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朝好地主 > 章節目錄 第390章 把天捅個窟窿

章節目錄 第390章 把天捅個窟窿

    ( )第四更送上!

    “刀下留人!”

    一騎飛馳而至,一員紫袍玉帶,腰間佩著金魚袋的高官趕到,攔在了李建成的面前。

    “殿下,請刀下留人!”

    李建成咬了咬牙,知道終于還是遲了一步。

    來人是雍州別駕從事楊溫楊恭仁,楊恭仁不僅僅是雍州的實際主官,還剛被拜為吏部尚書,左衛大將軍,還檢校侍中。在朝中,他的地位極高,也僅次于三省宰相而已。

    特別是楊溫跟皇帝關系又好,他既然趕到了,那李建成想要趁機殺掉張超等人,就不可能了。

    “楊侍中!”李建成拱手。

    楊恭仁氣喘吁吁,白胡子亂抖,他顧不得理會李建成,先看了一圈。

    張文遠雖然被綁著,但還活著。許敬宗、李宗素、岑文本等,也都還活著,沒有人被殺。總算及時趕到,長松一口氣。

    楊恭仁這才回過頭來與太子見禮。

    “不知太子殿下為何在此?”楊溫很不客氣的道。

    “孤聽說此處發生犯上作亂之事,故特趕來。”

    楊溫根本不理會他這樣的解釋,“國有國法,軍有軍規,若真有人犯上作亂,那也該由有司負責。京中有大理寺有刑部還有御史臺,還有十二衛府,都可以管。唯獨,太子出面,實不合制度法令。某乃雍州別駕,此事發生在西渭橋,是在雍州府管轄之內,現在某已經到了,請太子回避,此事就交于某來處置。”

    被楊溫如此不客氣的硬頂,李建成非常不滿,但楊溫那是儲相級的人物,京師地面治安之類的事情,確實由他說了算。

    可李建成不想就這樣走了。

    “楊侍中,若是一般的事情,孤當然會移交給你。但此事,非等閑之事。張文遠攻擊上司,率兵綁架燕王,這是罪不可恕。”

    “事情到底是如何,現在還沒有調查清楚,至于處置結果,事涉燕王和武安公,這事更不能輕易處置,某會詳細調查,然后將此事奏明陛下,聽候陛下處置的。太子殿下,請回吧!”

    “楊公,你這是故意要和孤為難了?”李建成瞇起眼睛盯著楊溫。

    楊恭仁根本就不懼李建成,他雖然來的晚,但對于這里發生的事情,前因后果卻早已經弄的差不多了。

    真要論起理來,張文遠并沒有錯,錯在涼州兵,毫無軍紀。錯在李藝,蠻不講理。尤其是李藝帶兵披甲執銳沖擊張文遠軍營,若真按大唐律法論,那才是相當于作亂,張文遠當時射殺李藝,都算是出有因。

    況且,楊恭仁本就有意要幫張文遠,誰讓他是站秦王這邊,而張文遠也是秦王的人呢。雖然過去,楊恭仁打了張超板子關了他牢房,但當時他不是以為張超是太子的人嘛。

    上次虧欠了張超一回,這次無論如何也得幫他一回啊。

    李建成見楊溫軟硬不吃,也有點束手無策。他雖是太子,但也無法命令的動楊溫這樣的重臣。

    場面一時有些僵持。

    張超倒是很悠哉悠哉的看著這一切,他知道,楊溫一出現,他的命是保住了。剛才李建成一狠心,確實可以借機殺掉他,反正人一死,到時李建成說他張超犯上作亂,就算事情調查清楚了又如何?李淵難道還因為一個死掉的人,就把一個太子給廢了?

    但楊溫來了,李建成就沒機會再殺他了。他若當著楊溫的面,強行殺掉張超,那事情性質就變了。

    馬周和許敬宗幾個也全都退到張超身邊。

    “哎呦嚇死我了,鬼門關走了一趟啊!”許敬宗嘆氣道。

    崔善福則埋怨張超,“若是你不那么沖動,也沒這回事的。”

    張超對這個老丈人的抱怨,理都懶得理會。

    “這次事情是鬧大了,我沒想到,太子居然這么狠,一來就要殺人啊。幸好楊老侍中來的及時,要不然,咱們這大好人頭就沒了。”岑文本也嘆息。

    張超對著一邊的老爹道,“爹,讓你受驚了。”

    老爹倒是有點榮寵不驚的意思,手還被綁著呢,但臉上挺平靜的,“沒事,大風大浪見的多了,這點算什么。不過不是我說,這太子還真是讓人瞧不起。”

    老爹當年在江都見過宇文化及弒君篡位,也見過李密被王世充大敗,一生中,起起伏伏,早心如止水。雖是官職不高,但真的能做到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

    對于太子,老爹相當的瞧不起,居然用這種手段。

    許敬宗等人鬼門關走了一趟,對太子自然也是毫無好感,紛紛點頭稱贊。

    張超站的有點累,干脆蹲了下來,于是大家一起蹲著,十三人背著手五花大綁的蹲在營門前,身后是五千看熱鬧的。

    張超甚至還看到了崔鶯鶯她們抹著眼淚站在后面,青鸞也還騎在馬上,不肯退去。張超挺感動的,崔鶯鶯杜采薇是自己的妻妾,跟自己是一家人。而青鸞只能算是個泡友露水情緣。

    張超當初跟她好上,其實心里還有點別的心思,誰知道人家還挺重情重義。剛才拼死為自己出頭,真是感動。

    “哥,咱們能把這繩子解了不?”牛見虎在一邊扭來扭去。

    “解啥?解了一會也得綁上,就這樣挺好。再說了,咱們這個樣子,等來調查的官員們看到,不是挺好嗎?”張超倒無所謂的道。

    鬧這么大的事情,李建成解決不了,楊恭仁也解決不了,這事情注定了要上金殿,得由皇帝來裁決的。

    李建成不甘愿就這樣撤了,羅藝也還在一邊叫囂著。

    楊溫也不退。

    連青鸞黑豹都帶著二百女兒戰士護在張超他們身前,加上八百洮州牙兵也護在兩邊。

    于是,洮州牙兵、女兒國戰士,涼州軍,東宮侍衛,還有雍州的差役,五支人馬就圍在渭河北岸,僵持著。

    不遠處,西渭橋的兩千守軍,也一直守在橋前看熱鬧。

    隨便哪一邊,都不是他們惹的起的。

    不過也有不少士兵表示,這出大戲看的好過癮啊。若是能靠近點,能聽到聲音就更好了。

    長安。

    高士廉急匆匆的來到了秦王府,向李世民稟報了西渭橋正在發生的事情。

    李世民一聽,不由勃然大怒。

    “羅藝竟敢如此囂張跋扈!”

    長孫無忌在一邊冷笑著道,“殿下,那是李藝。”

    “呸,如此無恥囂張之人,也配姓李?”

    “無忌,你立即去點齊我秦王府侍衛,隨我去西渭橋!”

    房玄齡一聽,“殿下,不可。”

    “有何不可?太子去的,我難道就去不得?”

    “殿下啊,事情已經鬧的這么大了,有了雍州衙門插手,李藝和太子都無法一手摭天,換言之,事情雖大,但文遠現在其實是安全的。殿下現在若是帶著兵馬過去,這無疑是火上添油啊。”

    李世民卻揮手道,“那我就不帶人馬過去,我只帶一隊侍衛去。張文遠是我大唐功臣,剛入京,就遭受此等不公之待遇,我豈能坐視不理?隴右之戰,若無張文遠舍命救援,我還有你們,都已經是那里的一把枯骨了。太子想要殺張文遠,得先問過我!”

    “殿下三思啊!”

    “不用思了,我都想好了,我一定要去。”

    長孫無忌呵呵一笑,對著房玄齡道,“你們有的時候就是把事情想的太多了,前后顧慮,但要我來說啊,有的時候就得鬧一鬧。就如那張三一樣,總是出人意料,有的時候也能帶來很大的轉機。我支持殿下,咱們有理,怕什么。咱們就去西渭橋,就要保張文遠,咱們得讓別人知道,殿下對于自己人,那是相當夠意思的。”

    “哈哈哈,那就鬧,鬧的越大越好。”杜如晦突然出言。

    李世民都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殿下,我是這樣想的,這次的事情很明顯,是羅藝的兵犯錯在先,然后羅藝又行錯在后,可太子卻偏偏不問青紅皂白不管是非對錯,甚至是明顯的想要殺掉張超。這事,明眼人一眼都看能穿太子的想法。咱們就去鬧,反正有理不怕。等把事情鬧大了,到時自然得鬧上金殿,由陛下和宰相們評議處置。那個時候,太子的愚蠢,就全都暴露出來了。”

    李世民一拍大腿,“我剛才只想著去給張三撐腰,倒沒想那么多。如晦說的對,咱們就去大鬧一場!”

    李世民動作非常快,他甚至都沒有帶上太多護衛。

    就帶了長孫無忌和房杜,武將則帶了長孫武達、侯君集、張亮等,一行三十余騎,快馬奔向西渭橋。

    李世民出城不久,齊王李元吉也帶著二百余騎出城奔向西渭橋。

    把守城門的士兵看著一隊隊人馬出城,也有些慌。連忙上奏宮中,那邊都省的裴寂早已經接到了數封報告。

    “胡鬧!”

    裴寂看著這些報告氣的一拍桌案,然后就往內廷而去。

    李淵接到報告,本來還在午睡的,也不由的一下子驚醒。

    太子、秦王、齊王,全都帶著兵出城去了,他可不會認為他們是去打獵去了。

    “他們去干嘛?”李淵還真擔心三個皇子要在城外干一仗,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可能的。

    昨天欠十二,今天月票三百,減今天加更的兩章,還欠十三!(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原重庆时时彩生肖开奖 今晚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60级圣骑士赚钱 哪个软件可以打好友麻将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竞彩篮球胜分差 怎么使用手机电脑赚钱 2018世界曲棍球比赛 手机千炮捕鱼电脑版 创盈彩票安卓 捕鱼达人土豪金旧版本下载 中国体育竞彩网 微帮上怎么赚钱吗 白山在线游戏大厅下载 彩票大奖 田亮赚钱收入利润 江苏十一选五前组选