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347章 講武

章節目錄 第347章 講武

    第三更!

    傍晚,蘇定方拎了條剛烤好的羊腿。

    “三郎,喝兩杯!”

    蘇定方來到洮州也好些天了,可兩人平時天天見面,但都是談論公務,坐下來閑談卻還是頭一次。

    兩人相視笑笑,卻如多年老友一般。

    “樣,洮州還生活的慣吧?小說網不少字”

    “洮州也挺好的,比想象中的好。來之前,想象過這里可能十分荒涼偏僻,除了荒坡就是草原,可到了這里才,你把這里經營的簡直比河北還要熱鬧。說真的,現在河北好些地方還不如洮州。尤其是臨潭和江心市,好多頭次來的人,都直呼不可能呢。”

    “有人,然后有商業,自然就繁榮興旺了。何況,這里現在還成了一個轉口貿易商埠,轉口貿易的利潤,可是相當驚人的。錢流水似的匯聚到這里,自然就熱鬧起來~~~小~說~W.~QUEDU~了。”張超對于能短把洮州興旺起來,并不覺得有多自豪。

    他不過是比較膽大,在戰后其它邊州還在觀望的時候,第一開了埠。商貨往這里匯聚,錢往這里流,當然就熱鬧起來。

    一個產業興起,往往能帶動其它產業的繁華。

    比如最先這里的運輸業跟著起來,然后是服務業,現在張超又準備上馬加工業。

    不論是皮毛加工還是奶肉制品加工,這都是在邊市貿易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沒有了江心市,沒有了邊貿,沒了那個基礎,一切都將枯萎。

    拿出刀子,張超熟練的在還冒著熱氣,烤的金黃的羊腿上切著。

    羊皮烤的金黃香脆,味道極好。

    “秋月,弄點大蔥上來。再弄點薄餅,弄點生菜。”

    生菜是洮州種的,大蔥則是從后方運來的,一根大蔥不比一塊羊肉便宜。不過吃著烤羊肉,就著大蔥也是種享受,甚至還可以拿面皮包著烤羊肉和生菜一起,醮點醬吃。

    “在河北的時候,常想著能有熱乎的蒸餅吃就好。到了長安,常想著能吃上牛肉。可現在,我卻已經有點吃膩味了牛羊肉和酥油、牛奶了,經常想著,要是能有煎餅卷大蔥吃,那才香。你說我這是不是有點賤啊?”

    蘇定方也拿起一根蔥沾點醬就嚼了起來,吃的很帶勁。

    “還有蒜,剝兩瓣也挺有味道的。”

    黃昏時分,州衙的后院涼亭里,太陽剛下山,天還亮著,暑氣在消散,晚風吹進院子,比的涼爽。

    “要是再有一杯冰酸梅湯就爽了。”蘇定方嘆道。

    張超一笑,“有的。”然后他又叫秋月卻拿冰酸梅湯。

    蘇定方怔住,“這刺史府原來還有冰窖?”

    “不是,是我制的冰。”

    “制冰,現在才七月啊,制冰?”蘇定方越聽越迷糊。

    “七月也能制冰,用硝。其實很簡單的,真的。”

    蘇定方想了一會,也想不出來藥材里面的硝,能變成冰。可沒一會,張超的丫環就真的端上來兩杯酸梅湯。

    玉做的碗壁上,還能看到凝結的水珠。

    手捧起碗,一股冰涼沁手。抿一口,那股冰爽直入心底。

    爽!

    “真的是冰酸梅湯,這真是硝制成的?”

    “酸梅湯還是酸梅湯,不過端上來前,先放在冰箱里面冰鎮了一會。”

    “冰箱?”蘇定方的聲音里面已經帶著些顫聲了,張三郎真是渾身都是不同凡俗啊。上次他見識了張三郎的千里鏡,真是極其了得的一樣,沒想到,現在居然還用硝制冰,還有冰箱。

    “就是制了一個小箱子,有幾層隔熱層,然后里面放上硝制成的冰,再把要冰鎮的放進去,過上一會,就能冰鎮好了。”

    “太神奇了。”

    “一些格物致知的而已,其實原理很簡單的。”

    張超說很簡單,可蘇定方卻一點也不覺得簡單。只是好多事情到了張超的手里,似乎就變的理所當然的簡單了。

    制冰如此,冰箱如此,千里鏡如此,還有這江心市,這洮州的繁華。

    “三郎,這輩子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以前我佩服兩個人,一個是張須陀,一個就是夏王,你是我佩服的第三個,也是我最佩服的人了。三郎,今天我來找你,其實是有個不情之請。我想跟你學習兵法!”

    張超愣住,跟我學習兵法?

    我懂個毛的兵法啊,要說對軍事理念最熟的,應當算是毛偉人的十六字游擊戰方針了。其它的,也就是對孫子兵法了。但他以前學孫子兵法,還不是學的正版,而是學的孫子兵法商場戰例。

    學的是如何運用商子兵法經商的。

    雖然他最終并沒有用過,他只是個寫手,偶爾會在的文里拿著孫子兵法來構思設計一些戰爭場面。

    但真說打仗,他確實不懂啊。

    而蘇定方才是名將啊,滅三國,擒三王,在唐三世的時代,那是他敵之時啊。

    現在蘇定方居然要跟他學兵法?

    不說蘇定方到了唐高宗時代多么的牛逼,就是現在,蘇定方也是相當的有名啊。

    十六歲時就跟著父親帶著鄉兵轉戰鄉里,滅賊數。后來隨竇建德,也是打了許多硬仗的,現在為唐朝左武衛將軍、洮州都督府行軍司馬的蘇定方,那可是有十幾年戰斗經驗的大將啊。

    真正血海尸山里爬出來的悍將,居然要跟張超學兵法。

    張超覺得有些恍惚,酒不醉人人自醉,可我才剛喝兩杯啊。

    “三郎,我說的是真的。隴右之戰,三郎率三千少年新募之兵,在沿河城卻全殲了三千羌騎。其過程,真可謂驚心動魄,比的機智。在非常不利的情況下,三郎的表現,可謂是可圈可點,真正的名將風范。你嗎,在長安的時候,聽到沿河城一戰的經過,你十二衛府里,多少將領們驚嘆們?超過九成的將領們都認為,換做他們是你,在當時現樣的情況下,頂多守住沿河城,根本不可能擊敗羌人,更別說全殲三千羌城的驕人戰績。”

    “而沿河城你奪勝之后,卻又迅速西進,虛張聲勢,嚇退伏羌城外的羌人。再兵進隴西,把五萬吐谷渾大軍都嚇退了。可以說,這簡直就是一連串的奇跡啊,普通人連一次勝利都難,你卻連贏了三場。”

    張超笑笑,“我只是運氣較好而已。”

    “不,這絕不是運氣,而是你的膽識,你的智謀。你所表現出來的,已經是名將風度啊。

    勝,不妄喜;敗,不遑餒;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

    三郎天生的帥才。”

    蘇定方越說越激動,面色通紅。

    說到最后,干脆起身走到桌邊,然后就地一跪,“三郎,我戎馬征戰十幾年,注定做一輩子武將,三郎之用兵,有如神跡。蘇烈愿拜三郎為師,向三郎學習兵法戰策,還望三郎收納!”

    說完,納頭便拜。

    被一個悍將拜為兵法之師,張超覺得有點飄飄然。

    未來一代名將,居然要拜我為師。

    “定方,你快起來,我們平時也是以相稱,何須如此,交流切磋即可。”

    蘇定方卻不肯起來。

    他認為,要學到真正的兵法戰策的精髓,肯定得認真的拜師行禮,然后有了師徒名份,這樣張超才會把真正的本事傳給他。

    “好,我答應你。”

    “蘇烈拜過!”蘇定方興奮的喊道。連磕了三個響頭,算是正式成為張超門下的弟子了,學習張超的用兵之法。

    “好了,起來坐吧。”

    蘇定方起身,態度越發恭敬起來,他一臉期待的問張超,“老師,用兵之道,最重要的是?”

    張超想了想,這還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啊。

    “用兵之道,首要是審時奪勢。該上的時候上,該撤的時候撤。”

    真正要講帶兵打仗,蘇定方經驗比張超豐富多了,但張超認為,蘇定方現在應當算是一個優秀的將領,但還不是帥才。他帶兵沖鋒陷阱,依令用兵肯定是好手。

    但他還沒有到能獨立思考整個戰局,做出正確決策的階段。真正能跳出眼前的戰場,把整個局勢都納入思考,不計一城一池得失,考慮到全盤,那才是真正的帥才。

    “我再給你說一句吧,為將者,當考慮戰術與戰略之區別。將者,考慮的是一隅,帥者,考慮的是全局。還有一句話你也應當明白,戰爭是為政治服務,打仗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時候打,時候收,這一定得明白清楚,不要本末倒置了。”

    “戰術、戰略,局部、全局,手段、目的。,我感覺我茅塞頓開,雖然還不能全明白,但已經感覺腦子里閃過一道光,讓人看到了更遠處。果然厲害,學生佩服!”

    蘇定方興奮不已,這些詞語是如此的有格調,如此的高深莫測,僅僅幾個詞,卻已經闡述出那么深層的要義,太厲害了。

    成功裝了回逼,張超也覺得挺高興的。

    “喝酒,吃羊肉。”

    “對了,老師,有個消息我忘記說了。”

    “以后私下你可以稱我為老師,但公開場合還是不要這樣叫,要注意影響,你可是我都督府的行軍司馬,都督府里的三號官。”張超糾正道。

    “弟子明白,一定注意。”蘇定方點頭。

    “老師,有個消息,撒出去的斥候還沒野利部有動作,但我們隔壁的冶力七部中的上治三部中的其中一部,最近好像有些風吹草動。斥候,該部在集結戰士,似乎要有動作。”

    蘇定方的消息讓張超認真了起來。

    野利部張超不懼,因為野利部跟洮州都不接界,野利部若要,早就能。

    但冶利部不同,冶利部就在洮州的對面,而且他們是吐谷渾鮮卑族,冶利部有整整七個部族,上冶三部和下冶四部,控制的地盤,比張超現在四州合一的洮州大多了。

    他們若是有動作,那肯定是沖著洮州來的。

    而且一個冶利部落出動了,誰也能保證其它六部會不會跟著來。冶利七部,那可是有至少兩萬騎的大部。

    張超一下子沒有心思喝酒吃肉了。

    “馬上增派斥候,密切關注冶利部的動靜,并打探其它六個冶利部的情況。還有,立即監視野利部,我要野利部和冶利部的異動,是否有關聯。”

    “立即征召府兵,駐防邊境。尤其是江心市,給我再增添一倍人馬!”

    若是冶利和野利聯合起來,那可就超出張超的承受范圍了。

    一個野利只有五千騎,可冶利七部卻有兩萬騎,這兩個鄰居若一起動手,洮州城將相當難受。

    好點,江心市也可能得關市。

    再壞點,洮州只能固守城池待后方救援。

    張超可不想真的那樣,但他也沒的選擇,若兩部真的來攻,他除了迎戰別選擇。

    “冶利和野利真的會聯合來襲?”蘇定方問。

    張超搖了搖頭,“我估計不會,最大的可能是冶利部中的一部眼紅江心市的富庶,想來搶一票。但我們做打算,得把最壞的情況先算進去,這樣才不會真的事情發生時,束手措。現在,我們立即就得做出應對措施,拿出幾個方案來。對每一種可能發生的結果,做出預判,并給出應對措施。”

    蘇定方點頭。

    張超的反應迅速,讓他佩服。

    “給各地的鄉團民兵也下通知,讓他們準備待命。一旦真的發生戰事,我要這些鄉團民兵能第一受召協助御敵。”

    “所有的府兵也都取消休假,全都征召回府備戰。”

    “萬一只是虛驚嚇一場呢,會不會反應過度了些?”

    “以防萬一,就算是虛驚一場,我們也可以把這些事情當成一次緊急動員演習,看看這次動員里有缺漏之處,然后我們回頭可以針對改進,下次就能避免出現了。若是萬一真的敵人來襲,那我們就有了準備,不會被打個措不及防。不管是哪種情況,我們早做準備都是沒有的。”

    “老師考慮的更加周詳,我立即就去安排!”蘇定方佩服萬分,老師就是厲害,每一樣可能都預料到了。

    還欠11章!(未完待續。)

    第347章 講武

    第347章 講武是 由【*】【小-說-網】會員手打,

    </iv>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大神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北京快乐8任选二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下载 江西赣州麻将下载 在上海做桑拿赚钱吗 澳门大小玩法走势图 做外卖打包盒批发赚钱吗 福利彩票35选7的玩法 如何解决人类问题的同时赚钱 商业银行赚钱 按摩好赚钱吗 14场胜负彩预测澳客网 捕鱼来了每日一炮教程 画画直播怎样赚钱 北京11选5前三直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