在,張琿前后也是納了有十幾房妻妾,兒女都生了有二十來個了,這方面,倒是深得老張家的真傳,子孫繁盛。

    “兄弟啊,跟你說,我現在對這個什么天竺王已經沒有什么稀罕了,反正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得不來。我如今兒子十三個,正好,也不用陛下給我把封地湊一起了,將來我這十三個兒子一人一塊封地,有本事的,就拿塊大的,沒什么本事的,就拿塊小的。”

    侍衛長愣神。

    張琿卻知道,他這樣的決定,只怕會讓他那位太子大哥和皇帝父親都很高興的。

    不論是宗室諸王還是異姓封侯里,張琿現在的封地絕對是最多的,實力也很強。若把十三塊封地連一起,那在整個天竺,甚至要包括上雪山高原,都會有極大的影響力。

    真這樣,誰能放心的下。

    可如果他的封地是分散的十三塊,將來還分給十三個兒子繼承,那朝廷就能高枕無憂了。

    “大王,這些封地可是你辛苦打拼下來的。”

    “你說的沒錯,但這整個天下,卻也都是皇帝的。現在皇帝是我爹,將來皇帝是我大哥,再以后皇帝會是我大侄子,反正宗法制下,大宗這一枝才有繼承權,怎么也輪不到其它人。”

    十幾歲的時候,張琿是覺得不公平,憑什么張璟只是比他早出生那么一會功夫,結果卻成為世子、太子。

    等到二十歲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還可以爭一爭。

    但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那個心了。

    皇帝還那么年輕,太子又那么優秀,他雖然表現也不弱,但跟太子比起來,差距還是極明顯的,更何況,不管從哪方面比,他都比不過太子,沒太子的能力強,沒太子的支持多。

    特別是如今太子回京監國,表現的還那么好,更是讓他最后一絲念頭都打消了。

    “有時候,我挺羨慕王總督的,年輕有魄力,因為是天子門生,所以深得信任,又因為是不是宗室,倒也不用如我這般有太多顧忌。你看他這幾年在克伽河南邊打的多歡快,雖然說他攻滅的小國沒我多,但人家還打上了中天竺高原,把遮婁其都啃下了幾塊肉來。真是痛快啊。”

    侍衛長卻不這么想。

    “王總制在信度多年,也是有些風頭太過了。我聽說,朝廷里有人說要挪挪他了,說以免將來信度地區都姓王了。”

    “功高震主啊!”

    “屁。”張琿不以為意的道,“王玄策是極得我父皇信任的,陛下是絕不會對他有什么猜疑的,不放心的也是內閣和議會的那些人。要我說啊,這一屆的中樞,可比起上一屆來差遠了。”

    “殿下,這屆中樞其實大多也還是上屆的人啊,好些人不過是對調了下而已。從內閣去了翰林院,從貴族院到內閣,沒啥變化。”

    “當然也是有變化的,不管怎么說,內閣責任制,內閣首相還是極關鍵的。過去馬周是首相,他跟我父皇是多年老搭檔,相當能領會圣意。但現在是褚遂良做首相,雖然說褚遂良已經當了兩任的次相,但他來挑大梁當首相,還是差了點。其實要我說,讓褚遂良當首相,還不如讓房玄齡來當。”

    侍衛長笑笑,“殿下這話可莫在外面說,若是讓褚遂良聽到,說不得會給你點小鞋穿。我聽說這褚相公是個有些記仇的人,上任首相兩年,排擠了不少人呢。”

    “這倒沒什么,當首相嘛,肯定也得拉攏幾個幫手,排擠幾個對頭,只要做的不過火,陛下也不會說什么。”

    張琿捏著下巴,問一起長大的侍衛長,“如果王師兄這次真要挪窩,那我這個北戰區總司令也不好再繼續當下去了,得了,回京之后,我就上個辭呈,主動請辭這個天竺北戰區總司令,反正戒日國也搞的差不多了。換誰上,都能成功,我們也得給中樞這些宰相啊學士院長們一點機會,讓他們也好安排下自己人過來撿點便宜,摘個桃什么的,這樣識趣點,也皆大歡喜嘛。”

    侍衛長聽張琿居然能笑著說出這么番話來,也是無語的搖頭。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2012曾道人挂历图 赛车每天稳赚技巧新闻 体彩p3开机号 梦幻西游50级怎么赚钱2018 金博棋牌官方 玩ag一天赢了100多万 99围棋手机版安装 画头像可以赚钱 波克捕鱼破解版 猛龙传奇大奖 QQ转发点击赚钱 武汉的印刷企业赚不赚钱 14场足彩过滤软件 分分彩平台开奖不一样 放款赚钱么 skv真的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